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80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苏邈邈到底还是错过了两班素拓活动的下半场。
     旦却不是她的原因,而是院里临时通知,要求各专业各自召开第一次年级会,第一时间给大一新生们引领正确的学习生活方向。
     于是刚结束了忙碌的新生报到工作的大一导员们,只能又紧急将相关事宜通知到各班级,组织学生们到多媒体教学楼内的阶梯教室开会。
     收到通知时,苏邈邈刚跟商彦一起走到校内主干道。
     “阶梯教室101
     苏邈邈看着手机上收到的短信通知,一边按要求回复了“已收到”,一边茫然地看向商彦
     “阶梯教室101在什么地方”
     商彦:“阶梯教室就是科技教学楼,因为楼里教室都是阶梯座椅布置,所以校内师生习惯这样称呼
     他一顿,又问:“班里有安排
     苏邈邈低头扫了一眼信息,“好像是全专业新生都要过去
     商彦点头。
     “应该是新生动员会之类的,听说会很无聊。
     苏邈邈:“听说你们这一级没有吗”
     商彦坦然自若。去年那场被我翘掉了,没去。
     苏邈邈:“可以不去
     商彦:“如果你不介意,像我一样,在开学第一天被院主任在整个专业面前点名批评。
     苏邈邈
     商彦:“反正我无所谓。”苏邈邈
     苏邈邈:“我去。
     商彦想了想,莞尔
     “那我也今年补上好了。
     苏邈邈:“
     商彦嘴角微勾起来,牵着女孩儿转了方向“走吧。我送你过去。”
     阶梯教室离操场最远,离着白石柱长廊却很近。
     所以苏邈邈和商彦到达阶梯教室101时,计算机科学与技术专业的大一新生还没有班级到场。
     专业里的几位导员已经到了。
     计科专业是计院的王牌专业,院内一贯是最予以重视的,所以此时院里几位行政教学兼容的教授主任都正站在101外
     看见商彦露面时,几位老师就愣了一下。
     显然对院里这个风头正盛的学生,他们都是有过耳闻,更甚至有算得上熟识的。
     “商彦”
     站在最外围,一个年约四十的男老师惊讶又意外地看向两
     商彦侧过身,跟苏邈邈介绍。
     “这是刘青梁,计院的系主任。”介绍过后,商彦便侧回身,笑意懒散地跟刘青梁问了好。
     刘青梁跟几位老师说了句什么,抬脚走过来。
     “你怎么来这边了你们组里那个软件开发不顺利”
     “没有。”
     商彦向身旁女孩儿的方向一侧身,嘴角轻勾起来,似笑非笑的。
     “陪我女朋友。”
     苏邈邈一噎,眼睛微微睁圆了,陵向身旁的男生。那人笑得坦然自若,一点都不心虚。
     刘青梁则是吃了一惊,转头看向商彦身侧。“你交女朋友了
     看清女孩儿长相,刘青梁眼里掠过惊艳的情绪,随即他有点警惕,转过头去不放心地告诫:“谈恋爱是好事,但可别耽误研究进度啊一一我对你们组,一直是寄予厚望的
     商彦漫不经心地玩笑。
     “建议您别寄予厚望,我们就是个本科生小组,担当不起您拿我们当块试验田就行了。
     刘青梁闻言哼了一声,没好气地说:“我倒是想把你调进研究生小组,那是谁坚决拒绝的”
     “您的那些研究生小组课题我不感兴趣,而且都是百步过半,我中间突然插进去,也他们的节奏也未必合拍。
     刘青梁:“可你算法思路一贯新颖,加入进去对他们有益无害,这时候卡住的那些小组,需要的正是你这样的源头活水
     刘老师,您别一见我就劝了
     商彦难得露岀无奈神情,“再这样,下次我见了您就跑,您可别怪我失礼。
     刘青梁见说不过他,只能惋惜地叹了一口气。
     “算了,你们这些有点才气的年轻人,都是你这副德行,不过眼光再高,也得脚踏实地。你想做的那个领域我也了解过,这方面国内行业只能算是初触皮毛,你要真打算扎根,有的是艰难险阻等着你们一一去平。
     商彦莞尔,眉眼凌厉漂亮“那才有意思,不是么”
     刘青梁瞪了他一眼,气笑了,摇头。“年轻气盛。
     年纪轻轻坐到系主任的位置上,刘青梁自然不是死板的性子,确定商彦不想再谈研发小组的事,他也就暂且作罢,转而唠了几句闲话。
     没一会儿,话题又被带到旁边安安静静的苏邈邈身上。
     “你刚刚说,陪你女朋友”刘青梁目光落到女孩儿身上,“她应该不是我们学校的吧如果是,那我不会没有印象。
     这副惊艳长相,即便是其他院的学生,刘青梁相信自己应该早有耳闻了。
     商彦:“她不但是我们学校的,还是我们院计科的学生。
     刘青梁一愣,随即恍然,“大一新生他笑起来,“难道还是跟你一个高中来的
     苏邈邈意外而惊讶地看向刘青梁,不知道对方怎么猜得出来。只是很快她就懂了,刘青梁并不是猜了出来,而是打心眼里希望她是
