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74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两年后
     9月初,盛夏。
     a大开学,新生入校。
     年遇酷暑,连着几天都是高温,燥热的天气把天盖子底下变成了一个蒸笼。昨天刚下了场暴雨,但今天上午的烈日一出就把大地炙烤得发焦。
     入校的新生们蔫头蔫脑,怨声载道。新入大学的兴奋劲儿先被这天气打压了大半。
     为了防止新生们迷路,a大各学院的新生报到处就设在学校北门内的广场上,各学院拉着红色的条幅,“争奇斗艳地欢迎新生。
     a大最强势学院之一的计算机学院也在其列。
     挂着“计院新生报到处”几个大字的立三角招牌旁,两个大二的女生躲在后面支起来的棚子的荫凉下,拿手扇风。
     “这什么天啊,人都快烤化了。
     “我现在只想钻进冰箱里。”
     “好想念宿舍里的空调,早知道当个班委这么辛苦,那我真是打死都不干了。
     “没办法,为人民服务。
     两人沉默片刻
     其中一个女生扇了一会儿,凑过去笑着问:“哎,最重要的事情啊,今年有看见什么高质量的学弟吗”
     “没。你呢”
     我也没。”
     “咱俩这是时运不齐,我可听说,这一届大一的三班有个还不错的,可惜人来的时候咱俩都出去带新生了,没瞧见。
     “怎么个不错法那女生一顿,眼睛瞬间亮了,“有你们班那位头牌一半的水准”
     最先开口这个似乎被噎住了,好半晌才翻了个白眼。
     “你可真会找标准。要是随随便便就能遇上他那样的计院头牌能是白给的
     “唉,所以要我说啊,院学生会那边也是不会来事儿一搞这么些花里胡哨的牌子条幅,也没压住旁边化院和财院的。可何必这么麻烦呢拉出咱院头牌来,别的不用千,就往这儿杵,那肯定震住全场的效果啊。
     “哈哈你当学生会不想你也不想想,谁请得动那尊大佛
     “这倒也是。
     “两位学姐,凑在那儿嘀嘀咕咕什么呢”
     后面支起来的棚子下,坐在长桌后面的大一年级的导员之间,离着最近的一个男导员笑眯眯地拍了拍手里的登记本,示意了下她们不远处站着的人。
     “人家小学妹都等你们半天了。”
     “啊阿哦哦。
     两个女生回过神,不好意思地冲这个导员躬了躬身,这才转专过去。
     果然,就在她们站着的那个立三角招牌的另一侧,晃眼的阳光地里,站着个女孩儿。
     女孩儿上身紧身白t恤,外面套了一件浅蓝色的牛仔小夹克,下身同色同设计的浅蓝色牛仔长裤,脚上蹬着一双小白鞋手里拎着一只小型的行李箱。
     她身量并不高,只有一米六多些的模样。但身材被这一身千净利落的牛仔t恤勾勒得恰到好处,纤细而不过分消瘦的身形将她整个人的形象感衬得修长漂亮。
     让人情不自禁往她的脸上看
     笔直顺长的长发披在身后,头顶还戴着一顶白色的棒球帽
     令两个大二女生都愣了一下的是,在这样燥热的天气里,女孩儿的脸上竟然还戴着一只非常大的黑色口罩一一口罩将整张巴掌大的小脸都包裹住了,只露出线条漂亮微尖的侧脸和下颌线。
     口罩之上,隐约露着的那双眼睛也藏在棒球帽前帽檐的阴影里。
     两个大二女生愣了一下,其中一个先反应过来,笑着上前
     “你好,请问你是计算机学院的大一新生吗
     是
     女孩儿点头,声音出乎意料地干净而动听,连这盛夏的躁意都像是被这声音轻缓消解了不少。
     啊阿,那学妹你好,我是计院额领,咳计算机学院的大二学姐,你先来这边找到自己所在班级对应的导员,做好新生报到工作,之后会由我们带你简单参观一下校园。
     “谢谢学姐。
     女孩儿应声,棒球帽帽檐阴影下,那双漂亮的眼睛似乎微微弯下去了。
     直到女孩儿擦肩过去,那个大二学姐还愣在原地。
