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73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周一
     高二一班班里的气氛,似乎格外地热烈。苏邈邈一进到教室就察觉到了,放下书包的时候还忍不住回头扫视班内。
     后座,齐文悦也正一脸兴奋地与廖兰馨说着什么。
     廖学霸自然还是那副冷冷淡濙的模样,不知道听到了哪句,她有点嘲讽地撇了撇嘴角。
     “不可能。
     “怎么就不可能了嘛,我觉得他们说的还挺有道理的
     齐文悦似乎是注意到苏邈邈转回来,不由扭过头,兴奋地说:“邈邈,你给我们评评理,你觉得我俩谁靠谱”
     苏邈邈听得一头雾水。
     “什么靠谱”
     齐文悦惊讶地瞪大了眼睛,“你没听说啊
     “我光进学校还有教学楼来这一路,不知道听见多少人讨论了一后天不就是元旦了吗,大家都在说明天后天可能会连着放两天假呢
     廖兰馨在旁边,头也不抬地适时补充了一句,“我说她在做梦,她不肯醒。
     齐文悦
     齐文悦:“我不信我不听。邈邈你说一一你觉得我说的两天假期,是不是还是极有可能的
     齐文悦半天没有等到回应。
     她扭过头去看,却发现前面转回来的女孩儿似乎有点走神
     不知道在想什么。
     “邈邈齐文悦好奇地伸出手,在女孩儿眼前晃了晃,“想什么呢,这么出神”
     苏邈邈回过神,低呼了声,歉意地笑笑,“没什么。我只是把元旦的事情忘了。
     齐文悦
     齐文悦痛心疾首:“作为一个学生,一年就那么几个放假的日子,你竟然还能忘了你太不称职了。
     苏邈邈:“
     廖兰馨在旁边凉飕飕的泼冷水,“你以为别人都跟你一样上学就是为了等下一次放假的吗”
     齐文悦:
     总结的很有道理,她竟然没法反驳
     在后位同桌两人的辩论里,苏邈邈苦笑着转回去。
     她有些失神地望了一眼教室前方的时间。
     元旦啊。
     不知道他
     或许是某些人太经不得念叨,苏邈邈刚结束这个想法,还不等把目光落回桌面,就突然瞥见了教室前方进来的身影。
     修长,懒散。
     尽管那人步伐轻得可以忽略不计,但是在教室里第一个人发现他的身影后,安静便迅速在整个班里蔓延。
     并成功吞噬了最后一点喧闹声。
     显然是上周这人回来后,那还没有消停的流言和传闻的后遗症。
     只不过此时商彦已经习惯了。
     那安静甚至没让他的步伐减慢丝毫,他径直回了座位,全程连眼皮都没抬一下。
     “早上好,小孩儿。”
     那人落座时,再自然不过地冲她低语一声,同时把保温杯搁了过来。
     谢谢师父。”
     苏邈邈伸手接过,抱进怀里。
     杯壁上好像还残留着另一个人的身体温度似的。
     她低垂下眼,沉默两秒,鼓足了勇气,终于将酝酿了一早上的话出口。
     “师父,我准备手术了。”
     男生放背包的动作蓦地一停。
     大约过了五秒的时间,他动作恢复正常。
     从苏邈邈的角度偷眼望过去,那人侧颜线条还是一样的清俊凌厉,寻不出瑕疵的好看。
     如果不是这诡异的沉默,那苏邈邈几乎也要被他这副外表蒙蔽,觉得自己刚刚说的事情对这个人并没有什么影响了。
     苏邈邈小心地屏着气。
     她有点不敢说话,也不敢追问。
     直到过了不知几分钟,在教室里都已经重新陷入些微的喧闹中时,苏邈邈终于听见那个轻质好听的男声开口了。
     “去国外”
     嗯。苏邈邈眼神微黯,但还是点下头。“她为我找了支架手术领域的专家。”
     去多久”
     苏邈邈停了下。
     须臾后,她轻声说:“不知道。因为有预约和术前准备期手术后可能还会需要长时间的恢复期和观察期所斤以具体的时间,没有人说得准。”
     商彦眼帘一压,漆黑的眸子里,深深浅浅起起伏伏的情绪全被镇回去。
     他的喉结轻滚了下。
     “什么时候走”
     “她说,希望我能尽快。”“尽快”
