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87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嚎叫着的李玉轩被苏家的安保们拿担架抬去了赶来的家庭医生那里。在商彦等人也随苏毅清离开后,苏家宴厅里显得格外安静。
     客人们仍成群地在一起寒暄,只不过其中不少关系相近的,已经忍不住凑到一起谈论方才那石破天惊的大消息。
     “苏家那个小小姐竟然没死”
     “是啊,我刚刚都吓坏了。之前她和商家那位小少爷一起来的时候,出落得那么漂亮,又没见过面,我还以为是哪个娱乐公司里新藏的王牌新人一一结果竟然是苏家的人
     “这么一说,这苏邈邈长得和她母亲江如诗还真是相像啊。
     “当初不是一直说心脏病去世了吗按年龄算,现在应该已经成年了啊一一怎么会这么多年都没动静、突然在这个时候冒出来”
     “不过,商家这位小少爷可真是跟传闻里一样的性子,竟然当着这么多人、在这种场合直接提了订婚一一我看苏毅清当时反应,肯定是没有事先商量过的
     “哈哈哈是啊。而且他这样一来,这下就算是苏家不同意,恐怕也不好说话了。
     “嗯这怎么说”
     “很简单啊。商家是多少年的老牌豪门了他们又一贯是出了名的神秘,他家长子什么情况到现在圈里也没几人清楚。前几年一直是这商娴在外抛头露面,大家都纷纷猜测是她要撑商家的门楣一一直到从去年开始,这商家的小儿子突然正儿八经开始往n界进。虽说对外名号是自己闯荡,但很显然,商家以后的担子和家业都是要交到他身上的一一在这样的情况下,就算商彦年纪轻轻,可他就是商家未来的主人。要是连他的面子都落
     说话的人咧嘴笑笑。
     “除非苏家是想跟商家断这百年的世交了。
     旁边有人质疑:“那前一段时间,说商家苏家联姻,落点是在商家长子和苏家长房里那个独女身上一这事难道是假的
     “真假不知道,可也没见有什么证据
     “就是。唯一共同点是两人都没在社交场露过面,谁知道这传闻会不会是空穴来风。
     “不管怎么说,今晚的事情如果不压,那明早财经版面的标题我都替他们想好了。
     “哈哈哈
     与此同时。
     楼,副厅。
     由苏毅清引路,商盛辉与骆晓君在前,商娴、商彦和苏邈邈在后,六人一齐进到了副厅内。
     主位上,苏家老太太正皱着眉坐在真皮椅里
     而她身旁不远处,临着面向内院的落地窗前,一个看起来十五六岁的少年窝在沙发里,表情有点不耐烦,正听苏老太太说着什么。
     见几人进来,苏老太太主动停了话声,微微抬眼看了过去
     最前的三位长辈也得低头问好,商娴自然不能例外,跟着喊了声“苏奶奶”。
     然而再往后,问候声却停在了商彦那里。
     商娴扭头偷偷睃了商彦一眼,然而那人却像是没看见,只低着头侧着身看着旁边的女孩儿。
     而苏老太太此时同样没多少注意力介怀别的事情,她的目光也复杂地落在苏邈邈的身上。
     副厅里安静了几秒,才听老太太慢悠悠地开口。
     “毅清,我刚刚听管家说,楼下起了乱子
     苏毅清:“晩辈之间的一点小摩擦,没什么好惊扰您的。
     “小摩擦那我怎么听说
     老太太的目光转落到商彦身上。
     “李深杰家里的那个小辈叫李玉轩的,被商彦打掉了两颗牙
     厅里其他人还没什么反应,之前窝在沙发里的那个少年眼睛却亮了
     “谁啊,这么帅”
     他嗖地一下抬头,顺着苏老太太的目光看到商彦身上。
     “苏宴。
     站在旁边的苏毅清警告地低唤了声。
     少年似乎有点畏惧父亲,不满地嘟囔了一句什么,就低下头去了。
     苏邈邈却忍不住看过去。
     苏宴
     就是那个比她小了四岁的弟弟吗
