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72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路灯下,男生垂眼看着女孩儿,伸手去接那浅灰色的保温杯。清隽冷白的侧颜上,细长微卷的眼睫都像是勾着溺人的笑色
     而只在女孩儿一句话后,那笑意便被薄冰凝结在漆黑的眼里
     他神色凉了下来。
     “什么”
     没什么。
     苏邈邈有些后悔了,她已经忍了一晚上,不知道为什么却在最后关头没有管住嘴巴,忍不住将话问了出来。
     大概是实在太想一辈子都拥有这只“保温杯”了吧。
     可你不能那么自私。
     有个声音在女孩儿的心底小声地说。
     你不能在自己什么都保证不了的时候,却想他给你保证。那就太卑鄙了啊邈邈。
     女孩儿慢慢松开攥着保温杯的五指,指腹从雪白慢慢回转染上一点嫣色。
     只是在指尖刚离开那灰色的保温杯杯壁时,她的手腕就蓦地被攥住了。
     苏邈邈一怔,抬眼。
     商彦单手拎回了保温杯,另只手握着女孩儿纤细的腕子。
     细密的眼睫垂压下来,俊美的面孔冷白而别无情绪,下颌的线条也微微绷着一一每一丝弧线都透着低气压的凉意。
     他单手将杯子插回身后的背包里然后才抬了眼,眼角微狭起。
     你刚刚说什么谁不在了
     苏邈邈抿了抿唇,低着头不说话。
     商彦气得侧开脸,轻啧了声,深呼吸了两口,才压下直顶上来、烧得他胃有点疼的火气。
     然后男生转回来,撑着膝盖躬下身,一直抵到女孩儿眼前
     你是不是想气死师父,另投师门
     男生在笑,但面上笑色极薄,眼底更是半点都无。
     他很尽力地压抑着,不想自己把沉寂隐忍了一整晚的躁郁不安的负面情绪露给女孩儿。
     尽管这些情绪几乎要在他身体里炸开了。
     漆黑的眼里,眼神都带着硝火气。
     苏邈邈低着头,半晌轻声。“对不起,我一一
     我
     商彦的话突然打断了她的声音。苏邈邈一愣,抬起头。
     那人的声音带着咬牙切齿的情绪。
     “我说我会。
     他一点点收紧手,把女孩儿的手腕攥在掌心,像是怕一不小心便松脱了,再也拉不住。
     “你要是敢一”他深吸气,“那我以后会给别的女生温牛奶
     为别的女生讲题、会替别的女生挡烧烤炉,会在所有人面前维护她、会吻她的小腿、也会为她发疯拼命
     他蓦地收声,眼里都隐隐发红。
     所以,苏邈邈,你敢出事试试。”
     在他的话声里,女孩儿的眼睛一点点睁大了。
     最后带着眸底熏染潮湿的委屈,她轻攥紧指尖,乌黑的眼撞里黯下去。
     “那能不能别让她咬你。她侧过眼眸,伸手按到他的锁骨上,声音委屈得快哭出来了,“别让她咬这里就只留着这里可不可以
     见苏邈邈还真认真和他讨论起来,商彦生平第一次有了那种快要气厥过去的感觉。
     他压着火,到再开口时嗓音都发哑
     “你是来克我的吧,苏邈邈。”
     女孩儿茫然地抬眼看他,乌黑的曈里满是清亮的水色和委屈
     商彦被她这样的眼神盯着,强撑了片刻便受不住,他抬手捏住女孩儿的鼻尖,听见自己深沉无奈地慢慢叹出一口气。
     他伸手把人拢进怀里。
     “苏邈邈,你这样对我不公平。你不能从不让我参与你的事情,却拿未定的结果来惩罚我。
     苏邈邈眨了下眼睛。
     “你听到了”