     也明天会到c城
     空气静滞。
     沉默让它的流通近乎缓慢。
     不知又过了多久,苏邈邈才听见身旁的男生声线低沉微哑
     “既然已经决定了,那就去吧。”
     那声音听起来平静,语气也不波不澜。
     苏邈邈还有几句想出口的话,就这样被不上不下地堵在了那里
     最后,她还是沉默地低回头去。
     齐文悦的两天假期的美梦,最终还是破灭了。
     关于元旦前一天的安排,学校布置得很明确
     一切照常
     最多允许,当天下午和晚上,各班在教室范围内进行小型的元旦晚会活动。
     没能放假两天自然是让学生们有点失望,不过这个消息也是聊胜于无。
     周一全天和周二上午,全班都是讨论该提前准备点什么瓜果饮料和助兴节目的。
     到了下午,第一节和第二节课,学生们的心早就不在课堂上了。第二节课是英语课,老师也看得出来没几个学生有心听讲,索性大手一挥,提前下课,放他们闹腾去了。
     班里由临时班长组织,把所有的课桌两侧相连,绕整个教室拼成一个最大的u型。
     之前用班费以及班主任“赞助费”买来的零食瓜果,被学生们分了一圈。
     女生们被安排着往教室墙上贴彩纸气球,男生们则负责把多余的课桌以及书本重物,放到教室外面的长廊上
     苏邈邈和齐文悦、廖兰馨分在一组,负责贴他们之前位置旁的墙壁一一正临教室外窗。
     苏邈邈小心翼翼地踩着板凳、课桌,一步一步爬上了窗台
     窗台很宽,有三四十公分的模样,但这三四十公分外就是窗户和距离她们几层楼高的地面。尽管窗关着,但看起来还是格外让人腿软
     齐文悦见苏邈邈紧张兮兮的模样,笑得扶着窗框打跌。“邈邈,你还有恐高症吗关着窗都这么害怕”
     苏邈邈被羞得脸色微红。
     齐文悦:“那干脆,你那部分我来贴吧。
     苏邈邈摇头,“没事,我不看就好了
     苏邈邈说完,站在窗台上,正蹲下身想去拿旁边的气球,就见狭窄的视野里,突然有人过来。
     商彦拿起那气球,递给苏邈邈然后他单手一撑,坐到了窗台上。
     在女孩儿呆住的视线里,男生抱着手臂,直接倚到了窗玻璃上。
     比女孩儿的身体还靠外一大圈。
     苏邈邈的脸色吓得一白。
     她连忙蹲下身放低了重心,伸手去推商彦。“你别坐在这儿。”
     商彦不在意地笑。
     “我帮你递东西,你贴。”
     苏邈邈怔着,旁边齐文悦却忍不住打趣两人:“哎,彦哥我们女生的活动,不让男生参与的。
     不行。
     商彦一副不正经的模样,薄唇微微勾着,似笑非笑的。
     没看到我家小孩儿自己一个人害怕么。这窗边多危险,我得陪着她。
     苏邈邈回神,皱起细细的眉。
     “知道危险你还坐在这么靠外的地方。
     商彦漫不经心地“嗯”了一声,低着头整理旁边的彩纸,声音懒洋洋的,听着也没什么正经。
     万一你掉下去了,我坐得靠外点,才好在下面帮你垫着
     他声音不高。
     只有这方寸的地方能够听见。
     于是,哄闹的教室里,唯独这个角落,苏邈邈和旁边的齐文悦、廖兰馨都愣了一下,本能地看向商彦
     男生眼皮都没拾,神态倦懒,阳光从他背后斜着落下来,那张清隽凌厉的侧颜,藏在阴翳里
     没什么表情,有点淡漠无谓。
     齐文悦心里莫名地发凉。
     她干笑了声,试图拉回气氛,“彦哥,你这玩笑开得我都不想站这儿了。可没人给我垫着啊。
     商彦不做声。
     只那修长白皙的指节在彩纸上停住。片刻后,他仰头看向站在身旁窗台上的女孩儿
     嘴角轻勾起来,似笑非笑。
     “我像在开玩笑么,小孩儿
     苏邈邈身形发僵。
     抬起来望向她的那双漆黑的眸子里,一丁点笑意都找不到。只有深沉、阴翳、光都无法照入或者穿透的沉压的黑色。
     苏邈邈心里突然很慌。
     说不上来由的、突如其来的恐惧感。
     这种恐惧的担忧根源,甚至不是在她自己身上,而在面前这个人身上。
     不等苏邈邈回神,教室前门突然被人敲了敲。“彦哥,有人找
     这角落里四人齐齐回神。