     “商彦,你自己说。苏老太太出声,“我这八十大寿,你是专程给我准备了这么一份大礼”
     商彦轻嗤了声。
     “谈不上大礼,只是看不惯。
     “看不惯什么”
     商彦轻眯起眼,“你们苏家可能心胸宽广,不在意自己家人被那种垃圾如何言辞侮辱一一但苏邈邈是我的女朋友、是我心想娶的人。今天看在您八十大寿的面子上,我才只让他掉了两颗牙
     商彦没说下去。
     只因为在他的话间,那沙发上的小子突然抬起头,懵然地看着几人,然后在他的最后一句时,终于回过神,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哪个苏邈邈他看向苏毅清,爸,我那个姐姐还活着吗一奶奶,你不是我说我姐姐死了么
     副厅里寂然无声。
     停了话声的商彦慢慢冷下脸。
     就连商盛辉和骆晓君也不由地微皱起眉,对视了一眼,纷纷看向主位上的苏老太太。
     就在这无比安静的时候,房门外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没错,你姐姐还活着。”
     众人纷纷落过目光去
     其中尤以苏毅清最先反应,他脸色微变,没等转身便已经开口:“如诗,不是让你在房间里休息
     “我女儿回家,我为什么要在房间里”
     站在门口的江如诗突然提高了声量。
     苏毅清似乎被一贯温婉的妻子的突然爆发惊到了,他怔然地望着江如诗,几秒间都没有说出话。
     而江如诗缓缓压下情绪,面无表情地走进了副厅,最终停到了苏邈邈的身旁。她伸手摸了摸苏邈邈的头顶,“对不起,邈邈,妈妈又来晚了。
     苏邈邈轻轻摇了摇头。
     “没事。”
     江如诗眼神柔软下来,a城气候那么差,让你别来a大,你非要来这两天在学校怎么样,能适应过来吗”
     还好
     苏邈邈低声说。
     江如诗还要开口说些什么,主位上的苏老太太不知何时拧起了眉,此时微微沉声,不悦地说:“如诗,你来做什么”
     江如诗脸色一冷。
     须臾后,她慢慢抬起视线。
     “妈,我来做什么,您不是该最清楚吗
     苏老太太脸色微变,“你考虑清楚
     “我已经考虑了十四年我考虑得再清楚不过了
     江如诗冷声。
     “当初是您拿邈邈的病情和治疗威胁我,按您的要求、我做到了十四年里我没有一次主动联系过我的亲生女儿”
     江如诗的眼眶慢慢涨红,声音震动着带上哽咽。
     她深吸了口气,屏住,半晌才在情绪平复后一点点吐出来
     “现在,她已经成年了,她的病情也已经完全稳定一一我自己什么都可以不在意,但属于她的东西,我得一一给她拿回来
     “江如诗
     苏老太太也动了怒,伸手一拍桌面。
     然而江如诗不为所动。
     “您当年说的话,我希望您还记得邈邈健健康康地长到了成年一一那么您答应给她的苏家的股份,也该拿出来了
     说完,江如诗又转向呆愣在一旁的苏宴一一
     “苏宴,你过来。
     少年愣着神,但还是下意识地走到近前。
     妈。非
     他迟疑了下,忍不住望向商彦身旁那个比自己还要矮了点的女孩儿。
     “她真的是我姐姐吗”
     江如诗的眼眶再次红了。但她的声音依然坚定得发冷。
     “当然。
     “可是,奶奶她说
     “那是她骗你的江如诗呼吸微颤,紧紧盯着自己的儿子,她就是你的姐姐。在你还没有岀世的时候,就被你奶奶强行送出苏家一一这么多年,她一天该得到的关爱都没有一丁点亲情的温暖都没有
     江如诗的每一句话里,字字都像是从牙缝里挤出来的。
     她眼睛通红地盯着沉默的苏毅清和气愤的苏老太太,眼神里藏着毫不掩饰的恨意。
     很快,江如诗就转回头,她慢慢吐气,压下声音里的颤栗
     “我要你记住,苏宴,从今天开始,你要永远站在姐姐的前面,不能再让她受一丁点委屈、永远的保护好她
