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100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薄商v
     黑框眼镜一口气冲出教室,跑到长廊尽头,气喘吁吁地拐了进去
     “商、商老”
     话声戛然一停。
     他目瞪口呆地看着前方“暴力场面”,连喘粗气都忘了
     穿着黑色运动服的女人正面带微笑地拎着她那根折叠棍控制着力度一下接一下地往前抽
     角度刁钻,去势极快,抽得她面前的男生一会儿抱头一会儿护肚子一会儿躲小腿,嘴里哀叫求饶。
     “你爸妈没教过你,什么叫尊师重教是不是在学校里,对老师都敢动手动脚,那进了公司是不是还敢跟上司耍流氓了你这样的孩子啊,以后得接受多少社会的毒打”
     商娴声音温柔。
     老师爱护你,老师先替你爸妈好好管教一下你这手
     伴着一阵破风声和紧随其后的哀叫,商娴又抽了第二下。
     “还有这脚。
     男生哭得一把鼻涕一把眼泪:“嗷嗷嗷嗷老师我错了我错了呜呜我再也不敢一一嗷我再也不敢了呜呜呜鸣
     “这就认错了别吧”
     商娴抬起腕表,瞥了一眼,她淡淡笑,低下视线。
     “再坚持几分钟,我多教育你一会儿一一还有哪个语法问题不会,你告诉我,我保证教得你毕生难忘。”
     “呜呜呜呜
     走廊里只剩下男生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着求饶声了。
     黑框眼镜看得肝胆具寒。
     他哆哆嗦嗦地瞧了一眼商娴手里那棖快要挥岀残影儿的折叠棍,然后才小心翼翼地往那儿挪。
     “老老师
     商娴目光懒洋洋地转回去。
     她红唇一勾,似笑非笑。
     “怎么,你也要来请教语法问题
     黑框眼镜
     黑框眼镜第一时间把脑袋摇成了拔浪鼓:“不不不不他一叠声地否认了,这才从恐惧情绪里爬出来,想起正事,“麻烦您,麻烦老师您回教室看看吧一薄屹薄屹和邵松打起来了
     挥到半空中的折叠棍戛然一停,几乎瞬间便收住去势。商娴皱眉。
     “薄屹他打架了”
     这个薄屹是个好孩子,小商老师你别对他有什么歧视在班里他很服众,性格也沉稳活泼,从来不打架不惹事,跟学校里其他好些学生完全不是一类。
     想起白天班主任刚跟自己说过的话,商娴面无表情地捏了捏手里的折叠棍。
     沉稳活泼、不打架
     “知道了,走吧。
     商娴往回一甩手,啪嗒一声收起了折叠棍。她踏出两步去,回眸一瞥。
     “你去哪儿
     脸鼻涕眼泪的男生缓过劲儿,刚想偷偷转身,一被叫住时就僵了下。
     缓了几秒,他转头,看向商娴的目光都有点哆嗦了
     “我、我想上厕所
     “憋着。
     商娴皱眉,“先回教室。”
     男生看了一眼商娴手里已经收回成一截小短棍的折叠棍声没敢吭,小白兔一样缩手缩脚地跟在商娴身后。
     他一个字都没敗反抗地跟着商娴和前面的黑框眼镜,一起回教室去了。
     商娴几人回来的时候,教室里还正热闹着。
     三分之一的学生冲上去拉人,三分之一的学生跳到桌上凳子上看热闹,另外三分之一淡定自如,一脸普度众生似的悲悯表情,漠然地坐在各自座位里。
     商娴皱了下眉。
     围着的那三分之一的学生比中间打架的两位看起来都激动,身影此起彼伏海浪一样,硬是给她挡得一丁点中间的情况都看不见。
     商娴面无表情,走上讲台,伸手一甩折叠棍,“砰砰”地连着敲了两声。
     天花板都好像跟着抖了两下。
     旁边教室门口,刚跟进来的周轩荣更是哆嗦得像个鳓劳的筛子。
     全班慢慢安静。
     矛盾中心的人群散开,露出两道身影。
     个鼻青脸肿。
     个秀气如初,只是嘴角蹭破了点,殷红的血给薄唇点上了血梅一样的斑驳残痕。
     嘴破了的少年仰起头,漆黑的眼神里留着点被方才的打架勾起来的狼性。
     还真不像条狗子了。
     商娴心神微晃了下。很快她便正色,冷声。“先把那个送医务室。
