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88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李玉轩是被苏宴从苏家的家庭医生手里拎出来揍得。
     苏家上下都知道,这小少爷苏宴是苏家唯一的男丁,全家除了他的亲生父母以外,所有人都对他宝贝得不得了。就连贯是以雷厉风行说一不二间名的苏老太太,一向也是拿这个孙子最没办法。
     故而即便明知道床上这位是苏家的客人,但见苏家的小少爷怒发沖冠地跑进来把还捂着脸哀嚎的李玉轩拎着领子就往走廊外扯的时候,家庭医生们还是没敢有一个上去阻拦的。
     商彦和苏邈邈还有江如诗三人赶到时,地上的李玉轩那张油头粉面的脸,已经被揍得鼻青脸肿、妈都不认识了。
     苏宴
     江如诗虽然刚哭完,但这会儿声音不乏气势,一声便压得地上还在抡拳的苏宴僵了背影。
     苏家小少爷最怕他那个看起来温婉淑仪的母亲,这一点在苏家也是人尽皆知的。
     苏宴眼神阴沉地瞪了地上半死不活的李玉轩一眼,松了攥着李玉轩衣领而发僵的左手,又甩了甩右拳上黏腻的血。
     他慢慢站起身,低头盯着地上那人被自己揍成猪头的脸上那快要肿成一条缝的眼睛一
     “你得庆幸,我前几天刚过了14周岁的生日。
     少年的声音还带着变声器特有的沙哑。
     “一你跟我过来。”
     江如诗神色微冷地走过去。地上的李玉轩终于被家庭医生们再次抬走,而僵站在那儿的苏宴不安地看了一眼母亲离开的方向,只得跟了上去。
     临过长廊拐角,他回头偷偷看了一眼原地。
     漂亮的女孩儿站在那儿,像是被他的“壮烈事迹惊到了,正盯着他这里。
     苏宴脸一红,连忙扭头跟着江如诗拐出了长廊。
     直到目送苏宴跟在江如诗身后离开,苏邈邈才目光微滞地转专回头。
     她迟疑地看了一眼被家庭医生抬进去的李玉轩
     “这个人,不会有事吧
     商彦:“苏宴还算有数,应该不会。
     想了想那人慘状,苏邈邈实在没想通这“还算有数”的结论是怎么得出来的。
     而商彦似乎看穿了她的疑惑,淡淡一笑,“你没听到苏宴最后说了什么”
     苏邈邈:“什么14周岁生日
     商彦点头。
     “这不就是了。”
     苏邈邈
     “刑法第17条里对于未成年人的量刑,14周岁可是一个非常重要的横断。
     商彦说完,似乎有些无奈
     “看来你对刑法不太了解啊。
     苏邈邈:
     苏邈邈:“普通人会对刑法或者网络安全法像你这样了若指掌吗
     商彦淡定地转开目光,不说话了。
     长廊上重归安静。
     不知又过了多久,苏邈邈听见身旁的人低声问:“还好吗
     尽管没有表明,但苏邈邈已经了然。
     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和商彦就已经默契到这样的程度
     女孩儿无声地弯起嘴角,点了点头。
     “还好。
     她侧过脸,看向身旁的人,“我是不是比你想象中要坚强止
     “是坚强得多。
     商彦也转回头,抬手轻揉女孩儿的长发,半是玩笑。“我觉得我都做不到。”
     苏邈邈轻声笑,乌黑的瞳仁里情绪认真,“如果没有遇到你,我想我也做不到谢谢你,商彦,你给了我很多,也教会了我很多。
     商彦轻挑眉,勾住女孩儿的后腰,微微向前压身“那你准备怎么报答呢”
     女孩儿脸颊微热,一点嫣粉都顺着白晳的颈子鎣上来。但她如今的承受能力显然比以前好得多一一至少能回击了
     “刷卡还是现金,先生