     江如诗咬牙,目光扫过苏毅清和苏老太太。
     “因为这是你、还有你们苏家欠她的
     姐苏宴声音发涩,他迟疑地看向女孩儿,“姐姐
     苏邈邈显然更加不适应这样的场面。
     她有些不安地看了江如诗一眼,然后才轻轻点头。“你好,宴。”
     男孩儿的脸蓦地一红。
     他张口想说什么,只是支支吾吾了半晌,最后只把脸憋得更红了,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又僵滞了几秒,他似乎突然想到了什么,头也不回地跑出了副厅。
     苏邈邈一怔,茫然地抬头看向江如诗。
     江如诗只轻声道:“邈邈,你弟弟是个好孩子,他会好好照顾你的。你别怪他,他从来都不知道你的事情。”
     江如诗一顿,有些恨恨地抬头,冷眼望向苏毅清
     “要怪,你就怪这个不配称为父亲的人。这么多年,他竟然就真的对你只、字、不、提
     “如诗
     苏毅清复杂地抬头,只是最终他目光闪烁,都没有说什么
     房间里突然有人笑了起来。
     却是主位上已经气极起身的苏老太太。
     她恨铁不成钢地瞪着自己的二儿子一
     “苏毅清,到了今天这地步,你还是想护着她是吗
     其余人不解,苏毅清却脸色顿变。
     像是被人触动了死穴那样,他突然抬头,声量稍提。妈
     众人愣神。
     苏毅清在所有人面前,从未脱离过绅士风度,他待人接物永远是平和温顺,不曾有半点参差。
     更不论说,是在他母亲面前。
     这么多年,江如诗没见过苏毅清跟谁高声说过一句话
     直到此刻。
     苏老太太却已经气极了,什么也顾不得。
     “你今天说什么也没用了一一你看到了,不是我不给她留面子,是她自己不要的
     苏老太太怒极,瞪向江如诗。
     “江如诗,我苏家的股份不会偏袒任何一个晚辈一一但前提她得是苏家的种
     苏毅清砰地一下摔了手边杯子。
     然而却仍没能盖过苏老太太最后一句话声。
     副厅里,所有人都愣住了。
     半晌后,江如诗回神,声音颤栗,“妈你什么意思
     “结婚前,你就跟宋家那个小子不清不楚一一我什么意思你清楚
     苏老太太甩手,冷冷出声。
     “你还大着肚子的时候,私家侦探都已经把照片寄到家里了一一你知道不知道”
     江如诗只觉得眼前发黑。
     很久后她才终于找回了自己的声音。她扭头看向苏毅清
     你你也觉得邈不是一一你的女儿
     他当然知道
     苏老太太恨声。
     “当初我要赶你出家门,为了维护你的声誉一一这个没出息的在大雪天跪在院子里,只求我不要做亲子鉴定、不要逼你离开一要不是他,我会放着苏家百年声誉不要、都硬是忍你到今天吗
     房间里一片死寂。
     半晌后,有人突然笑起来。
     笑声起初很轻,只压抑在喉咙里,然后慢慢地扩散开,带上近乎悲鸣的情绪
     “苏毅清啊苏毅清,同床异梦,整整十四年一真、是、辛苦、你、了
     江如诗气得浑身都在发抖,字字如泣血。
     她深吸了口气,手指颤抖地去摸自己的手机,拿出电话来仍止不住抖,好半天才拔出一个号码去。
     小宋她声线哽而抖,“把我车里那份、那份文件袋拿上来。
     厅里几人神色各异。
     苏老太太微皱起眉,“你什么意思”
     江如诗不说话。
     她竭力平复着情绪,直到副厅的门被敲响,她的助理送上来一份文件袋。
     “江总,您没事吧”
     江如诗不说话,抖着手撕开了文件袋,在里面翻出一沓,她把剩下的塞给助理,声音嘶哑疲惫,“你下楼等我。
     助理不敢反驳,只低头出去了。
     江如诗紧紧攥着手里的那薄薄几页纸,一直走到痛苦地低着头的苏毅清面前。
     她擎起来
