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科幻小说 > 他最野了 > 第103章
最快更新他最野了 !
    “你就是那个要睡薄屹的
     商娴
     空气里蔓延开一阵难以言喻的尴尬沉默。
     三人大概是同时停滞几秒后,最后还是调酒师在薄屹快要携裹上刀子似的眼神里,讪讪地摸着后脑勺笑:
     “不是,那啥,我口误
     调酒师抬手不轻不重地抽了自己嘴巴一下,然后心情复杂地上下打量了薄屹一遍。
     似乎是十分担心他是不是已经被商娴吃干抹净了的模样。
     商娴看得忍俊不禁。
     她手肘往吧台上轻轻一撑,淡声笑:“放心吧,我是他老师是个遵纪守法,保护未成年的好公民。
     调酒师:“
     调酒师:“老师
     薄屹承不住调酒师那万般震惊的目光,不自在地撇开清俊的脸孔,轻咳了声。
     商娳已经重新跟调酒师搭话。
     不过你们老板很大胆啊,她笑着把玩面前一只小巧的玻璃杯,说话的时候懒洋洋地撩起眼皮,似笑非笑的,“做这种行当,连未成年也敢雇佣”
     调酒师慢慢从方才令自己震惊的消息里回过神,长叹,声,深深地看了低着头的薄屹一眼,才抽回视线
     “我也觉得我们老板真是太大胆了,什么样的炸弹都敢往回拎
     薄屹不说话,眼观鼻鼻观心。
     酒吧进了新客,就近便来了这里,请调酒师帮调了一杯深水炸弹一杯玛格丽特,便坐到不远处去了。
     而转回来的调酒师似乎这才想起正职,走到商娴面前。
     “商老师
     商娴轻笑,摆摆手,“你叫我商娴就好。”
     “那还是不敢的,调酒师也笑,“那商小姐,你喝点什么
     商娴思索两秒,莞尔。“两杯冰红茶吧。
     感觉身旁投来的目光,商娴转过去,勾唇一笑,“这次,轮到我请你
     嗯
     身后极光的变幻里,少年的笑容格外令人安心。
     几句闲聊间,冰红茶很快见了底。
     商娴抬起腕表看了一眼时间,又看向始终坐在自己身旁没挪过窝的薄屹。
     她垂眼一笑。
     “所以你们老板其实是请你来看场子的么”
     薄屹心虚。
     但很快他便开口,“算是作日的每晚都是我负责关店
     商娴闻言微皱起眉。
     “那你不是要回去很晚”
     “我不回去。
     少年眨了眨眼,笑容阳光灿烂,小虎牙都露了出来。“我没什么地方可去,刚好就住在这里。
     商娴愣住了,“你家里长辈
     “我跟他们闹了点矛盾,之前和你提过
     薄屹似乎不是很在乎了,他轻耸了耸肩,仍是望着商娴笑
     “他们想让我读书,我不想念了,然后中考故意考砸,但还是被他们强制送来了职高。
     商娴:“然后”
     “然后,“薄屹笑,“我爸就不管我了。
     商娴:“那阿姨呢,她也不管你吗”
     提到这个,薄屹的笑容停滞了一秒。只是很快就恢复如初
     “我很小的时候她就和我爸离婚独自去国外了,之后我们没有再联系过。”
     商娴无声一叹。
     “所以,你家里断了你的经济来源,你才来这里打工的
     薄屹眼神一晃,抿了一口冰红茶,含混应了。
     商娴也并未起疑心。只在皱眉后,慢慢把这个让气氛有点沉的话题带了过去。
     夜色渐深。
     酒吧里人也渐渐少了。
     商娴将面前的玻璃杯推到对面,从包里拿了一小叠纸币,压在杯下。
     “我送你。
     少年起身,利落地下了高脚凳
     这让商娴还需要借助踩阶的高脚凳,对于少年的身高来说,不过就是伸直了腿弯而已
     商娴余光瞥见,忍不住打趣。
     “你今年才17,就长这么高,再过两年还不知道要怎么样
     “会知道的
     “嗯”
     商娴起初没懂,下意识地抬眸。直至迎上少年那双像是藏了碎星的漆黑的眸子,她才心神一晃
     同时,她听见薄屹轻声低笑。“我会让你知道。
     商娴轻咳了声,抬脚快步往外走。
     进长廊她就忍不住趁薄屹还未跟上来,抬手在灼热得好像要自燃的脸颊旁快速地扇了扇风。
     了不得了。
     这年头的冰红茶都能喝上头了。
     非工作日里,大概因为学生们全都休息回家了,职高后面的这条长街于是反而到了最为清冷的时候。
     只有为数不多尚滞留在校还未离开的学生,会在这里徜徉晚上
     商娳和薄屹出来时,夜已经深了,长街上人影便更加稀疏
     商娳抬眸望了一眼路边停着的自己的车,便在转身对薄屹开口:“你不是还要负责关店吗腿上还有扭伤,回去吧。
     “本来就不重,现在已经好了。”
     薄屹插着运动长裤的口袋,在有点凉了的夜风里冲商娴笑
     “我想看着你走。
     “等你走了我再回去。
     这样丝毫不夹杂任何欲求,而只是毫不掩饰地表达少年那一腔纯粹而虔诚的恋慕的话语,让商娴情不自禁便怔在原地
     像是有人拿岁久的木桩,在古老的青钟上缓缓地敲响。
     悠长而引人沉沦的余音在她心脏腔室、在她四肢百骸、在她每一个毛孔里回荡。
