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95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苏邈邈从前便听商娴提过,说商家这两个兄弟无论是脾气性格还是处事,一贯不是很合得来。
     而直到这天晚上,她才终于发现,商娴这句“不是很合得来表达得有多委婉了
     根本起因,是商家父母商盛辉和骆晓君的到访
     听说家里佣人说商盛辉夫妻两人到了苏家庄院外面时,商彦都有些意外。
     苏邈邈第一时间去找江如诗确认。
     江如诗听了还惊讶地看了商彦一眼,“对,一个半小时前,我主动联系了你父母,询问他们是否有时间,我们两家难得聚到一起吃年夜饭。
     江如诗一顿,迟疑地问:当时怡好和你哥哥同在客厅他没有告诉你吗
     商彦忍了忍,额角一跳,没有。
     苏邈邈却忍不住,在旁边轻声笑起来,惹得商彦无奈地侧回视线望她。
     江如诗没多想,只点点头。
     随即她看向苏邈邈两人,温声道:“刚刚邈邈不在,老太太遣人过来寻了好几回。你们既然露了面,留着悄悄话之后说,今天毕竟是大年,晚饭前先去老太太房间里问个安。”
     苏邈邈眼神闪了闪,低头应下了。
     商彦开口:“我陪你一起。”
     苏邈邈:“好。
     江如诗目送两人,眼见着门就要关上,她却似乎突然想起来了什么。
     “唔,有件事忘了说。
     商彦和苏邈邈转回身
     江如诗笑意温婉地望着商彦:“商骁和苏荷也在老太太房间,你们年轻人多聚聚,热闹。
     商彦
     话已出口,木已成舟。
     商彦面无表情地跟在苏邈邈的身后,往苏老太太的房间走
     经江如诗的提醒,房门打开,一里一外的兄弟俩对视商彦毫不意外,商骁看起来也是平素的漠然。
     眼之后,各自撇开视线。
     种超越感官的低温突然在房间里蔓延开来。
     苏邈邈:办何
     唯一没什么察觉、或者说并不在意的大概就是苏老太太了
     她身后就是房间里最温暖的壁炉,老人腿上还盖着厚度适宜、花纹漂亮的羊绒毯。
     苏邈邈的大伯苏毅民和父亲苏毅清,依次坐在老太太的左手边。而商骁和苏荷则在他们的对面。
     “奶奶,大伯,父亲。
     按辈分问好,苏邈邈走进房间里。
     看到苏邈邈,苏老太太面上的皱纹好像都淡了些,她眼中露出有些焦急又不安的喜悦。
     “邈邈来了来,来奶奶这边坐。
     苏邈邈顿了顿。
     老人声音里有她这一生都不熟悉而不自知的讨好,那让她不忍心拒绝。
     苏邈邈于是看了商彦一眼,走到了苏老太太身边,坐到她右手旁的长沙发上。离苏邈邈最近的,便是坐在苏荷左边的商
     她笑着与商骁打招呼。“骁神。
     骁、神
     刚抬脚过来的商彦轻眯起眼,居高临下、目光危险地看着女孩儿。
     苏邈邈抬头,眼神无辜:“大家都是这样称呼骁神的。”
     商彦
     商彦面无表情:“玩的也都称呼我彦神,怎么从来没听你这样叫过我”
     苏邈邈
     这个男人可真幼稚啊
     她却忍不住笑,“那吴泓博他们还都喊你彦爹呢,我也要随他们”
     话声一落,年轻人的对面,两位老父亲”投来非常让人如芒在背的视线。
     商彦
     商彦面无表情地瞥了旁边的男人一眼,他转身坐在了苏邈邈的身边,坚实地捍卫了女孩儿身旁的“领地权”。
     苏邈邈自然看到了,她笑着转过头,装作没看见。
     场家庭寒暄,在某两位之间无法忽视的低温下,匆忙结束
     佣人们准备好了年夜饭,专程来房里请他们移步餐厅。
     到了餐厅长桌,苏老太太坐上唯一的主位。左手边一排是苏毅民、苏毅清、江如诗为首的三位长辈带着苏荷、苏邈邈、苏宴三个晚辈,右手边,则是刚到的商盛辉与骆晓君,跟着商骁和商彦。
     骆晓君冲苏老太太问过安,又寒暄了几句,才对苏毅民客气道:“今晚叨扰亲家了。
     苏毅民:“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哪里用得着这么客气只是这商娴今晚怎么不在”
     直脸色不太好的商盛辉皱眉
     骆晓君倒是言笑如初:“她男朋友的母亲在国外,听说最近身体不太好,商娴前几天刚巧陪她男朋友去看望了,有事耽搁
     还没来得及赶回来。
     “这样啊
     商盛辉终于有点忍不住,摇头叹:“女生外向。
     他一顿,看了看自己身旁的两个儿子。
     两人难得表情眼神都一致一一眨也不眨地望着各自对面的人
     商盛辉噎了一噎,哼声:
     “男生更外。
     桌人终于都有些忍俊不禁,各自轻声笑起来
