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96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薄商1
     商娴22岁那年,从国外一所顶尖大学的商学院毕业归国,仗着有钱有才又有闲,给自己留了一年时间,过她的毕业gayear空档年。
     这一年她活的恣意潇洒,风生水起。只是万万没想到,在这  ga  year只剩下最后俩月的时候
     她把自己ga到沟里去了。
     起因是她答应了一场为期一个月的职高代课。
     委托她帮忙的是她高中时认识的关系最好的朋友范萌。范萌要准备阑尾炎手术而住进了医院,预计术前术后要折腾上四个周。
     范萌是师范毕业,毕业实习开始就在当地的一所职高里当英语老师。这次阑尾炎病发突然,根本没来得及约好同校的代课老师一情急之下,抓了商娴这根国外留学多年的救命稻草央求着去给她顶一个月的课。
     “这所职高里学生不听课,我们文化课老师的办公室里,还有那种上课直接给学生放电影、自己回来喝茶看报的老师呢轻松,没压力
     范萌惨白着一张小脸,信誓旦旦地拍着胸脯跟商娴保证。
     商娴也是玩了快一年,准备收收心。刚好还剩俩月,她算时间合适,再看看范萌那副小可怜的模样,就轻快地答应了。
     考虑着只代一个月的课,她也懒得找住处,便在离着学校最近的一间四星级酒店里,包了一个月的顶楼套房。
     开始代课的前一天,商娴才坐飞机从外地赶了回来。
     路舟车劳顿,回到酒店商娴就倒头睡下,一觉睡到房间里光线昏沉。
     她拿起座机叫了客房服务送上晚餐来。
     给那服务生递了小费,在对方离开前,商娴突然想起了什么,把人喊住了。
     “你们这附近,有没有清吧之类的场所”
     有
     拿了小费的服务生把具体地址说给了商娴听。
     商娴想了两秒,“就在那所职高旁
     服务生一愣,笑:“对,就在那职高的后街。那学校里好些不学无术的富二代,捎着清吧那一条街的生意都做得又贵又好
     “知道了,谢谢。”
     等服务生离开,商娴吃了几口晚餐,便去了浴室冲澡。
     洗掉一身的疲惫和不清醒后,商娴把长发吹得半干,随手从衣柜里拎出一套薄款运动衣,穿上出了门。
     初入六月,c城的夜晚已经多了两分燥热。
     商娴循着服务生给的地址,一路去到职高的后街。
     恰是周末,后街里不乏看起来十六七岁的少年少女们,穿着稀奇古怪的衣服,染着五颜六色的头发,化着妖魔鬼怪的浓妆
     走在他们中间,商娴一身薄款黑色运动衣,千净利落地扎着半湿半干的马尾,难得觉得自己像个正常人。
     但“正常人“现在有点担心,那个所谓的清吧是不是真像她想要的那样清净了。
     怀着但愿不踩雷的心情,商娴走进那家名为  aurora的酒吧里
     出乎意料。
     刚一走出酒吧内设的暗影长廊,吧内的灯光就在第一时间博得了商娴的好感。
     不同于多数酒吧里让人目眩眼花的灯光效果,这间清吧内光线格外柔和一一而更令商娴惊喜的是,它还真如它的名字aurora一样,带上了尽可能接近极光的变幻效果。
     商娴仰头看着那天花板上柔软轻缓地变幻着的光影,情不自禁地露出了个赞赏的笑容。
     此时她正走到吧台前,余光瞥见吧台后面趴着道身影,大约是个调酒师。商娴伸手叩了叩台面,没回头地问
     “你们酒吧这灯光设计很一流,请什么人做的你知道吗
     身后沉默。
     商娳回头,却正撞见个戴着黑色棒球帽的少年,拎起帽檐揉着睡意惺忪的眼看向她。