     苏邈邈伸手抵着那人俯压下来的胸膛,转开目光努力绷住
     身前的人却低笑了声。
     “是个好问题。”
     商彦凑近,贴到女孩儿耳边,“支付方式不限,但是要日结唔,算了一下,大概要还八十年。”
     苏邈邈哑然,脸颊更烫了。
     耳边那人低声笑
     “这次你可把自己赔进来了,小孩儿。
     长廊正静默,一个家庭医生从门内探出头
     “检查过了,都是皮外伤。额商少爷,二夫人不在吗
     被苏邈邈慌乱推开的商彦无奈地瞥了那医生一眼
     透过他身后的空隙,商彦冷冷地望着房内,床上隐约传来李玉轩哼哼的痛声。
     商彦嘴角轻扯了下。
     笑得轻蔑而冷。
     “垃圾分类自然要找主人一一打电话给李深杰,让他自己来
     苏家内部忙乱成了一团。
     苏老太太的八十大寿也只剩下长子苏毅民勉强支撑。
     于是李深杰带着李玉轩离开时,台阶下“送行的都只有商彦和苏邈邈两人。
     其余人实在是抽不出时间来管这种小辈打架的鸡毛蒜皮的小事。
     李深杰自然是脸色难看。
     自家侄子被打成了这副模样,苏家却连个主事的长辈都不见,这让他只觉得自己脸上都被掴了两耳光一样。
     临上车前,李深杰到底还是没忍住,他转身,看向商彦。
     “玉轩这件事,我希望你转告苏家一一至少该有人给我一个交代。
     商彦轻抬眼,似笑非笑,“交代什么交代”李深杰:“我侄子被打成这样,你说什么交代
     “这简单。
     商彦回身,随手在苏家漫漫灯火里一指,“苏家有客人见了,他是从台阶上摔下去的一一李先生看哪块石头不过眼,现在立刻搬走就是。
     李深杰气得脸色都变了。
     “商彦,我们如今算是同场竞技,我不拿年龄辈分压你但你也不要太过分了。界内,你到底还只是一个小辈
     商彦闻言朗声笑了起来。
     “李深杰,你拿年龄辈分压我你是不是忘了,当年你创立杰科技到处拉融资求上门的时候,怎么称呼得我父亲怎么,那时候是孙子,如今摇身一变想做爷了”
     商彦
     “更何况,你跟我提n界,可你立足站稳才几年做后浪时想压前浪,做了前浪却想屹立百年一一天下好事只让你一个人占全”
     商彦低声笑,插着裤袋微微俯身,眼带嘲弄。
     “那我劝你,不如趁早回沙滩上,玩你的沙雕城堡吧。
     李深杰的脸色铁青。
     他进了车里,摔上车门。
     直到轿车发动,车窗缓缓降下,李深杰表情阴沉地看着商彦
     “这是你逼我的,商彦。”
     “下周新品发布会,你且看好了
     等轿车驶离,站在商彦身旁,苏邈邈不安地看向商彦。“他这话是什么意思
     商彦轻眯起眼,嗤笑了声。
     “还能什么意思。明的不行,想用阴招了而已。苏邈邈微微皱眉,“那
     “别担心。
     商彦收敛眼底危险情绪,转过身,手从裤袋里抽出来,食指轻抵住女孩儿蹙起的眉心。
     “松开。”
     苏邈邈听话地松了眉头,但还是不安地看向商彦。
     商彦哑声轻笑,低下头去亲女孩儿的嘴角,离开前还轻咬了下她柔软的唇瓣。
     “连师父都不相信了,这是惩罚。”
     苏邈邈
     苏邈邈:“商彦,你真幼稚。
     这样说着,夜色却没藏住女孩儿微红的脸。
     周后。
     a大,实验楼。
     苏邈邈被苏家的人“缠”得紧,最近几天已经躲到校外“避难去了
     叶淑晨也还未到。
     工作室里安安静静,只有商彦、吴泓博、栾文泽、任思恬。四人各自坐在自己的电脑桌前,半上午都没什么动静。
     一种莫名的、让人不安的安静。