     连主位上一贯严肃的苏老太太都忍不住笑:“这么久以来,家里还是第一次吃一顿这么热闹的年夜饭一一让他们开席上菜
     吃过年夜饭,趁着长辈们闲聊,商彦拉着苏邈邈上了三楼的露台。
     露台的灯没有开,一轮弯月皎洁地挂在云端。夜里微凉的风从两人身旁耳畔掠过去,带来乘着这夜色与风隐约从远方而来的歌声,还有老树枝桠窸窸窣窣的细碎低语。
     切都安静美好,时间缓慢流淌,每一个刹那都像是被拉长到无限。
     直到几声吵闹,划破了这寂静。
     苏邈逸和商彦一齐往楼下看去。
     二楼那块比三楼堊体更外探了几十平米的露台上,苏宴领着佣人家的几个小孩子,拿着一堆烟花类的玩意儿跑了出来。
     “都听我指挥。
     苏宴一本正经一一
     “不准争,不准抢,小烟花燃完之前不许松手,违规的打屁股,听到没有”
     苏宴平常就是凶名在家”,几个小孩儿被他管得服服帖帖的,没一个敢反驳或者吱声,全都听话地摇摇头。
     苏宴这才满意。
     手里一扎一扎的小烟花被他一支接一支点了,递到小孩子们手里。夜色里伴着刺啦刺啦的燃声,小小一支的烟花亮盈盈的,孩子们跑着跳着,叫闹得开心。
     夜色被挥舞的烟花棒点亮一条条尾巴,商彦和苏邈邈并肩站在三楼的露台上,望着楼下的孩子们
     “想下去玩吗
     片刻后,商彦见女孩儿一眼不眨地望着,忍不住低声笑着问道。
     苏邈邈迟疑了下,也笑着摇头。“还是不了吧。
     商彦:“不喜欢吗
     苏邈邈侧过身看他,漂亮的眼睛弯成了月牙儿。
     “不是,只是苏宴现在对你的敌意还是很大,我可不想在新年的钟声敲响第一下后,我要做的第一件事却是给你们俩拉架
     商彦轻眯起眼,“你这是对我的污蔑一一收拾你那刚满15周岁的弟弟,我还需要耽搁到0点之后吗”
     苏邈邈乐了:“是是是,你可是三中商阎罗呢,怎么会需要那么久,是吧
     一听到这个称呼,商彦都噎了一下
     几秒后,他无奈叹声,伸手轻捏女孩儿的下颌
     “这种中学黑历史,能不能不再提了,就做我们的小秘密不好吗
     苏邈邈欣然点头,从善如流:“当然好啊。
     不等商彦开口,她又轻声笑起来,慢慢凑近了
     “但是有一个问题,埋在我心里很长时间了。”
     商彦垂眼看她。
     苏邈邈今晚显然很开心,小表情都给外丰富,她神秘兮兮地凑过去问:“当初传闻里,你这商阎罗的名号由来,是因为你高一那年把一个得罪了你的人打得浑身是血一一这是真的吗
     商彦没有犹豫:“假的。
     苏邈邈:“”
     苏邈邈:“那学校里为什么都传言跟你有关,而且你自己也默认一一更而且,校方也没有任何一个人出来替你澄清
     因为不是全然跟我无关,而且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
     商彦捏了捏眉心,似乎是因为回忆起那一天的事情而十分的无奈。
     “那天是我逃课,刚好遇见了那个学生。学校南墙有一片金属栅栏,你应该知道。”
     “嗯,这我知道。”苏邈邈应声,“但是这跟那个有什么关系你们逃课不都是从科技楼旁边的矮墙翻出去的吗
     商彦微微皱了眉。
     “那天我懒得从矮墙那边绕,所以直接到了金属栅栏那边。金属栅栏比较高,但是旁边有一片斜坡花坛。我是沿着花坛的上边沿窄路助跑,跳过了栅栏落到校外一一被那个人看到了。
     苏邈邈更加好奇:“然后呢
     商彦:“他很不服气,模仿了我。”
     苏邈邈:“再然后
     商彦叹声。
     以前在家里,我们三个都经历过体能和格斗方面的专业训练。我可以通过受身落地卸掉冲力一一而他不仅不会,还在翻过栏杄时被顶端绊了。
     “那个栏杆高度2米以上,你可以想象他翻摔下来的惨状。”
     苏邈邈噎了几秒,扑哧一声笑了出来。
     “然后学校里就传言是你打的商阎罗这个名号确实是冤枉你了。”
     笑过之后,苏邈邈努力绷住脸儿,一副认真求教的模样。
     “那我叫你什么好”
     啊,对了。女孩儿一拍巴掌,眼睛弯成了月牙儿,“计院头牌一一这个怎么样
     商彦噎住。
     趁着夜色,苏邈邈笑得更放肆了
     “彦神,你听没听过啊,a大有一句特别有名的顺口溜四年不能睡商彦,考进a大也枉然。
     商彦:
     几秒后,商彦轻眯起眼,俯身去捉身前的女孩儿
     ′那真可惜,她们是枉定了,不如你帮她们得偿所愿
     苏邈邈笑着要跑。
     “不行,你自己说了你是个很传统的人。
     商彦把人捞回来,一本正经地开口:“我仔细想了想,既然你迫切要求,也不是不能为你破例。
     “不要,我没有迫切要求,商彦你别胡乱栽赃一一我只是替a大的广大女同胞们表达她们的夙愿。