     之前与她小声交谈的另一个学姐好奇地上前,撞了撞她的
     “黎晴,晒到中暑了跟个小学妹说话,都能迷糊了啊”
     “不是。
     叫黎睛的女生回过神,冲对方勾了勾手指,等对方靠过来,她小声问:“你有没有觉得,刚刚那个小学妹,好像非常、非常漂亮的样子”
     “你这样看我干嘛”
     “我看你是不是晒糊涂了一刚刚那学妹,从头到脚捂得贼严实,就露着脖子说起来,脖子线条确实漂亮得很,皮肤似乎也白得能发光似的一但长什么模样,那是真的一丁点都没露出来,你怎么知道人家好看
     “一种直觉
     “切,你当自己透视眼呢
     黎晴表情古怪了下,皱着眉想了想,也没懂自己这突然的迷之第六感是怎么来的,只好作罢。
     她正拉着身旁女生准备继续溜回去摸鱼,就听见刚刚喊了她们的年轻男导员的声音再次响起
     “黎睛。
     哎。
     黎晴连忙回头,松开手跑过去,停到桌旁,“怎么了,林导
     那导员敲了敲报到本,“巧了,刚好是你负责的对口宿舍的学妹,你领着她拿好新生材料,然后就在学校里熟悉熟悉吧
     黎晴答应下来,转过身挥挥手跟刚刚的难姐难妹告过别,这才转向苏邈邈。
     “学妹你好,我叫黎睛,你叫什么名字
     女孩儿停了一下。
     尽管戴着口罩,但黎晴总觉得女孩儿似乎弯下了眼角,笑声轻盈动听。
     “学姐好。
     “我叫苏邈邈。”
     黎晴尽职尽责地领着这个新来的学妹在校园里转了大半圈,才把人带回到宿舍。
     “你们今年赶上好时候了,学校刚好扩建校区完成,你们的宿舍都是新宿舍楼,还是四人一间。
     黎晴把宿舍钥匙和对应房间告诉了女孩儿,“我帮你把行李箱拎进去
     “不用麻烦学姐,我自己可以。苏邈邈轻声笑道。
     黎晴点点头,“那也行,反正你们宿舍就在一楼。我就先回哦,对,差点忘了。
     刚准备道别的苏邈邈一停,
     黎晴笑眯眯地说:“我是你们对口宿舍的学姐,这个你听你们林导说过了吧”
     “对口宿舍”
     女孩儿显然对这个说法有点新鲜。
     嗯,黎晴笑着解释,“这是学院里的新规,每个新生宿舍都对应一个大二年级的老生宿舍,主要是帮新生解决一下初来乍到的困难,然后每个老生宿舍都有一个负责人,我刚好就是你们宿舍对应的对口宿舍的负责学姐。
     她一顿,笑:“这样听明白了”
     嗯
     “那就好。黎睛拿岀手机,看了一眼时间,然后才抬头说道:“我还是得回报到处那边看看,有没有需要帮忙的。等那边工作结束,我应该会挑个时间去你们宿舍,到时候不管有什么可题或者情况,你们都可以跟我谈
     “好。”苏邈邈点头,“谢谢学姐。
     “客气啦,小学妹。”
     黎晴摆了摆手,临转身前迟疑地看了一眼苏邈邈脸上在阴凉地里也没有摘下的口罩,她似乎想说什么,但最终还是没有开口,笑眯眯地转身离开了。
     走之前不忘做了个电话的姿势。
     “苏学妹,手机号留给你了,有什么问题给我打电话。
     苏邈邈走到139宿舍门外时,房门大敞
     她想了想,抬手敲门。门内,三个女生齐刷刷地望了过来
     大概就是她未来四年的室友们了。
     苏邈邈一边这样想着,一边拖着小行李箱进门。“你们好,我是”
     “你就是苏邈邈吧
     站在离门最近的位置,一个圆脸的女孩儿笑着开口,看起来十分活泼开朗
     在苏邈邈惊讶的目光里,她伸手一指自己对面的空床
     “每个人的床位都分配好了,姓名电话和籍贯都记在上面呢,我们宿舍里只有你还没到了
     苏邈邈了然,轻点头,眼角微弯。“我是苏邈邈,你们好。
     “我是罗艺
     那个圆脸的女孩儿笑嘻嘻地说,同时用手示意房间里另外两个人。
     “这位戴着眼镜、看起来就十分高知的女生是我们宿舍最早到的,来自学霸省的哦,她叫陈佳彤。