     周轩荣哆哆嗦嗦地在门口举起手,“老老师,我觉得我也需要去一趟。
     商娴微微一笑,眼神冰凉。
     “我下的手,我有数一一你不用
     周轩荣快哭出声了
     商娴面上那点薄淡的笑色很快消失不见,她垂眼,看向教室后方低头站着的少年。
     黑色的碎发从他额前垂下去,冷白的侧颜被教室内长灯拓下的光影勾勒出最极致而凌厉的少年感。
     商娴心里叹气。
     薄屹,你跟我出来。
     她走下讲台。
     其余学生已经仓促而熟练地扶着地上那个鼻青脸肿的出去了,剩下的人时不时惊慌地看向沉默的薄屹,还有几个女生眼里竟然带着崇拜的眼神。
     商娴走到教室门外,回头,见少年仍站在那儿一动不动。她冷淡了眉眼。
     “出来
     这一声轻而厉,震住了全班。
     无论是白天的冷艳还是晚自习时的柔美,毋庸置疑,他们都还没有看到商娴真正动火的一面。
     而此时。
     显然所有人都看到了。
     商娴说完,回身离开。
     而全班噤若寒蝉。
     又过几秒,低沉着眉眼的少年终于抬手,他手背抹掉了嘴角的血,一语不发地走了出去。
     只在路过教室门口,站在那儿还不知道薄屹为何打架的周轩荣哆哆嗦嗦地往后看了一眼,然后同情地望向薄屹
     “班长保、保重啊。
     薄屹冷眼看他。
     周轩荣被盯得后背一毛,直到少年擦肩而过,他才回神,脸茫然。
     旁边的黑框眼镜低声咕哝了句:“你这两天离班长远点。
     周轩荣:
     周轩荣恍然,“是不是他最近心情不太好,我今天还是第次见他跟人打架,平常看着不声不响阳光灿烂的,怎么凶起来也吓死个人啊。”
     黑框眼镜憋了憋。
     邵松被送到医务室,是嘴贱替你捱的,要不然该挨揍的就是你了。
     周轩荣
     周轩荣:”
     今晚窗外的夜色格外清冷。
     走廊上的灯光都被这夜熏染得黯淡了几分。
     站在走廊尽头,相对而立的两人的身体被灯光在灰白的墙壁上拓下长长的影儿。
     沉默在空气里发酵几秒。
     商娴:“为什么打架”
     “说话。
     商娴被气得不轻
     昨天她一定是被那“极光晃花了眼,才会觉得这个小孩儿乖巧又阳光。哪会想到此刻,扒开向日葵似的壳子一看,里面分明就是个别扭又倔强的小屁孩。
     尽管小屁孩至少一米八二了。
     商娴默不作声地往后退了半步,尽可能拉开了两人之间的气势差。
     然后她才稍稍感觉到了自己的底气。
     “你是不是想让我把这件事交给你们班主任”
     这下少年终于有反应了。
     他侧着一抬头,漆黑的眼轻淡地在她脸上一扫
     随便
     商娴气得,差点当场表演一个升天
     也是商盛辉夫妻俩教得好,气头上的时候,商娴反而能把住微笑。
     尽管有点咬牙切齿
     “刚刚出来那个,被我收拾得求饶了三分钟一一你是觉得我会对你下不去手
     薄屹身形僵了下。
     眸子微抬,和商娴对视。
     这一瞬间,商娴竟然从他眼里看岀点松了口气的情绪。只是很快就被倔强的别扭替代了。
     他还很轻地笑了声,别开脸。
     “随便。
     商娴:
     薄屹似乎觉得这句话不够力度,说完几秒后,他眼神闪了闪,又突然转回来,拉起商娴还握着折叠棍的那只手,把那轻松能敲碎一个厚底玻璃杯的棍头抵到了自己胸口上。
     他上前半步,低着头。
     仰仗着身高优势,少年居高临下地看着商娴,露出一个很淡的笑。
     似有若无的嘲弄。
     “你往死里打,吭一声我给你跪下。”
     商娴瞳孔猛缩
     她还真没见过少年这副攻气全开的模样,竟然还真在第时间被他慑住了。
     女人漂亮微卷的眼睫扑闪了下。
     几秒后,她蓦地回过神,皱起了细细的眉。她往回一扯手腕,再次退了半步
     然后商娴回了薄屹一个毫不逊色的嘲弄笑容。
     “那我可不敢。
     对未成年犯罪,罪加一等
     前一秒还攻气十足的少年蓦地一顿,须臾后他松了爪,也不自在地转开了视线。