     那几秒的工夫里,商娴只注意到,拎起帽檐的那只手骨节修长、白晳漂亮,而帽檐下少年的那双眼睛像只猫一样,透着黑漆漆的亮。
     五官轮廓俊俏得让商娴想吹一声口哨。
     好在最后一点人性拉住了她,她把那口哨声忍了回去,对着睡意慢慢散了的少年露出一个笑。
     “你好。
     你好。少年的声音干净得出乎意料,很容易让人想起那些昂贵而质地音色都华美的乐器,只带一点刚睡醒的哑
     他回忆了一下商娴的话,展露了个少年感十足的笑,“这是我们老板自己设计的一一好看吗”
     “当然。
     商娴毫无犹豫,她回眼眷恋地看向顶棚,又转回身。
     “你们老板很厉害。不过,再厉害,雇佣童工也还是犯法的
     少年似乎愣了一下。
     几秒后,那双猫一样的眼睛在眼角轻轻矜起,露岀了灿烂的笑容。
     是最具感染力的那种一以致让商娴恍惚有一瞬间觉得自己是在加利福尼亚的阳光里,而不是在这缓缓流淌的夜色和”极光”下。
     她听见少年笑着说:“我今年十九了。
     说这句话时,少年终于站直身。
     到此刻商娴才发现,在自己带一点内增高的运动鞋基础上,面前这个被她怀疑未成年的少年,竟然足足比她高了十几公分的模样。
     瞬间感觉被降级到矮人国成员,商娴尴尬地轻咳了声,怎么也说不出怀疑人家未成年的话来了。
     然而少年却在矜眼一笑后,又重新趴了回去,还把下巴垫在了手臂上。
     在商娴目光落到那同样极具青舂活力的漂亮的小臂线条上时,她听见少年笑着说
     “而且我们酒吧,也不让未成年进入啊。”
     商娴和那双亮得像是会说话的眼睛对视,停了两秒,她才确定他确实是在说她
     商娴莞尔失笑。
     在给人带来愉悦感方面,这世界上绝对没有一件事,能比得过让一个二十岁以上的女性听到别人以为自己未成年的这种话了。
     但商娴很自觉,所以她放任自己愉悦了十几秒后,就淡定地眯起了眼。
     “按年龄,你只能叫我姐姐,知道么
     少年似乎被勾起了十足的好奇心,直身往前凑了凑,黑色的棒球帽檐差点撞着商娴的额头。
     “那你今年多大”
     商娴被那双漆黑的眼里衬着的光影晃了晃,几秒后才回神
     她笑着伸手,推歪掉少年的帽子,自己则直起身拉开了距
     女人的年龄永远是秘密,知道么小鬼”
     被推开的少年正回唱子,脸上浮起一点懊恼的表情。他难得绷紧了表情,还显得有点严峻了。
     “我不是小鬼。
     出口的话却逗得商娴想笑。
     “好,你不是。
     她笑着坐上高脚凳,侧撑住额头,支在台面上“会调酒么
     少年似乎犹豫了下,    点
     商娴一怔,莞尔失笑。
     “我看出来了,你们老板是不是只看上你的长相,放你在这儿当吉祥物呢”
     她晃晃指尖,
     “不难为你了,给我倒一杯威士忌吧。
     少年应了。
     半分钟后,商娴对着面前杯子里的液体轻眯起眼。盯了两秒,她自下而上一撩眼帘。
     不施半点妆容的脸蛋上,只一颦间便多了点莫名撩人的味
     商娴喑着嗓音低笑,“你们这儿不但雇佣疑似童工,还卖假酒啊”
     不知是少年脸颊上飞过红晕,还是这顶棚灯光映的,商娴只见那少年似乎噎了两秒,才有点不好意思地笑道:“我奶奶说漂亮的女人最好不要一个人在外面喝酒,容易出事。
     商娴垂眼,似笑非笑地问:“那这是什么
     “冰红茶。
     少年笑得灿烂,嘴角还露出一颗小虎牙。“我请客。”
     商娴一怔。
     她看了看玻璃杯里那澄澈透亮的液体,柔和的光被晃碎了影儿,金粉一样洒在里面。
     商娴回过神,莞尔笑着拿起杯子。
     她冲着少年一抬手腕。