     “我怕你们苏家不肯履行当年约定怕你们不承认邈邈、不肯按当年约定给她股份一一我早就准备好了它。
     江如诗颤声,笑着摇头。
     “我没想到啊,苏毅清,这份亲子鉴定书一一最后却是用来证明我自己的
     话声落时,她将手里的东西狠狠地甩在长桌上。
     “啪”的震响。
     回形针脱落,纸张散落一桌。
     苏毅清和苏老太太早在“亲子蓥定书”五字出口时,就已经同时瞳孔猛缩。
     苏毅清更是震惊地看向江如诗。
     “如诗,你是说一一”
     江如诗一字一顿
     “你是个混蛋,苏毅清。当年是我瞎了眼,才会嫁给你
     明天,离婚
     颤着声说完最后一个字,江如诗扭头往外走。
     她在惊呆的苏邈邈和商家几人面前停住,看向女儿,轻声开口时终于再也忍不住扑簌落下的泪。
     “原来是妈妈对不起你,害你受了那么多委屈我们走,邈邈,我们再也不回来了。
     苏邈邈终于慢慢回过神,她红着眼圈点头。
     她随江如诗出门,往楼下走。
     母女两人安静无声,手紧紧地攥在一起。
     刚走到一半,却见有佣人慌慌张张地往上跑。
     见到江如诗,那人就连忙开口:
     二夫人,您快去看看吧一一小少爷都快把那个李玉轩给揍死了
     作者有话要说:
     俗话说得好,小舅子像姐夫不
     更晩了,主要是这章写得很艰难,因为希望把这件事情的每一个视角的苦衷都给你们展现清楚,删删改改了好多地方。虽然文里都有明示或者暗示,但我还是在这儿分几个主要人物视角总结一下,也说一些设定好、但没有在文里直接表露的东
     1江如诗。
     苏邈邈长得很像母亲江如诗,所以江如诗年轻的时候是个非常漂亮的大美人。她在和苏毅清结婚前,有过一个爱得轰轰烈烈的前男友这个只在文里暗示了,姓宋,两人是因为门第悬殊最终没能在一起的,是宋主动离开的江。后来在苏毅清的追求下,江如诗与之结婚。在她怀胎时,有人恶意往苏家寄了她与宋在之前的会面照片,引苏老太太与苏毅清误会一一当时如果直接摊牌,或许就没事了,但苏毅清是那个变数下一个说他。而之后就是大家知道的了,苏家是医疗巨头,苏老太太把控股份大权,她以为苏邈邈不是自己孙女,是江如诗和宋的孩子,但因二儿子故没有摊牌,只拿为苏邈邈治病的事情逼迫江如诗送走苏邈邈,并且在苏邈邈成年前不得主动联系。江如诗为了女儿的病,再加上老太太提出时她已经怀了苏宴,无法孤注一掷,只能答应。
     2苏毅清
     说完1他就比较明显了,年轻时主动追得江如诗,对江如诗爱得很自卑很疯魔,自以为戴了十多年绿帽子,但对江如诗从来没有半点怨言,是个十足但有点智障的绅士所以即便他以为苏邈邈是情敌的女儿,都没有做过什么。总体来说是个宠妻狂魔,只可惜第一步迈错了
     3苏老太太
     丈夫早亡,在一堆豺狼虎豹里守着偌大家业并抚养三个子女步步走到今天,性格自然非常强势,说一不二。她对江如诗没有太多感情,当初只想做亲子鉴定然后把这个背叛了儿子的女人赶出去,但是苏毅清坚决不同意,生怕亲子鉴定做完就一切定局再无回天之力其实这时候他已经默认这个孩子不是他的了,所以最终爱屋及鸟,忍了江如诗多年一一直到今天。
     综上,我宣布,不管因为爱还是愧疚负罪感,苏邈邈的苏家团宠身份正式开启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不爱吃肉得白小菜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童话、36306783、不愿透露姓名的小药、南栀、qng、大大大大柚子、露娜娜娜娜、、  ycheese、喵大人、毕绍欣  heena、奈何、酒汐很乖、22334903、6月芝麻汤圆”1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