     “那是不是也跟你一个计算机小组出来的你带进团队里那三个学生我就不要了,这个不如留给院里
     商彦没有一丁点给面子的意思。
     他莞尔低笑,刘教授,您可真会跟我开玩笑一一吴泓博和栾文泽他们我都不给,您觉得我会把自己女朋友送出去”
     他一抬眉,似笑非笑。
     “哦对,忘了跟您介绍。去年年底,我不是告诉您我有一位小徒弟吗她就是
     这话一落,苏邈邈顿时感觉刘青梁望在自己身上的目光炽烈了许多。
     而紧随其后,就是一种被挖了心头宝的可惜和懊恼
     “你们那个本科生小组的新课题,塞下这么多人才是真的可惜了,你就给院里留下一个两个实在不行,让他们两头跑也可以啊
     商彦:“研究生那么多,本科生就更了,您何必就盯我碗里
     “问题是,现在的本科生里,有几个是真有科研和做课题的想法的有想法的里,又有几个是真能坚持过这枯燥的
     似乎是被提醒着想起什么来,刘青梁表情有点不虞。
     阴沉不定地变幻了一会儿后,他叹了声气。
     “尤其是咱们专业,这苗子还得从中学培养起一个学校能进几个高中竞赛培训经验丰富而且优秀的你倒好,自己收拾收拾,给我卷走了一大半。”
     眼见着话题又要回到,商彦无奈笑了声,又插话问了旁事,这才把这一茬带了过去。
     过不多久,成群结队的大一新生们熙熙攘攘地来了。
     计科专业内一共八个班,再加上各班导员和院内其他教授与行政老师,一个300人的阶梯大教室几乎能被塞的满满当当
     只不过教室门口大小有限,敞开一扇门,最多容两个学生并肩而进,剩下多数学生都挤在门外,排队等着
     这时侯,苏邈邈就格外后悔自己刚刚没有先进去找个角落坐下了。
     顶着两三百学生低声议论的目光威压,即便她这方面的心理承受能力已经强了不少,此时也忍不住脸颊微红
     旁边,商彦正跟专业内一个主研究方向相近的教授聊最新期刊上的一篇文章中提出的新算法,不经意觉察到了苏邈邈的不自在。
     他淡定地往前挪了一点,同时再自然不过地伸手,把女孩儿拢到了自己身后。
     趁着一个话隙,他眉眼微冷地扫向旁侧。
     目光一落。
     离着门和他们最近的叽叽喳喳的大一新生们,突然像是被按了消音键一一集体静默。
     这突然的安静,自然引起了还站在外面的刘青梁几位老师的关注。
     有人低声附耳解释了原因后,刘青梁冲着商彦玩笑。
     “商彦,你以后可以留校,接个行政口的位置,专门帮我们院管纪律一一你看怎么样”
     商彦
     男生身旁,苏邈邈没忍住,侧开脸轻声笑起来。
     商彦听见,侧压下视线,微眯起眼。“我这是因为谁你还笑”
     女孩儿努力抿住唇角,转回来,严肃地仰起脸儿。“我没笑。真的。”
     乌黑湿漉的瞳仁一瞬不瞬地盯着他,无辜又无害,还轻眨了眨。
     商彦垂眸看了两秒,眼神深了些。
     “小孩儿,你最好别这样看我。
     苏邈邈
     商彦:“你没听吴泓博说久别胜新婚再有下次,我可不管旁边有多少双眼睛盯着
     话音未竟,但那不必出口的威胁,已经十分明朗了。
     苏邈邈脸颊蓦地红了起来。她微恼地用力睃了男生一眼,低下头轻声咕哝。
     你敢
     商彦轻咬着薄唇内侧,笑了。
     “我最喜欢这个游戏了一一来,你快试试,看我敢不敢。
     苏邈邈:
     论骚气程度,她这辈子都对某人望尘莫及了。
     等新生们都进了教室,商彦也陪着苏邈邈走进去。
     学生们十分“谦逊聪慧”,从第一节课就掌握了上这类课或者会议的精髓一一教室后排无一空位,而最前排,三块大区域都恭恭敬敬地留了两排。
     只有几个实在没找上位置的学生,迫不得已又小心翼翼地收起了手机,坐到了教室的前两排。
     而苏邈邈和商彦进去时,显然也没有别的位置了。
     商彦懒洋洋地扫过一眼,也不在意,拉着女孩儿坐到了离门最近的第二排角落里。
     坐下以后,他看了一眼手表,又数了数门口进来的教授和老师人数。
     商彦微侧过下颌,俯到女孩儿耳边低声,“按照这个人数,这场年级会至少要40分钟起跳一一你可以枕着我肩膀睡一会儿
     苏邈邈表情微滞,尴尬地抬眼。
     只隔着一片小课桌,坐在第一排的刘青梁面无表情地转回头,瞥了商彦一眼。
     商彦微微一笑。
     刘青梁气哼哼地转了回去。
     苏邈邈无奈,压低了声音。“你别闹了。
     商彦眼神微深。趁着她回头,他飞快地探身,在女孩儿嘴角轻亲了下。
     教室后方突然一阵哗然。
     前面讲台上还在讨论流程的老师们茫然地抬起头,不解地看着学生。
     始作俑者闷哼了声。
     长排的课桌下,女孩儿慢吞吞地收回踩人的脚尖,耳朵羞得通红。
     作者有话要说:
     彦爹:我们的口号是,骚,并且努力搞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