     商彦微皱了眉,斜着落过视线去。
     三个女生站在教室外,正挤眉弄眼的一班男生之间,其中为首一个女生站在前,手里似乎捏着点什么东西,脸色涨红又紧张不安,她身后两个女生大约是来加油打气的,正附在她耳边嘀嘀咕咕说什么的模样。
     来意为何,一眼就能看得清楚明白。
     也是因为所有人都看得明白,高二一班原本哄闹的教室里突然就慢慢安静下来。
     许多瞧热闹的目光纷纷笼罩向商彦。
     在这非常玩乐放纵的时间里,他们一点都不介意再多个助的“小意外”。
     只是商彦显然没有那个兴致。
     他眼皮懒懒一扫,目光便收了回来。坐在窗台上的人勾了搭在边上的一双长腿,捏着彩纸往上递。
     “腿断了,出不去
     语调都是那副懒洋洋又没心肝的味道
     高二一班的学生们发出失望的叹息。然而令他们意外的是门外这个看起来很羞涩的姑娘,却难得有格外大胆的一面
     她鼓足勇气抬起头。
     “商彦,我是高三的虞佳忆。我知道你一定不认识我,不过没关系,反正我这学期期末前就要回家乡参加高考了,在这之
     有些话我想告诉你管别人怎么说、怎么嘲笑我,人生就这么一次,每一天我也只过这一次一一我不想给自己留遗憾
     女生的话音落下,高二一班那些哄声不由地都安静下来了
     他们能感受得到真心。
     真心是最容易打动人的东西这帮只想看热闹的、没心没肺的学生们,都忍不住沉默下来。
     有人看向商彦,期待在他脸上看出什么别的情绪。
     然而没有。
     “商彦,我喜欢你两年了
     女孩儿脸色涨红鼓足了勇气喊出声音。
     教室里沉寂几秒
     个清朗倦懒的嗓音,听不出与平素不同的半点起伏
     “唔,谢谢。
     “不过我拒绝。
     千净利落。
     丁点委婉和迟疑都没有。
     班里发出失望的嘘声。
     看着门外的那个女生红着眼睛离开后,已经有人忍不住偷偷用谴责的目光追向商彦了。
     “够狠啊。
     “我都差点被打动了哎,彦哥竟然无动于衷
     哪怕岀去一趟也行啊竟然连位置都没挪。”
     “得了吧,我刚刚一直盯着,别说挪位置了,彦哥作为被表白的,从头听到尾,却是我们里面唯一一个一点都没受影响的,那递彩纸的速度都是匀速直线运动。
     “铁石心肠啊
     “所以你们也别做梦了,彦哥这样的,不会喜欢凡人的。
     听到最后一句,众人深以为然,结束讨论,纷纷散开了目光和注意力。
     这边彩纸很快贴完了。
     苏邈邈从窗台上下来后,商彦似乎也真结束了“万一有意外可以垫在下面“的任务,没说话地出教室门,继续和男生一起整理桌椅去了。
     苏邈邈神色复杂地坐到椅子上。
     没几秒,廖兰馨和齐文悦一左一右地把她围住
     齐文悦:“你和彦哥怎么回事啊你们之间这气氛也有点太吓人了一一刚刚我还以为你踹了彦哥,彦哥要抱你殉情呢。
     齐文悦自然是玩笑的话、玩笑的语气,但苏邈邈却一点都开心不起来。
     正相反,她鼻尖还有点酸。
     沉默两秒。
     女孩儿慢慢地趴下身,把脸埋进手臂间,低声:“齐齐,廖廖我可能要走了
     空气一寂。
     几秒后,齐文悦和廖兰馨骤然回神,震惊地对视一眼。
     齐文悦:“你走你要走去哪儿啊你真不要我们彦哥了啊
     “我要去国外准备手术。”
     女孩儿闷软的声音从埋下的手臂间传出来。“我不知道
     “我不知道我回不回得来。
     两人哑然。
     就好像一团棉花塞进了喉咙里,齐文悦和廖兰馨突然明白了女孩儿为什么不肯看她们地这样说话。
     也突然明白了,之前坐在窗台上,男生仰头望着女孩儿,眼底那深得让她们心里发凉的复杂情绪里,到底酝酿或压抑着怎样的汹涌。
     齐文悦眼眶也有点红了。
     别胡说
     她转开头去,语气故作强硬,“班里这帮傻子什么都不知道,但我和廖廖知道,我们还等着大学毕业以后喝你和彦哥的喜酒呢一你看见刚刚没,彦哥那暴脾气,在学校里还是那么抢手,你要是敢不回来以后上了大学,到时候遇上一帮疯狂的学姐,更能把彦哥扑的没影儿
