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101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薄商v
     商娴懵得很彻底。
     她感觉自己的大脑和身体已经完全分为了毫不相干的两部分一一身体麻木石化,几乎风一吹就能就地飘散,而大脑跳脱物质,像是以一个俯视万物的视角超脱物外。
     大脑它甚至还很淡定地分析了一下:除了刚上来呼吸有点急促,还让她尝到了一点淡淡的血腥味外,少年的吻技应该算是不错的。
     缱绻温柔,像是轻软的风,还带着花香的气息。
     倒是她自己的反应已经进入完全石化状态一一反而更像是个什么都不懂的未成年
     这样又儡持了几秒。
     商娴的理智驳回了大脑里感性部分“这个吻很好还想再久点”的要求,她抬手,推开了面前俯身压下来的少年。
     少年没反抗,随着她的力度退开一步。
     他仍是沉着那双漆黑的眼,一眨不眨地望着她。商娴视线向下一落
     果然,少年之前在打架里被蹭破的嘴角,已经再一次被她弄出了点殷红刺眼血迹。
     商娴有点心虚。
     而少年垂眼看着她,漂亮的眼睛里像是漫上一点点柔软。边角揭开,藏在眸子深里面的阳光终于又从阴翳里漏了一点出来
     “你也有感觉的,对吧”
     商娴
     对个头。
     “我说了,我可以。
     商娴:
     你可以个头。
     暴躁娴哥在线抓狂。
     把心里那个已经接近暴走的自己按了回去,商娴顺便庆幸了下家里商盛辉对他们这几个孩子一贯要求锻炼出来的“麋鹿兴于左而目不瞬”一一这让她能至少在外表看起来十分淡定从容与平常无异地抬头。
     “没感觉。
     她听见自己声线都压得非常稳。
     少年眨了眨眼。
     有点狼性从他眼底一闪而过,让商娴几乎警戒得想去甩折叠棍
     然而很快,那情绪就褪掉了,像是只是商娴的错觉一样少年慢慢垂下眼。
     “真的吗
     “嗯,商娴目不瞬,从容淡定,“真
     的”字未出,她听见少年又轻声淡淡道:“有点难过。
     “这是我第一次。
     商娴:“
     尽管心里那个代表理智的小人在咆哮“他一点都不难过他那么淡定他就是故意博取你同情心”,但商娴还是没办法对着少年那张俊俏的脸再重复一遍“没感觉。
     商娴心里叹息。
     你这么下去,早晚死在对他心软上。
     而这沉默,再次给了薄屹答案。
     那双漆黑的眼眸里终于重燃了星星点点的光。
     趁商娴沉思人生,他突然凑过来,再一次在她的嘴角上很轻地亲了下,然后在她反应过来前先一步退开。
     “我以后会很熟练的
     商娴
     商娴:
     而终于再一次笑出了小虎牙的大男孩转身往楼梯下跑“晚自习结束了。
     “明天见一老师
     商娴面无表情
     这时候想起喊老师了
     等看着那道身影跟个得了糖的孩子似的跑下了楼,消失在楼梯口,商娴终于忍不住轻笑了起来。
     她无意识地伸手摸了摸嘴角。
     以后会更熟练
     还真是长江后浪推前浪,一浪更比一浪浪啊。
     大
     晚上回了酒店,商娴做完护肤,拿着手机窝进沙发里,跟她的苏狗头军师不知名十八线小女星荷,煲起了电话粥一
     苏荷在对面一边敷面膜,一边开着免提和商娴聊天:
     “怎么样,第一天的代课生活宣告结束,是不是感觉自己被年轻人们熏陶得小了好几岁
     商娴回忆了下今天的鸡飞狗跳,冷笑了声。
     “老了好几岁还差不多。
     “因
     “你猜我今天在班里看见谁了
     苏荷沉默两秒,小心翼翼地问:“你哥
     商娴:
     商娴:“你除了我哥以外还能认知得到别的人形生物吗”苏荷笑得欢快:“说吧,别跟我卖关子了。
     商娳沉默两秒,从牙缝里挤出几个字音。
     苏荷
     几秒后。
     安静的电话对面,苏荷找回了声音:“娴哥,你再说一遍”
     商娴颇有点自暴自弃的意思,懒恹地仰进沙发里,哼了“你没听错,我看见昨晚那个小帅哥了。
     苏荷:“
     苏荷:“你确定不是你执念太重,出现幻觉了吗
     商娴
     商娴:“我还是有道德良知的我会对一个比我小那么多的小帅哥有那么重的执念吗
     “友谊结束,挂电话吧。
     苏荷在对面笑了起来,很快就恢复严肃。
     “我还在敷面膜呢,你别逗我笑。”
     商娴轻哼了声。
     “那你最好先别敷了,因为我还有另一个更大的消息没告诉你呢。”
     苏荷
     商娴眼神飘了飄。
     几秒后,她用最平板的语气快速开口:今天晚上我一时不察被他亲了。