     直到临近中午,工作室的房门几乎是被“砰”地一声,伴着巨响推到了墙上
     离着门最近的吴泓博首当其冲,手里的薯片袋子差点被他扔上了天,他表情懵逼而惊恐地看向来人,两秒后才回神
     “叶淑晨,你是要拆家吗
     叶淑晨脸色难看,没有理会他的玩笑,她径直往里一直走到了商彦身旁。
     叶淑晨把手里捏着的手机往商彦面前的电脑桌上一拍
     “深杰科技今天上午的新品发布会
     感觉到氛围不对,吴泓博脸色一紧,连忙扔开了薯片袋,和栾文泽对视一眼,面色凝重地起身过去。
     “怎么了
     叶淑晨脸色难看,“你们自己看吧
     商彦倒是几人中唯一沉稳得近乎淡定的。
     他点开了手机上的视频,和组里围过来的几人一齐看了起来
     等视频结束,工作室内鸦雀无声。
     所有人都不说话,叶淑晨憋了半天,终于忍不住从牙缝里往外一个字一个字地挤
     “别告诉我你们看不出来,深杰科技这狗屁的所谓新产品,根本就他妈用的是我们的核心算法、甚至是我们的源代码
     见叶淑晨脸色涨得通红,栾文泽忍不住上前。“淑晨,你别太激动。”
     “我怎么可能不激动
     叶淑晨砰地一下摔了手机,砸到地上瞬间四分五裂的机壳让不远处站着的任思恬浑身一抖
     叶淑晨恼声:“这是你们从高中就开始研究的算法一一是我
     们一个组用了一年半的时间夜以继日地做出来东西一一如今就被李深杰那不要脸的狗一样的东西给叼走了一一栾文泽,你告诉我,我怎么能不激动”
     栾文泽也无可奈何了。他转头看向商彦。
     商彦仍旧是那副神情。
     只在片刻后,他极轻地嗤笑了声,微微低头。
     “果然。有些人是越往上爬,越被金钱和利益蒙蔽了眼睛,给再多的机会,他们也看不到、不会珍惜。
     “赤红着眼、喘着粗气、流着涎水、丑态毕露,就只认得钱和利益叶淑晨,你那比喻不错,这样的人,和恶狗哪还有什么区别
     商彦笑罢,抬眸,漆黑而沉冷。
     “我们难道还会输给一群狗”
     叶淑晨愣了愣,她还想说什么,却被栾文泽拉住了。商彦轻转过转椅。
     “你们先回去吧,今天上午给你们放假。”
     房间内四人闷不做声地往外走。
     眼见着几人都已经到了门外,商彦却突然想起来了什么似
     “哦,对了。“稍等一下。
     四人同时停步,有人眼瞳一栗。
     商彦淡淡笑了下,下颌轻抬。
     漆黑的眸子里却冰凉一片。
     “任思恬,你先留几分钟。
     离着门最近,任思恬的脸色刷地一白。
     作者有话要说:
     隔壁新文重生成偏执狂的心尖宠在存稿一个多月后还是忍不住开了qq
     跟宝贝们求个收藏,另,新文免费章每章都有大量红包
     以下是新文文案
     前世,秦可的姐姐嫁给霍家大少霍重楼,却因为发现对方毁容,连夜逃婚。
     秦可作为替身,被养父母骗上了霍重楼的床。
     后来被他金屋藏娇,被姐姐阴谋算计成了残废,到死都没能逃过那个男人。
     重活一世,回到16岁,秦可决心摆脱宿命。
     她救下前世火场里冒死救过自己的校霸霍峻,却意外发现对方就是毁容前的霍重楼。为了躲开他,秦可把自己前世的一切伪装给爱慕霍峻的姐姐,拼尽心思让霍峻爱上姐姐疏离自己然而到头来,那个狠戾偏执的少年偏偏还是盯上了她。
     秦可:“你不是最讨厌高傲的女人”
     霍峻:“那是在你以前。
     秦可:
     霍峻戾声低笑
     “从今以后,你什么样,老子就只要什么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