     齐文悦说完,廖兰馨忙伸手拉她,然而却没来得及阻止
     这番话说完后,齐文悦也突然反应过来,有点后悔了。
     苏邈邈此时的情绪爆发,显然跟刚刚那女生的告白,有着不可割裂的关系。
     齐文悦刚刚受这消息刺激太大,连这一层都忘了。
     邈邈,我开玩笑的彦哥对你什么样的专一程度,没人比我和廖廖更了解了,所以你一
     齐文悦话没说完,女孩儿突然坐直身。
     眼圈果然有些发红。
     但更多的,是乌黑湿漉的眼瞳里,那坚定决然的情绪。
     齐文悦心里晃了一下,感觉苏邈邈心里有点什么可怕的小恶魔之类的东西,被自己刺激出来了。
     不等她理清,就听女孩儿轻声
     “那个女生说得对。“我也不想留遗憾。”“我要跟师父告白。
     齐文悦
     齐文悦:
     下午第四节课是高二统一的自习课,今天也被统一划为各班元旦晚会开始的时间。
     门窗关上,窗帘拉合,灯打开,投影仪准备上,音箱开到最大
     满屋的气球彩纸,欢声笑语,各种各样搞笑无厘头的节目
     恶趣味搞怪的活动或者奖惩
     学生们玩疯了。
     7点,班主任们按要求在教室门外巡视各班“惨状”,不意外地看到了一地接一地的狼藉,和一屋接一屋的小疯子
     其余班还在热闹,唯独高二一班安静下来了。
     不过是被迫安静。
     玩乐一晚上,心情复杂又兴奋、宣泄似的发疯了半天的齐文悦站在讲台上。
     多媒体投影仪把她的身影拉成长长的一道,投在雪白的屏幕上,看起来格外吓人。
     只不过学生们这会儿都不害怕,前一个班里自创小品笑得他们四仰八叉,这会儿正靠在各自的座椅里缓着肚子疼。
     “我很严肃地讲一个问题啊
     齐文悦学着班主任,拿黑板擦敲了敲黑板。底下学生们笑得更欢了。
     齐文悦绷着脸,不受影响,不为所动
     “怎么说也是元旦晚会,就那点小打小闹有什么意思一一要玩我们就来点刺激的。
     班里一默。
     下一秒,群众的呼声响起。
     齐文悦装模作样地伸手在空里虚着压了一压。
     “肃静,肃静。”
     “这个刺激的其实也很简单一一就是真心话大冒险。”
     原本正翘首期盼的学生们一听,顿时发出了失望的噓声。
     这游戏实在是被他们玩烂了。
     齐文悦仍旧一本正经
     “不过这一次,我们不是按惩罚来,我们就是单纯的真心话大冒险。”
     她一顿。
     “我们在一起也一年半了,高中三年刷的一下过去了一半,明年这个时候听听隔壁高三楼哈,那叫一个安静如鸡,估计大家也乐不起来。所以好些事情吧,我们不如今天说完一一就跟今天那学姐似的,我们不留遗憾
     班里噓声慢慢停了。
     齐文悦的话确实在一定程度上勾起了学生们的共鸣。班里有些学生低下头,四处望望。
     有的撞上了一束目光。
     也有的只看到了侧脸或者后脑勺。
     齐文悦看了教室最近的靠窗一侧,最边缘的那张桌后的人
     女孩儿低着眼,旁边男生漫不经心地笑着,似乎在和她说话,也似乎只是那样专注地看。
     齐文悦深吸了口气。
     “来吧一一就站在我这里,你们可以不指定哪个人,可以对着全班,不管是笑是骂,就看那个人懂不懂你在跟谁说话
     齐文悦说完,重重地把手里的黑板擦拍上讲台桌面。高二一班哄的一下,被淹没进声浪里。
     而早在两秒前,商彦有所意料,俯身过去,拢住女孩儿的双耳,把人扣进了怀里。
     那无边的吵闹与喧器声中。苏邈邈只听见了一个心跳声。
     等空气慢慢安静下来
     学生们互相望望,却都迟疑不前。
     商彦稍放心,松了手,低下眉眼问:“小孩儿,没事
     话声未落,他瞳孔轻缩。
     安静的教室里,他面前的女孩儿站起来,一步一步走上了讲台。
     全班都怔住了。
     空气变得格外沉寂,所有人目光一动不动的,全数盯在苏邈邈的身上。
     “这是我第一次这样正面直对着很多人的目光
     女孩儿抬头,声音很轻,是那种空灵而安静的动听