     “谢谢。”
     尝了一口,她轻眯起眼笑,“不过,我得承认一一这是我第次被男生请喝商娴瞥着杯里液体,失笑,“冰红茶。
     少年似乎被她的打趣弄得有些不好意思。
     这一次商娴看得很清楚,不是灯光问题,就是少年白净的面皮染了红,只不过他仍冲自己笑着。
     像是
     商娴又尝了一口冰红茶,想起几百里外的家里那只毛皮油亮的狗子。
     眼睛也是这样亮晶晶的,让人看见了就会心情很好,甚至想抱进怀里蹭一蹭。
     商娴垂眼笑了笑
     “你是在这里打工么
     “嗯。我在这里兼职。”
     少年已经低下头去整理擦拭手边的杯子了。
     商娴:“还在读书么
     少年犹豫了下,笑道:“现在还在读,不过应该待不了太久了。我不喜欢读书。
     说完话时,他抬头偷望了一眼商娴的反应。
     少年或许觉着这个动作很隐蔽,然而商娴余光早就瞥见了但她只笑笑,什么也没说。
     两人之间安静了几秒,少年好奇地问:你不排斥么”
     “排斥什么”
     “不读书。少年不好意思地挠了挠头,“我家长辈都不同意,一提起这件事就要训我。而且,我以前的朋友也都很不赞同
     商娴笑了。
     “所以你刚刚,是想偷看我有什么反应
     被拆穿的少年脸一红,结巴了下,“我没、没偷看。
     商娴笑笑,她向前俯身,手肘撑上吧台。
     在迷离柔缓的极光”下,女人的眼睫慢慢眨了眨,像是把小刷子轻轻蹭过人心尖似的,挠得人四肢百骸都发痒,却没半点解药来缓和。
     少年的脸更红了。
     商娴终于不再逗他,退回身来。
     “我不是你的长辈,也不是你的朋友一一当然不会关心你也不会告诉你读书是好或者不好的。
     航这样么”
     少年沉默两秒,笑容都有些黯了。
     商娴素来是个心狠手辣的。依着平常风格,“是啊”这两个字能被她没心没肺的语调攒岀花儿来。
     所以她绝没想到自己会有一天,像现在这样,屏了三秒愣是一个“是”字的前音都没出口。
     定是因为这小孩儿太像她家里那只狗子了。
     商娴心里宽慰自己。
     而吧台后面的少年已经在她的沉默下重燃了眼里的光,笑容也更灿烂了几分,几乎都要亮得晃眼了。
     “我知道你不是。
     听听,这顺杆爬的水平远超过她家狗子了
     商娳搁下杯子,决定好好教教这小孩儿做人的道理。知道我不是什么”
     “知道你不是真的这样想,还知道你心一定很软。
     商娴轻笑,“哦我自己怎么都不知道
     少年手里动作没停,只顺势指了指顶棚还缓缓流淌变幻着的极光”,“因为你会欣赏美啊。”
     少年放下手里这只擦好的杯子,笑着抬起眼,又露岀那颗小虎牙。
     “我奶奶说过,这么煕煕攘攘的世上,能停下来感触和感知美的人,心灵也一定是很美的。”
     本来想教育人的商娴琢磨了几遍这句话,还真点了点头,感觉自己被教育了
     “你奶奶一定是个聪明又美的女人。
     少年擦杯子的手微微一顿。
     连眼底漆黑的亮也在这一秒里黯淡了下,但很快这点阴翳便淡去不见。
     “不过,商娴想了想,还是难得多话了,“你想过如果不读书,那以后要做什么吗
     “当然。
     少年的眼睛
     商娴被他果决的回答弄得一怔,随即莞尔笑道:“既然有很坚定的方向,我猜他们劝阻你也没用了
     “这么说,你是支持我的”
     少年眼睛更亮了。
     商娴却差点被他呛着,最后她哭笑不得,“你认识我么
     “不认识。”少年摇头,“不过可以认识一下。
     商娴装没听见后半句,“既然不认识我,那我支不支持你有什么用呢