     “我又不聋。商彦玩笑似的,但此时自己也实在笑不出来他妥协,放弃,为什么是明天晚上做决定”
     苏邈邈安静几秒,“我想去看一个人。“谁
     苏邈邈:“一个对我很重要的人。
     说完,苏邈邈又抬头,她此时被男生抱在怀里,只能听见洶膛里那有力的心跳声,而看不到他的神情和反应。
     这样也好。
     苏邈邈用力地闭了闭眼,把心底说不出口的话在此时说了出来
     “是在遇见师父之前,对我最重要的人。”
     商彦眸光一动。
     过了两秒,里面的情绪慢慢晦沉下去。过两三秒,他慢慢开口。
     “那现在呢”
     谁是现在对你最重要的人”
     苏邈邈噎了下,那点难过的情绪都跟着沖冲散了好多。她明明都说的那么清楚了
     像是猜到了女孩儿心中所想,商彦垂下薄薄的眼皮,神色冷而淡,眼里却深而沉。
     我语文不好,你知道
     两人这样静默对峙了半晌,他终于听见女孩儿慢吞吞地张
     你
     商彦感觉得到,自己的嘴角压不住地牵起来。可真幼稚。
     像个要糖吃的孩子。
     他在心底嘲笑自己,但并不压抑那种情绪。
     那明天,你最重要的人,想陪你去看曾经对你最重要的那个人。商彦眼底掠过一点凌厉的情绪,但很快便被压下去
     “好不好
     苏邈邈这次沉默得尤为地久。
     最后,黯淡的夜色下,头顶树梢的影子被风声轻拔动了下
     目送苏邈邈进到文家的别墅内,商彦在原地停了一会他单手插着裤袋,仰头看着别墅二楼
     直到那个他进过一次的、拉着窗帘的房间里亮起了醺柔的灯光,男生那张清隽而淡漠的侧脸上,漆黑的眼里才慢慢柔和下一点
     又在夜色里站了很久,商彦慢慢踩了踩发僵的腿脚,转身往停在后面的轿车走去。
     上了车,暖气醺软了身周的每一个毛孔。
     连凉了一晚上的心脏都好像跟着慢慢软化下来,在女孩儿那声仿佛依旧在耳边盘旋的你”里,变得泥泞溺人
     “小少爷,送您回家”
     司机发动起车,轿车循着静谧的路灯,开进无边的夜色里
     车里安静了半晌。
     后视镜里的人合着眼。窗外路边,流光溢彩的夜色在他冷白的侧颜上走马灯似的恍惚地过。
     在司机以为后座的男生已经睡过去时,他突然听见那人开了口。
     “有个问题,我没经验,问你一下。
     小少爷您说。司机有点惶恐,正襟危坐。
     后座的男生慢慢张开了眼
     “假如第二天要见情敌,那前一天通常需要做点什么准备
     司机:司机
     拿同一个问题,商彦分别骚扰过了司机、别墅里的陈姨半梦半醒的薄屹、还有正在国外出差的商娴
     但最终也没能从什么人那儿得到一个有用的答案。反而还遭遇到了不同表达方式的嫌弃。
     第二天早上,在文家别墅外接上苏邈邈。看见商彦后,女孩儿有些惊讶:“你昨晚没休息好吗
     男生眼睫下,冷白的皮肤上描着两个比头一天更甚的黑眼圈,看起来站着都能睡着的模样。
     不过即便这样,那清隽俊美的五官没损分毫英气,反而还透着点颓懒的美感。
     商彦薄唇动了动,“嗯。嗓音微哑,“思考一个哲学问题。
     旁边站着的司机:他差点就信了。
     司机也只敢腹诽一下,面上还是恭敬地给两人拉开了车门
     坐进后座,苏邈邈跟司机道过谢,报出了c城“爱心疗养院地址。
     旁边商彦难得一怔。
     疗养院
     听起来这位前任情敌,可能还自带和他家小孩儿患难与共青梅竹马的感情