     苏邈邈在他怀里笑开了
     “所以你听了到底有何感想啊,大头牌”
     商彦气又无奈。“谁是头牌”
     你啊
     “那你是什么”
     “唔苏邈邈想了想,眼睛一亮,“恩客”
     商彦:
     商彦叹声,“这到底是谁把我家小孩儿带坏的”
     苏邈邈乐不可支。
     这三楼的动静终于惊动了楼下的苏宴,还在一片孩子里的少年顿时警觉地抬眼,借着月色看清了三楼露台上抱在一起的两人。
     看清的第一瞬间,苏宴立刻炸了毛
     “三楼那个,你把我姐放开
     “我告诉你一一我姐还小呢
     “你不准亲她,听到没有
     商彦瞥了苏宴一眼,嘴角一扯,笑得轻蔑又骚气“谢谢提醒,弟弟。”
     说着,他俯下身,刻意当着苏宴的目光,在女孩儿唇上烙下一吻。
     几秒后,全家都听见少年懊恼的破音
     两人守着月色,直到二楼渐渐歇了孩子们笑闹的动静,露台上的夜风也逐渐凉了
     商彦解开身上长羽绒外套的扣子,双手一拉,将女孩儿裹进怀里。
     苏邈邈一怔,侧回身抬眸。
     “我不冷。
     商彦垂眼看她,似笑非笑的。“我冷。
     所以你抱紧一点。
     苏邈邈无奈,却也听话地转过身伸出手,搂住男生瘦削的腰要
     女孩儿轻轻地靠进商彦怀里,耳朵贴上他的胸膛,听着里面有力的心跳声。
     几秒后,她轻轻勾起嘴角。
     真好
     “什么真好
     我一直想要跟你一起过个除夕等了好久好久,终于等到了。苏邈邈轻声道。须臾后,她仰起头,下颌轻抵住男生的胸膛,她认真地仰着脸儿盯着他发问:“你说,我们会在一起度过多少个除夕”
     商彦垂着眼,眸里漆黑地盯了她几秒。然后他低声笑。
     这个我不知道
     苏邈邈一怔,似乎是没有料到这个答案,“为什么不知道
     商彦垂下左手,在外套下摸索到苏邈邈的左手,十指紧紧相扣到一起。
     他仍垂眼望着她,只随着十指交握的力道愈发地紧,而慢慢俯身下来。
     商彦轻轻地吻女孩儿的唇角。
     “因为谁都不知道,他能在这个世界上活过多少个除夕夜。
     他一停,交扣的十指被他攥起。商彦勾着女孩儿的手,在她的手背的无名指上也落下一吻
     “但我知道,我余生的每一个除夕夜,都会和你一起度过
     “因为你就是我的余生,邈邈。
     作者有话要说
     彦哥和苏喵的故事到此告一段落。
     婚礼番外和可能有也可能没有我尽量有但也不敢完全保证白小豆芽儿番外会在副c番外后放出。
     注
     副c番外薄屹商娴是完全独立的时间线,人设和大纲我还需要再敲定一遍,所以明天没有更新,最晚后天514晚上开始更新
     趁机求一发作者专栏收藏羞
     没更的这一天,给你们推荐一本设定很新颖的都市文
     这烦人的美貌by池陌
     文案
     有一天,姜山在电视上看到了一档名为美人制造的整容真人秀节目
     作为一个200斤的胖子,姜山决定要从金刚变为芭比
     谁知就在减肥整容即将成功的时候,她卷入了一起奢侈品造假案
     文案二
     网上最红视频主角,能把猪头整容成欧洲美女的霍先生,遇到了一位特别的客人。
     200斤,浑身浮肿,眼睛小的像根线
     霍医生面不改色:“想做什么改变”
     女人哭着说:“我要整成妖精让所有男人见了我都为我疯狂我勾勾手指,男人们就会下贱地跪在地上为我提鞋
     霍医生沉吟:“建议你转脑科。
     “当你在凝视鸡腿的时候,鸡腿也在凝视你。
     “比起脸,你更该整的是性格和大脑。”
     “这世界上没有任何一种整形手术能改变人生,把整形当成逆袭的手段是不可取的。”
     排雷
     1女主前期胖,后期会减肥整容,逆袭变美。2女主前期性格偏软,后期会变强。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各自安好1个
     感谢投岀地雷的小天使:婧婧要修仙鸭、浅墨江山、、青栀。、瓶邪、喵大人、豆奶、32477337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刘思路47瓶破酒坛子30瓶ffan、不要不要20瓶3110498313瓶刘刘刘刘刘刘钰呀12瓶柠檬茶10瓶iteseetgir6瓶啾啾啾、抑郁症好人纯纯真好看、科、榴莲巧克力5瓶麦子哥哥的鱼、夙夜3瓶晚咬、爱长痘的胖星2瓶叶时遇、清风棚栏的画作、  seeg、豆奶、  refe  toove、hy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