     在同学们的注视下,她很轻地笑了下。原本就漂亮的脸蛋更加让人挪不开视线了。
     “我有点意外我以为我会很紧张、很紧张,但现在感觉心情好像比想象中平静很多。
     “如果是在进入三中之前,那这平静一定是我无法想象的我曾经努力低下头,努力把自己缩到最小,努力不想被任何人注意到我以为不被注意就会不被伤害,我逃避一切,因为我自己都认为自己不正常一一直到我遇到一个人。
     她一停,乌黑的瞳仁里情绪沉淀下去
     “那个人把喜怒哀乐里的其他情绪教会了我,他让我知道我没有错、我不是本来就该被讨厌,他告诉我要想让别人正视我之前、我要学会正视自己,他把我那个完全封闭的世界撕开了一道口子他带我走过黑暗里所有崎岖。”
     苏邈邈的目光落向商彦。
     班里学生早有所感,目光跟着纷纷落过去。
     苏邈邈转身,正对向男生。
     “我终于学会正视自己,我不再害怕那些目光,我不再渴望被喜欢,我拥有了唯一但已经足够的温暖。
     “现在,我想告诉那个人我一定要说出来的话
     她轻吸一口气,慢慢吐出来。
     “商彦,我
     咳
     声轻咳,打断了女孩儿鼓足勇气的话声
     班里屏息的学生一噎,差点翻个白眼。他们四下怒视,看是谁这么不注意场合地打断告白,最后却惊讶地重新汇聚了目光
     目光汇聚在商彦的身上。
     小孩儿,下来。
     男生的声音在安静的教室里格外清朗,带一种微微低沉磁性的质地。
     那双黑眸不瞬。
     只乌沉沉地盯着一个方向。
     被打断的苏邈邈怔住了。
     其余学生也都震惊而不解地望着商彦。
     女孩儿乌黑的瞳仁里晕上水色,带着倔强而茫然的情绪。
     “我想说完。
     她声音轻软,让人心里不忍拒绝。
     但众人视线里,商彦只眉尾跳了下,须臾后便没有余地的摇头。
     “不行。“他伸出手,“听师父的话,下来。
     班里终于再压抑不住,许许多多的低声议论响起来
     “这算什么
     “好惨啊,今天下午高三那个女生至少都说完话了,这个是连话都不让说完吗
     “我还以为商彦喜欢苏邈邈呢,难道是我错觉
     “啊你真这么觉着我觉得不是吧。看他们在班里,商彦也就是多关照她一点,带个牛奶什么的,所以应该只是师徒关系。
     “可你什么时候见商彦对哪个女生这么好过”
     “徒弟嘛看起来又漂亮可怜的,作为师父想照顾一下也正常”
     “难道是一因为苏邈邈的病
     “卧槽,有可能。
     “我们怎么把这个忘了。”
     “那确实有点难接受。不过之前看商彦没当回事的样子,还以为他不在意呢
     “先心病哎,那死亡率咳,怎么可能不在意。
     在那些议论声里,女孩儿执着又茫然地站在讲台上,目光一动不动地盯着商彦。
     如今她已不会再被流言蜚语所伤,但她不懂,为什么此时却是商彦把刀尖抵到她的心口上。
     大约慢慢回过神,女孩儿眼里水雾漫开。她轻咬住下唇
     点点从讲台上走下来。
     她低头走过商彦身旁,看都没看那只朝她伸出来的手。在最边缘这张桌后停下,女孩儿绕到座椅前
     沉默而尴尬的教室里,学生们纷纷回神,有人连忙救场,玩闹地上讲台去发表私人爱恨,活跃气氛。
     女孩儿视野有点模糊起来。
     委屈的情绪把她的理智和勇气都淹没了。
     直到耳边一声低叹。
     有点无奈,更多的却是缱绻纵容。
     “为什么不能忍一会儿”
     这话声,终于把女孩儿从那有点窒息的胸闷里缓和拯救出来
     苏邈邈咬紧唇瓣。
     她不想说话,也不想流眼泪,更不想让对方看见自己此时压抑不住的狼狈情绪。可是那人却像是在下面长了眼睛似的,他伸手过来,轻捏住她的鼻尖。
     叹声道。
     “小孩儿,你这不是来跟我告白的,你就是来要我命的吧。
     听他戳破,苏邈邈终于有些忍不住了。
     她拍开了面前的手,用力有些大,“啪”的一声。那冷白的肤色上很快便起了印红。
     苏邈邈一僵,有点心疼又恼然
     她仰头看向面前的男生。
     “我没有想跟你要保证,我只是只是有话想对你说。”