     少年笑着一指顶棚的极光板。
     你跟我奶奶是一样的美人,她现在不在我身边,我就当你是她了。如果你支持我,那她也一定会支持我的
     商娴
     这一番鬼才逻辑给她绕下来,好像还真的很有道理的样子
     商娳叹气,把空掉的杯子往前一推,“那你奶奶有没有教过你,自己的人生只能由自己决定,因为别人没办法为你的人生负责和买单”
     少年眨了眨眼,“没有。
     “那现在我教给你了。
     商娴走下高脚凳,抬眼,眼底笑意漫上来。
     小乖孙”
     少年一噎,白净的面皮慢慢涨红了。
     商娴笑得愉悦,在心里唾弃了下自己连这么点的小男生都没放过后,便伸手拉开了手包的拉链,准备去拿现金。
     她可不想连一个刚成年的小男生打工的钱都不放过。
     只是不等手拿出来,旁边一道身影突然晃到了两人旁边。
     薄屹
     商娴转头望过去。
     靠到吧台上的是个妆很浓、以至于几乎分辨不出年龄来的女人。
     烟紫色的唇、粉抹得惨白的脸,还有十分朋克风的深色眼影,再加上那有点像摸了五分钟电门一样效果的爆炸发型
     商娴挑了挑眉,转向薄屹。“你朋友”
     却见吧台里,少年第一次露出有点冷的神情。
     从她这个角度看过去,清晰的下颌线流畅地延伸到少年白皙修长的脖颈,绷得凌厉微紧,连喉结都多了两分这个年龄里独有的、满带着青春荷尔蒙的性感。
     这少年笑起来那么有感染力。
     但却好像,在不笑的时候,一个冷淡寡然的眼神都能击透人心。
     商娳尴尬地抬手遮了遮眼,顺势揉了下眉心。而此时少年已经收敛神色,垂下眼去擦杯子。“不,不认识。
     商娴叹了口气。
     心说这小孩儿长了这么好的一副皮相,可惜好像不太懂女孩儿的心思,也不会和女孩儿相处。
     这种情况下,他越是寡淡不作反应,那对方一定就越是不甘心。
     而如商娴所料。
     靠上吧台的女人几乎是几秒内就涨红了脸,表情难看。她瞪向商娴
     “你是从哪儿冒出来的
     商娴:
     商娴
     这就是她没有料到的了。
     不等商娴开口,吧台后,玻璃杯被擦出“吱哑”一声,商娴惊讶地望过去。
     能擦岀这种动静的力度,那杯子几乎也是在被捏碎的边缘了吧
     少年声音微冷,“请你对我的客人放尊重点。
     女人更恼怒:
     “既然都是客人,为什么我们让你过去喝一杯就不行一一她就能跟你坐在这儿有说有笑的
     少年脸色更冷。
     他把手里擦拭的杯子和杯布都放下。
     而吧台外,那女人更得寸进尺,趁这个时间便突然出手抓住了少年的手腕
     “我不管,你今天必须跟我们喝一杯,不然别怪我们去找店长投诉你
     商娴在旁边看到现在,终于叹了声。
     她看得出来,无论出身如何,少年的家教是十分好的。
     以至于他很难说出什么过分的话,或者对一个女性有什么涉及暴力的反应。
     跟把一只小狗崽扔进一群母狼里,有什么区别
     商娴更加在心底嫌弃了这个只有审美和能力的酒吧老板后,她的手从手包里拿出来一
     冰红茶的单,我自己买吧
     正相持不下的两人一愣。
     回眸间,只见商娴的手从包里拿岀,同时一截折叠短棍被她握进手心,在空气里“啪”地一声,甩出清脆利落的声音。
     下一秒,那个女人一声尖叫缩回了手,捂着手腕蹲到了地
     酒吧里她的同伴,很快就被这反应惊动了,几个人纷纷围绕过来。
     把地上哭得妆都花了的女人扶起来,见她手腕上已经快速红肿的位置,几个人惊恐又愤怒地瞪着商娴
     “你干什么啊怎么打人呢”“想打架是不是
     “找死吧你