     商彦顿时更加警惕了。
     苏邈邈显然一早便与疗养院的人通过气了,接送两人的轿车畅通无阻地进到疗养院里。
     这间疗养院据说是私人投资,在c城近郊的占地面积很以围墙圈出来单独的地方。
     从疗养院正门进入后,轿车沿着修葺齐整的、但没什么叶子了的灌木丛和矮树林驶入,顺着水泥路,一直开进了疗养院的主楼群。
     车停在专门的停车场,苏邈邈同商彦一起下车。
     女孩儿看起来对这里非常熟悉。
     在穿过停车场内围的景区,走在那些弯弯绕绕的砾石路上时,她看起来十分娴熟,像是走在自家的后花园一样。
     “我从记事开始,多数时间都是在这里生活的。
     走在前面的女孩儿突然开口。
     她声音轻软,没有回头,但商彦却觉得自己好像已经想象得到她的神情模样。
     苏邈邈又沉默了很久。
     不知想过了多少事情,她最后却只说了一句。
     这里环境很好
     商彦步伐一顿。
     须臾后,他微微沉眸。他不愿意去想,为什么女孩儿只说环境、避而不谈其他明在这里生活了那么多年,该有更多的记忆。
     但商彦还是想到了最开始去到三中里时,那个沉默寡言、
     安静得近乎怪胎一样的小姑娘。
     他心口轻抽了下。
     从昨晚开始,这疼已经让他有些麻木、而只能凭靠些不着调的问题来转移注意力了。
     商彦心底无声地叹。
     他上前一步,走到女孩儿身边,再自然不过地勾住了她的手,牵起来。
     苏邈邈一怔,侧过脸仰起头来看他:““牵着吧。商彦气定神闲,“我怕迷路。苏邈邈
     两人最终进到一栋深灰色的矮楼里。
     苏邈邈熟门熟路地上了三楼,然后停在了楼梯边最近间办公室前。
     她顿了顿,轻吸一口气。
     刚准备抬手敲门,似乎突然发现自己的左手还被某个“怕迷路的人紧紧勾着。
     苏邈邈脸一红,连忙挣开了。
     有点逃跑的架势,女孩儿敲门走了进去。
     突然被“甩的商彦:
     他垂下眼,面无表情地盯着自己被甩开的手。几秒后,男生轻眯起眼。
     带着十分微妙的心情,以及十分不善的眼神和情绪,商彦跟着走进面前这间办公室里
     他目光一抬,自动捕捉到房间里原本唯一的人
     滞住。
     一位慈眉善目的老太太。
     头发花白,在温暖的室内穿着红色的针织衫,胸口还别着一枚胸针,脸上也架着一副带两条细细链子的眼镜
     老太太原本似乎在看手里的资料,此时听见动静,慢慢抬眼,同时摘了面上的老花镜,定睛往他们身上望来。
     甫一瞧见最前面的苏邈邈,那老太太面上顿时露出了笑。
     “邈邈。
     女孩儿似乎是哽了下,在原地呆了两秒才回过神,声音带着点哭腔地跑上前,正抱住了起身迎她的老太太。
     “院长嬤嬷
     看着面前这位“情敌”,商彦的心情十分复杂。
     料及这个场合不是自己该打扰的,商彦将进门前那点情绪神态收敛得滴水不漏
     在老太太的目光落过来时,他微微躬身。
     “您好,我是陪邈邈过来的。”
     院长似乎有些意外,定睛仔细地看着商彦,没有急着开口
     商彦的目光则落向有些不好意思的女孩儿。“我在门外等你,需要的时候喊我进来。”
     嗯
     女孩脸颊微红,点了点头
     商彦又冲老太太做微躬礼,这才反身退了出去。
     等房门合上,老太太拉着女孩儿的手,把人带到旁边的软沙发
     “来,邈邈,跟嬷嬷说说,你这段时间在学校过得怎么样