     “我不是故意隐瞒你的。”
     商娴表情不太好看。
     原本她还寄希望于班主任那里的信息表是错误的。而现在看,面前还真是个未成年。
     这是犯了哪路的太岁了
     商娴腹诽。
     很快她就想起了什么,眉也皱住了。
     “所以,你在酒吧打工的事情,你家里长辈知道吗
     沉默几秒,少年乖了不少。“知道。
     商娴表情有些不善。
     在她看来,即便家里条件再差,放任还没成年的少年在酒吧那种场所里打工一一这已经是非常不负责任的家长了。
     要是遇上的不是她,而是那天逼他陪酒的那种女客,他还不让人吃得一点不剩
     想到这,商娴心里生了火,眉眼也凉薄下来。
     “以后不要再去了。需要工作我可以给你介绍。
     她瞥他一眼。
     “那种地方,鱼龙混杂,再遇上上次那种情况,你要怎么办
     被提起昨晚的事情,少年想起了自己这一夜的不眠还有这女人白天那副薄情寡义的模样。
     他那颗稍热的心又冷下去。
     “跟你没关系。
     商娴:
     商娴气极反笑:“你现在是好坏都不分了”
     “谁是好谁是坏”
     薄屹蓦地抬眸,眸子里带着点受伤的情绪,更多是拼命想藏住的掩饰
     “她想要什么,至少明着说出来了。而你    你不是跟她们一样的想法吗
     商娴一噎。
     回过神她咬牙切齿,“谁跟谁一样的想法,嗯
     少年看着她。
     “不是吗那名片算什么那些钱又算什么”
     商娴气笑了。
     “你真觉得那些钱我是要买你一晚上的
     少年瞳孔微缩
     他张了张口,眼神里掠过耻辱又低沉的情绪。
     如果是别的女人,他早就
     压下心底再次冒了头的戾气,薄屹撇开视线。
     商娴却读懂了他没出口的答案她这次是真的气得狠了。
     “就算是那样,那也是你骗我在先。如果知道你还没成年我从一开始就不会和你
     少年却像是被戳了痛脚。他蓦地转回眼。
     “未成年怎么了
     声音都有点哑。
     商娴冷笑,被他气得几乎有点口不
     “未成年怎么了你说怎么了”
     她抬眼冷望着他。
     为什么不让未成年进酒吧一一那是成人的世界,那些东西就该离你们远一点一一成人的交友和社交不是你们这个年龄应该接触和能够把握的东西。真被人坑进去,你爬都爬不出来
     少年沉默之后,声音哑得更厉害。
     “那不过只是人为定下的一个虚线,我和你没区别一一他们能做的事情,我一样能做
     商娴一怔。
     她抬头看向少年,对视几秒,神色微冷一一她竟然还真没听错他的意思。
     在酒吧里打工也就算了,竟然还想
     商娴气得脑内都发白。她做了个深呼吸,面无表情地睨着少年,冷淡一笑。
     怎么小小年纪想卖身”
     她嘲弄一哂。
     “会接吻吗,就已经想拉着人往床上爬了
     话刚说完。
     面前那双眸子里蓦地一沉。
     商娳回神懊恼
     这种年纪的小屁孩最受不得激,她怎么犯了这种低级错
     只是没给商娴补救的机会,面前的少年低沉着漆黑的眼勺热的呼吸已经蓦地压了下来。
     “你试试我会不会。
     作者有话要说:
     无责任旁白:
     商娴起初以为薄屹家很穷,所以才未成年打工补贴家用。后来在答应了他以后,才发现扑上来的欢快的薄狗子,是一只戴着大金链的狗子不
     薄狗子下面这段单独摘出来给你们看下
     薄屹似乎觉得这句话不够力度,说完几秒后,他眼神闪了闪
     又突然转回来,拉起商娴还握着折叠棍的那只手,把那轻松能敲碎一个厚底玻璃杯的棍头抵到了自己胸口上。
     他上前半步,低着头。
     仰仗着身高优势,少年居高临下地看着商娴,露出一个很淡的笑
     似有若无的嘲弄。
     “你往死里打,吭一声我给你跪下。”
     写到这儿的时候
     我发现我竟然被只狗子帅了一脸笑捂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