     商娴被这几个女生逗笑了。
     她回头看向吧台后的少年,“给我个空杯。
     少年正皱着眉,似乎想做什么,但闻言还是停了动作。他迟疑了下,将一只杯子递给商娴。
     商娴把杯子一扣。
     露出最厚的玻璃杯底。
     手里的小折叠棍不轻不重地往外一甩。
     啪
     “哗啦
     个厚底玻璃杯,瞬间在那圆圆的棍头下碎成了片。
     几个还在叫嚣的女人陡然一默。
     像是被掐住了脖子的鸡,鸦雀无声,商娴面带微笑地收了折叠棍,眼皮一耷拉,望向哭到一半吓停了声的那个女生。
     小小年纪不学好,学人抢男人、还想打架
     我被家里格斗教练摁在地上捶的时候,你们还在妈妈怀里吃奶呢,知道吗
     “知、道、吗
     女人笑容陡然一沉,声音也压下去了。
     此时这几个明显年纪不大的女生吓得脸色都变了“吱吱吱知道了。
     之后每天,我都可能来也可能不来一一再让我看见一次,你们谁找他麻烦。
     商娴恢复微笑。
     我再出手就不会留手了一一你们可以比较一下,全身上下到底哪一根骨头最硬,好么
     “不我们不敢了
     几个女生看见那一地碎玻璃,吓得眼神都抖,几人对视了几眼,慌忙趁商娴没再发火,狼狈地跑出去了。
     商娴收回视线。
     她手里折叠棍也往回一抽,不等看清,已经收回成短短的又无害的一支笔似的模样。
     把折叠棍放回手包里,商娴转而取岀一聲现金,搁到碎掉的杯子旁。
     她抬眼看向少年,眸里带上点歉意。
     “杯子只能麻烦你来收拾了。
     少年似乎被她方才的凶悍吓着了,怔了怔才回神,“这个杯子的单价值不上这么多钱。
     “剩下的是小费
     商娴勾唇一笑
     “不过,冰红茶我就不付了一一那是你请我的,对么
     说完,商娴冲他笑着转身,要往外走。直到身后少年焦急的声音追上来一
     “你之后还来吗
     商娴一怔。
     她回眸。少年的眼里映着光,比他头顶那片极光都漂亮、干净、引人深陷。
     看得商娴晃了晃神
     回过神,她轻笑。“也许吧。
     说完,女人转身离开。
     少年有点失魂落魄地在原地站了很久,到底还是没有追上去
     他转身回到吧台里。
     正遇上调酒师回来,见薄屹还站在原地,心不在焉地擦着酒杯,他上前接过去
     “小老板,你再这样抢我的工作,我可就要怀疑你想炒我鱿鱼了啊
     他刚要再说什么,目光突然落到那一叠粉红的钞票上。
     “卧槽这是什么
     薄屹没精打采地瞥了一眼,嘟囔了声,“小费。
     “小费谁这么大方我怎么就从来没遇见过
     “算了,我知道了,因为我丑。调酒师叹气,“这些目光短浅的女人们啊,哥当年也是帅过的,现在经过了岁月的积淀更有魅力了才对,她们怎么就不来喜欢喜欢我呢
     年眼
     像是间见了骨头香气的狗子,他转回头看向调酒师,“她会有一点点喜欢我吗
     “当然了,来酒吧里的哪个女人会不喜欢你啊。
     调酒师斜眼看他。
     “不喜欢你,会给你这么多小费么不过我看看,这女人不会还给你留电话号码和时间了吧一我在电视上常看见这套的,小老板,你年纪还小,可不能被这些女人骗了。
     调酒师说着,伸手去翻那叠钱。
     他就是说着玩玩,也翻着玩笑的,结果刚要收手,就猛地一愣。
     几秒后,一张白色的卡片被他拎出来
     上面只有一个名字和一串电话号码。
     商娴
     大火大大大大大大大大
     调酒师:“
     半晌后,调酒师表情复杂地晃了晃名片,“我就说吧一一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小老板。