     “我知道。
     那人低垂着眉眼,瞳里温柔溺人。
     “我没有想拿话绑住你,你不需要担心。
     “我知道。”
     “我只是需要说出来,不需要一个结果或者答案。我知道。
     你不知道
     女孩儿终于忍不住了。
     她蓦地攥紧了手,指尖紧紧地往掌心里扣,委屈得忍不住的眼泪终于漫进眼底
     “你不知道一一我鼓起多大的勇气、才敢站上去的
     教室讲台上,正在玩笑告白的人被这突然响起的声音一震
     班里再次沉寂,尴尬地看向这个角落里。
     旁边站着主持的临时班长终于看不下去,打着哈哈:“那什么没有要说什么的了吧一一没有我们就差不多得了啊,都几点了我看可以准备
     我知道。”
     低沉温和的男声响起,不高不低,却稳稳地压住了临时班长的话音。
     同时他侧身,坐到桌上,垂眼望着女孩儿。
     眸里漆黑缱绻。
     “谁说没有了。
     班长愣了一下才反应过来是接自己的话,连忙看过去,却见商彦只侧坐在女孩儿面前的桌上。
     目光低垂着,眼也不抬,只看着那一个人。
     他低声笑。
     “我不算人么。
     学生们突然反应过什么来,一齐屏住呼吸。
     就连苏邈邈也怔住了。
     她仰头看向商彦,刚要起身,就见面前的人向前倾身。
     线条修长有力的手臂懒散地往她身体两侧一压,他跳下地面,把女孩儿压在了课桌与胸膛之间。
     薄薄的唇角轻扯了下。
     点很淡的弧度翘起来。
     “我都知道。
     “可是这种事,是要决定以后家庭地位的,谁先告白,谁就惨了怎么能你来
     “家庭家庭地位
     女孩儿懵了。
     她显然还没想过那么远。
     清隽面孔上,薄淡的笑意褪掉了。他垂眼,是从未有过的认真。
     “我喜欢你,苏邈邈。”
     “我只会给你一个人温牛奶、只会为你一个人讲题、只会替你一个人挡烧烤炉,只会维护你一个人、只会吻你一个人、也只为你一个人发疯拼命。
     在所有人呆滞的目光里,男生唯独抵不住面前女孩儿那双乌黑澄澈的眸子。
     他忍不住低下头,哑然失笑。
     “啊刚刚是不是说,不要我保证”他轻啧了声,抬眼。
     “那怎么办,都已经保证这么多了”
     女孩儿回过神,漂亮的瞳孔被水雾濡湿。“商彦
     “既然都已经说了这么多保证,不如彻底点。我们做一个交易吧,小孩儿”
     男生向前俯身。
     几乎要吻下去的距离,他停住,低声笑。
     “你亲我一下,我放你出去。
     “两下。
     他紧盯着她的瞳,允诺似的低声
     “不管你在或不在我今后,命和一切,只归你。
     苏邈邈身形震住。
     她瞳孔慢慢缩紧,耳边那些突然掀起的尖叫和哄声都像是另外一个世界的事情。
     视野彻庶模糊。
     她心口被某种情绪充斥、涨得发疼。
     她攥紧指尖,小心翼翼地直起身,向前,轻吻在那人凌厉的下颌。
     然后退回
     我等我回来,我们再履行第二
     话声未落。
     她的下颌被温凉的指腹托住,轻轻一抬。
     她吻在他的唇上。
     耳边那人声线低沉,微哑,染一点笑色,更多是缱绻的深情
     “落契。
     “盖章。”
     约定生效。
     他一顿,再次垂眼吻下去。
     “死都不改。
     作者有话要说
     来晚了。
     高中篇到此结束,下章开始大学篇。
     顶便,恭喜苏喵下章就要成年了还是该恭喜彦爹不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岀地雷的小天使:醉璇、一口急2个谢辞老婆、36661195、zyπ、再它妈坚强也是一姑娘、疏凉、  uiuig、27247309、时遇、喵大人、  jiong的楠楠、  yricheese、清浅流年30705385、小魔女哈蕾、joey1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