     叙旧是个琐碎而悠长的事情。
     但有时候也是一种享受。
     听女孩儿眉眼微弯地将学校里那些事情一一道来时,老太太望着她的目光也愈发地柔软怜惜。
     越听到后面,院长嬤嬷的脸上越露出欣慰的笑意。
     等苏邈邈停下时,不经意对上院长望着她的慈和眼神,脸颊都莫名地烫起来了。
     “院长嬷嬷您这样看我做什么
     “嬷嬷只是高兴。老太太轻轻地拍了拍女孩儿的手,低下头,似笑似叹,“嬤嬤高兴啊,我的小邈邈终于也开朗起来了。嬷嬤当初同意他们接你上学的决定不是错的。看你现在笑得这么开心,嬷嬷太高兴了。
     “院长嬷嬷
     女孩儿的眼圈都微微红了
     “今天是高兴的时候,可不能掉眼泪。老太太和善地笑,让嬷嬷猜一猜,之前被我们小邈邈一直来来回回提起的商彦,是不是就是门外站着的那个送你来的男生啊”
     苏邈邈没来由地有些不好意思,只轻轻地点了下头。
     院长笑了
     “他对我们邈邈很好,对不对
     苏邈邈不想院长为自己担心,也因为商彦的缘故,没有提anf大赛的事情。
     此时听院长这样问了,她用力地点头
     院长嬷嬷,女孩儿的目光认真,“这个世界上,再也不会有人像他对我这样好了。
     院长微微摇头,“我们邈邈是漂亮又可爱的女孩儿,为什么不
     苏邈邈闷了声。
     过几秒,她也轻摇头
     “就算有:不一样。
     院长望着女孩儿,沉默几秒,轻轻地叹了口气。“所以,邈邈这次是因为他才来找嬷嬷的,对吗
     苏邈邈一顿,没有承认也没有否认。
     嬷嬷记得你说过,不想接受手术。现在是不是改变主意了
     女孩儿低下头去。
     院长也没有说话。
     上午的房间安静着,窗外冬日的阳光透进来,静谧而温暖
     女孩儿的声音终于再次响起来。
     带着一点颤。
     “这个病,从最开始就陪着我,我以为我已经不害怕了。
     “可是嬷嬷,我好像错了
     “如果一开始我就什么都没有得到过,那我不会怕的可丁是他给我了,他教会了我很多很多情绪,我开始变得越来越贪恋触摸到的温度我不想它变凉了,能抱住的人我也不想放开了,我想和他一直、一直一直在一起
     女孩儿重复了许多遍,大颗的眼泪终于从眼眶里跌出来,落到地上,碎成几瓣。
     院长的眼眶也红起来,她拿过桌上的纸巾递给女孩儿疼地安慰着:“邈邈乖,不要哭,为了自己的病也不要记得嬷嬷怎么跟你说的吗,要控制情绪,好不好
     “我知道,可是我做不到。
     女孩儿哽咽着摇头。
     “我知道我应该离他远一点那么优秀、那么完美,如果没有我的话,他可以活得比现在更恣意、更漂亮出彩是我做不到,嬷嬤,认识他以前我不知道自己这么自私我不想死,我想和他在一起,我只想要他一个人一一别的什么、什么我都不要了”
     苏邈邈哭得声音已经哑了,到后面更像是想跟命运什么的作交换。
     她把自己拥有的一切、曾经奢求的一切、所有所有的一切全都押上去。
     现在她什么都不要了。
     她只要那一个人、只求那一个人就够了。
     院长送苏邈邈出来办公室时,商彦正靠在走廊的墙上阖眼休息。
     他最近几天实在是太累了,诉讼判决的事情折腾得他几天没怎么休息好,昨晚江如诗那通电话,更是让他失眠了大半夜
     此时困累到极致,眼下给他一面墙,还有半墙阳光,他能睡得比谁都沉。
     院长和苏邈邈出来时,看见的便是男生倚在墙角困睡,门边几个女孩子凑在一起,兴奋地低声说着什么的模样。