     罗艺伸手一示意另一位,“这是简玥。特别特别容易害羞
     罗艺
     果然,罗艺这话一出,那个叫简玥的女生已经脸红了,有些不好意思地小声嗔怪了一句。
     罗艺笑着躲到一旁。
     等消停下来,她才好奇地问苏邈邈,“你的家长是不是提前来过啊,我看你的床褥之类的东西全都提前换好了。
     苏邈邈”嗯”了一声。
     罗艺目光闪了闪,更加好奇地往前凑,“不过,你为什么戴着口罩啊,不热吗”
     苏邈邈动作几不可查地停了下。
     须臾后,她们才听见女孩淡淡笑着说:“我脸上有点过敏。
     “哦哦,这样啊。”罗艺跑回去了。
     之后,四人各自收拾东西,只偶尔听见罗艺和简玥交流几句。中途,两人各自拿上钥匙,似乎出门去买什么东西了。
     宿舍里于是只剩下苏邈邈和那位来自学霸省的陈佳彤。
     从之前开门时看,苏邈邈判断对方并不是个喜欢说话的人也就没有主动搭腔。
     收拾好自己的东西,她刚准备坐下来,就突然听见安静的房间里响起一个声音来。
     “如果是面部大面积的过敏症状,大几率会在相邻的颈部出现红色血丝或是过敏蔓延,而你并没有。
     苏邈邈微愕,抬眸看向声音传来的地方。
     站在那儿一本正经分析情况的女生似乎是收到了她的目光聚焦,还抬手推了推眼镜,下了自己的判断。
     “所以你应该不是过敏,而是有别的原因。
     苏邈邈
     对视几秒,女孩儿不由莞尔。
     这些年的经历让她很习惯分辨人们对她的情绪,所以她也就能够判断得出来一一说这话时,陈佳彤并不存恶意
     反而颇有点跟她做学术探讨的意思
     苏邈邈轻声笑,“嗯,很抱歉隐瞒了真实原因。
     在她承认的这一秒,苏邈邈几乎感觉自己看见那眼镜片上闪过去光,学霸省妹子的脸上露出一秒成功验证答案”的喜悦
     紧随其后,就是求知欲。
     “所以,你为什么要在这样的天气戴着口罩和唱子呢”
     苏邈邈没有说话,只俏皮地眨了眨眼睛。
     陈佳彤迟疑了大约三秒,一本正经地道:“如果你不方便说
     可以当做我没问过。
     苏邈邈想了想。
     “其实也没什么只是想接近一个人,知道一件事。”
     陈佳彤再次被勾起求知欲,“什么事必须要遮住长相才能知道吗
     苏邈邈坐到身后的椅子上,往床下的光滑桌面上撑住手肘
     沉默两秒,她趴下去,藏在帽檐阴影里的眼睛笑成了漂亮的月牙形。
     “我来这里前,有人告诉我,这种情况下,只有先把自己藏起来,我才能更容易看到真心。”
     与此同时,计院新生报到处
     “放这边一对对对,就这里就可以了”
     几个男生抬着几箱矿泉水,搁到了支起来的棚子下面。
     “好嘞,谢谢学长们啦
     黎晴和其他几个大二的女生笑着与男生们玩笑。
     “哎,黎班长,今年的小学妹里,有没有特别漂亮的啊
     黎晴:“问这干嘛”
     “那当然是趁名花无主,我们先去松松土啊
     “哈哈哈,对一说的有道理
     “可得了吧你们黎晴毫不留情地笑骂,“我这儿又不是做媒的,等下午对口班级素拓活动,你们自己去看吧提前说好被学妹甩巴掌,可别回来找我哭。
     “哎,吴泓博,你看什么呢
     男生里有一个跑过来,拍了拍站在长桌前的人的肩膀。
     那人回过神,拿着手里的报名本,神情有点呆滞。“你帮我看看,这三个字怎么念”
     那男生低下头,顺着吴泓博的手指看下去。
     “苏、邈、邈啊”
     说完他抬头,一副看智障的眼神,“你这是咋了,见鬼了啊
     “差不多。
     吴泓博魂游天外似的,喃喃。
     我好像见着彦爹心上人的名字了。
     你说谁有心上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