     苏荷:
     商娴:
     苏荷:
     苏荷:“不好意思面膜掉了,你等我半分钟。
     对面水声哗哗地响。
     趁着这空隙,商娴有点不自在地撇开了视线,心里暗暗唾弃了自己的没出息。
     不过就是个吻,没什么大不了的
     很快,电话对面就重新响起了声音。
     苏荷似乎已经解决完了面膜的收尸,拿起电话先叹了一声
     “娴哥,你想不开了,跟个小帅哥谈恋爱
     “谁谈恋爱了
     商娴本能反驳。
     苏荷:“要不是你默许,我可不信以你那身手,会被一个小帅哥偷亲到。”
     商娴
     商娴辩解:“说了是一时不察,人有失手马有失蹄。
     苏荷安静片刻,突然笑了,问:“那感觉如何商娴眼神飘了
     苏荷:“别心虚啊,快说说。”
     商娴轻咳了声。
     “还不错。
     苏荷像是听了个最好笑的笑话,在电话对面笑成了一团。你也有今天啊,商娴。”
     “想想我们高中那时候,被你拒绝过的那一票男生。啧,那话怎么说的天道轮回,报应不爽
     商娴
     商娴:“好了,你可以闭麦了。
     苏荷笑得更欢
     只是很快,她就突然反应过来这其中的问题。
     “不对啊,娴哥。
     苏荷坐正身,“你昨晚不是跟我说,小帅哥今年19吗是我离开学校太久,消息闭塞,不知道现在的高中生都开始成年一年多了”
     商娴突然沉默。苏荷:
     商娴
     在这诡异的沉默里,苏荷感知到了一点微妙的原因。她轻眯起眼。
     “你实话告诉我
     苏荷:“他今年到底多大
     商娴心虚气短声弱:十、十七周岁多点吧。
     苏荷:
     苏荷:
     商娴
     空气沉寂无数秒,苏荷幽幽一叹。
     “娴哥,睡未成年一晚上,换睡免费铁窗单人间好几年这笔生意不划算。”
     商娴,“你丫别咒我。”
     苏荷:
     “从你进了全球1的商学院后,我就等着有一天能在财经新闻看见你了一一但按照这个节奏,你是想去焦点x谈或者社会新闻版”
     商娴
     苏荷:“其实就算上了也没关系。最主要的问题是,商伯父那性格,他能接受得了你找一个这么小的男朋友”
     “当然不能。
     商娴头疼地捏了捏眉心。
     “不过八字没一撇的事情,也不需要烦心那么早。
     “真的八字没一撇,你会打电话给我”
     商娴
     所以说,有个知根知底的死党好处很多,但最大的坏处就是,什么面子里子厮混久了,在两人之间都是不存在的。
     用苏荷过去的话说,
     “死党面前,形同裸奔。
     苏荷:“所以你准备怎么办”
     商娴想了想。
     “走一步看一步
     “这可不是你们商家人的性格。苏荷笑,“你们不是最喜欢谋定后动的么
     “别拿商骁商彦那俩大变态和小变态的行为准则来框定我,好吧”
     商娴翻了个白眼,她头大地仰进沙发里,伸腿一阵狂蹬了被子。
     不管了
     疯完,她坐起身,语气都有点视死如归的。
     “反正只有一个月的代课时间,结束之后我肯定是要回a城的一一大路朝天,各走一边
     苏荷轻“啧”了声,嘲讽。渣女。
     苏荷:“不过作为死党,我还是祝福你,真的能渣到最后吧
     商娴:
     商娴:“你丫又咒我。
     苏荷轻笑起来。
     “这叫爱的教育。感受到母爱了吗商娴宝贝”
     商娴被腻歪得鸡皮疙瘩一阵起伏,最后她只得扔岀杀手锏
     “我要录音发给你婆婆了啊,让她看看她儿媳怎么让她女儿感受母爱的”
     苏荷秒怂,语气瞵间严肃稳重又正经
     “小姑子,时间不早了,睡个美容觉,晚安
     说完,苏荷就利落地把电话挂断了。
     商娴叹气。
     最后只得心烦意乱地爬进被窝里
     这一晚上,她睡得十分早。
     但第二天一早,她还是顶着两个仿佛写满了“睡眠不良”的大黑眼圈爬起了床。
     站在洗漱镜前,商娴面无表情地挤牙膏,刷牙。直到无意瞥见自己的头发,商娴突然一僵
     整晚,她都在做同一个梦:
     梦见自己被中年妇女们拿着笤帚追在身后,围着职高跑了晚上马拉松。
     而且最后的结局都很一致。
     大妈们最终成功地把她摁在地上,一边揪她的头发一边怒
     “让你勾引我儿子狐狸精
     天不怕地不怕的娴哥,再次对着镜子里的自己哆嗦了一下
     作者有话要说:
     刑法干万条,自由第一条。开车“不规范,铁窗两行泪。
     一送给商家姐弟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