     薄屹脸色发僵一一他一有时间就“帮”调酒师代班,所以这种写着电话号码的纸条,他不是没收到过。
     “她不一样的。
     少年声音里带着点特有的倔强。
     调酒师又晃了晃那卡片。
     样的
     “跟那些女人一样,她也只是想睡你,
     调酒师抽手,“行了,也帮你扔了,不用谢我
     话声未落,调酒师手里一空。
     两秒后,他反应过来,惊悚地扭头看向旁边的少年
     “小老板,我们店里已经负盈利运营、需要你去卖身维持了吗不应该,我看最近生意很好啊
     薄屹轻哼了声,微绷着俊脸没表情地把卡片揉进裤袋里。“垃圾别乱扔。
     说完,他扔下杯布,转身走了。
     怎么看怎么像落荒而逃。
     晃回酒店里,商娴重新冲了澡。
     几分钟后,她拿着接通的手机,穿着浴袍把自己扔进柔软的沙发里。
     对面是个有点懒洋洋的女声,似乎已经准备安寝
     “就遇见了个小帅哥,你还要扰我清梦娴哥,你是出国闹得太久没见过本土帅哥了是不是”
     “这个不一样,特别干净。”
     “唔,在哪儿遇见的
     “嗯怎么不说话了“咳,酒吧。
     “行吧。所以你勾搭这个在酒吧遇见的特别干净的小帅哥了么
     商娴笑着轻眯起眼,带点遗憾
     “我家老头子那古板劲儿,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小帅哥才刚成年,比我小三岁呢。
     “你可真怂啊,娴哥,这不像你风格。
     “来,我是来为人师表的,又不是来祸害少年的。”
     “我信了。真的。”
     “苏、荷
     商娴磨牙威胁。
     对面转移话题,“对了,你不是要做名片么,给你寄过去的那个新设计看到了”
     嗯
     商娴翻起身,走出套间的卧室,进到客厅里,拿出了手包开始翻。
     “挺简洁的,尤其是右上角那片无色的暗纹,这个设计我喜欢
     “喜欢就好,那我就跟那边说,给你敲定这一版了。
     “你怎么又不说话了
     商娴对着翻空的手包面无表情了几秒。
     “没事吧,娴哥”
     商娴:“我好像把那个样本丢了。
     没事。就一个样本而已,也没多少信息。
     从记忆里翻出隐约的印象,商娴无力地趴进了沙发里
     “苏荷
     我好像刚好把它夹在小费里,给了那个小帅哥。
     苏荷
     苏荷:“你们国外回来的小姑娘,约个炮都这么光明正大明码标价的么
     商娴
     作者有话要说
     薄商番外开更今天是粗长的蛐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天國電話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阿妍9vxv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天國電話、小羽毛2个哥的宝怡彤、小八只有两岁半、白小白、、小仙女、是你的馨馨嘛、樘譞、31536093、咩咩咩、露娜娜娜娜、依旧、嗯哼牛、、36058093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279123瓶小羽毛122瓶是兔子呀350瓶樘譞40瓶2607051134瓶想暴富的小阔爱30瓶给我糖吃28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