     院长嬷嬷。
     几个女孩子见到院长出来,开心又小心地跑上来“那个哥哥是什么人啊他长得好帅
     院长应付完几个小孩儿,笑着对苏邈邈说:“听到了我们邈邈要赶紧好起来,才能应付得了这么多想跟你抢师父的孩子
     嗯
     苏邈邈此时情绪已经平复,闻言笑起来,低应了声。
     院长:“不过,这站着都能睡着了,得是困成什么样了他对你好也不能这样欺负人啊,邈邈。
     不是我要他来,是他自己一定要来的
     苏邈邈小声说。
     倚在墙角的人耳朵动了动。
     似乎是听到让他熟悉的声音了,那薄薄的眼皮一掀,还有点散焦的眸子很快便定到了女孩儿身上。
     他意识不清,只是本能地皱了眉。
     你是不是哭过”
     苏邈邈一呆。
     她明明岀来前还特意照过镜子,确定看不出来才往外走的
     苏邈邈不确定地看向旁边的院长。
     院长嬷嬷正笑着,望着面前两个年轻孩子,眼睛都弯成了月牙。
     她低声对女孩儿说:“要习惯呀,有些人太关心你,身上就会像装了雷达一样,你一点情绪变化都逃不过他眼睛的。
     苏邈邈脸颊微微红起来。
     而商彦此时已经理智清明,终于想起旁边这位看起来boss级别人物的院长嬷嬷,那点因为他家小孩儿哭过而翻腾起来的乖戾情绪,很快便被强压下去了。
     “走吧,我送你们下楼。”
     “谢谢院长嬷嬷。”
     你这小邈邈,还学会跟我客气了”
     三人下到楼下,往停车场走的时候,正经过一片小广场。
     几个年轻男孩儿吆五喝六的声音远远近近地响着。
     苏邈邈微皱起眉。
     “这是”
     院长:“院里最近转来几个市立医院的骨折的孩子,说这边环境好,来这里休养我听登记的医护说,这几个男生啊,是七中九中两个学校里,几个最不听话的男孩子约到一起打架,其中有人失了分寸,这才闹到骨折的地步的。”
     苏邈邈听得惊讶,往小广场里看了一眼。
     正见着几个男生身上各种部位绑着绷带,嘻嘻哈哈地往这边走。
     院长嬷嬷还在旁边嘱咐。
     “邈邈,你身体不好,可一定要离这种打架的男孩子远一点
     苏邈邈莫名有点心虚,往旁边瞄了一眼。
     旁边那人倒是完全不心虚,走得气定神闲,看起来什么感觉都没有。
     只不过她这个小动作被院长发现了。院长迟疑了下,看向商彦:“你叫商彦是吧,你觉得我说的对吗”
     商彦回眸,义正言辞。
     “当然,必须离他们远点。
     院长很喜欢这种文文静静的男孩子,满意地点头。
     三人转回身,刚要继续走,恰好遇上那几个绑着绷带的男生迎面走过来了。
     其中为首那个吊儿郎当的,目光不经意一抬,突然身体停住,跟着脸一抖
     “卧槽这不是三中那个一一”
     其余人目光落过去,跟着惊了。“三中商阎罗。
     正逢两拔面对面。
     空气诡异地沉寂几秒。
     几个胳膊腿上绑着绷带的男生突然在阳光地里打了激灵个个收起嘻哈神色,低眉顺目,齐刷刷地亮嗓子高喊了声
     “彦哥好
     院长:
     商彦
     商彦面无表情
     “你们认错人了。
     作者有话要说:
     彦哥:天降巨锅,突然翻车。
     文文静静你彦哥:
     下章就上文案尾巴了
     即将见证彦哥高中史上最骚的一次,还是当众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