     商娴再回神时,不由瞳眸微栗。
     果然还是被苏荷那个乌鸦嘴给说中了。
     面前这个少年从第一次见面就注定不是能让她硬下心来的人,她到底没办法渣”得彻底。
     要么泥足深陷。要么落荒而逃。
     商娴下意识地退了半步。
     她刚想转身,却被面前突然开口的少年声音拉住
     这个月底的最后一天,就是我生日了。
     “那刚好是个周六的晚上,你能来吗
     商娴踟蹰。
     但是对上那双让身后头顶的星辰都有些黯然失色的眼眸,她一句托词都说不出来。
     沉默几秒。少年似乎读懂了她的犹豫,他眼神微暗下来,但笑容仍灿烂,小虎牙露在嘴角。
     “就算你有事情来不了也没关系。
     “那天晚上我会在酒吧里等你的,如果你来不了,也可以提前告诉我。”
     商娴心里幽幽地叹。
     两人道别。
     商娴上车,发动。
     后视镜里,那道身影就如他自己说的那样,一直凝视着车尾
     直到再也看不见。
     到酒店楼下的时候,商娴接到一通电话。来电显示的名字让她有点意外。
     不是别人,正是让她代课的范萌。
     一接起电话,对面就响起个欢快的声音来
     “娴哥,我胡汉三就要回来啦
     商娴几乎一懵。
     大脑空白了几秒,她才回神,一边把钥匙递给酒店的泊车小弟,一边表情发木地往大堂内走。
     怎么这么快不是要我帮你代课一个月吗这才过去了
     两周吧”
     说完之后,商娴心里却也微微震动。
     本以为会十分漫长的一个月,竟然只因为某一个人的意外出现,就变得十分迅速一一这已经过去的一半时间,像是从指缝里嗖地一下就溜走了。
     范萌在对面高兴地说:“因为手术后恢复很好,刀口愈合特别快一完全超出预期。
     “难怪听你声音都底气足了很多。”
     “嗨呀这半个月辛苦我们大小姐了让您老人家纡尊降贵来给我们这小破地方代课一一明天我就飞回c城了,到时候拿出我一个月的工资来,一定得感谢你的大恩大德
     商娳沉默两秒,她语气轻松地问:“所以,是不是从下个周开始我就可以解放了”
     “当然
     范萌说完,就又小心翼翼地问:
     这几天我都没敢给你打电话,学校里那帮魔鬼学生,没折腾到你吧”
     商娴淡淡一笑
     “他们能算魔鬼小鬼还差不多。商家那两只我都习惯了还能解决不掉这群小鬼么”
     娴哥不愧是娴哥。
     “少拍我马屁,先好好侍奉一下你的钱夹吧,明天等你回来我要帮它大瘦身了。
     哈哈哈,好
     电话挂断。
     商娴面上笑色一淡。
     望着淡金色的电梯门上,自己被抽象化的模糊身影,她意识也有点恍惚。
     不是不知道,一切总会结束。
     只是没想到会这么快。
     更没想到的是,这么快的时间里,她却好像已经陷进去了
     半晌,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
     掩住了那声极轻的叹息,女人垂眼,面无表情地走了进去
     商家老宅十几通电话催商娴归家,管家天天给商娴数商盛辉多少次怒目他们合家欢照片,但商娴还是成功拖到了月底
     “这叫做事有始有终。她是这样一本正经地跟电话对面的苏荷说的。
     十八线小女星只回了她荡气回肠的一个字
     不
     以示不屑。
     这个月的最后一天。
     商娴起得很早,开始在酒店房间里收拾她的衣裳。
     其实没什么可拿的,本也没打算长留、也没想过牵绊,商娴一贯潇洒,衣服哪里都能买,也哪里都能扔。
     只是不收拾点什么东西,好像这颗心就乱七八糟地揣了只猴儿似的,躁动不安。
     连她自己都唾弃这个难得遇事不决的自己。
     等来等去,手机终于不负所望地响了起来。
     商娴心跳蓦地漏了一拍。
     几秒后,她从微微僵滞里恢复动作,走过去拿起手机。
     然而心头那些纠结都在看到来电显示后,被一盆凉水浇透
     商家这一代三个,清一色最怕亲妈。
     大家长积威深重,商娴一看到骆晓君的号码还会有点本能想原地立正。
     母亲
     她小心翼翼地接起电话。
     骆晓君关怀几句,便直奔正题。
     “你父亲早年一位战友的儿子,这周末刚好到c城出差今天晚上如果不急着回来,就和他见一面,吃个晚餐吧。”
     商娴一顿。
     这类晚餐她不是第一次吃,也绝不会是最后一次她习惯了。
     从小到大,商家三个孩子里,长子商骁最冷淡疏离,幼子商彦最乖戾不驯,知情的都夸过商娴懂事,生得温婉美人相,性格进退得宜,最是顺父母心。
     或许就是为了这一句夸奖,也或许总想有一个方面能比大小两个变态强,她什么事情都顺着父母来一  ga  year是她难得出格
     出格这种事情,有一便会有起初毫厘,后来便能万丈。
     这个道理,骆晓君比商娴懂
     所以在商娴拒绝之前,骆晓君便轻描淡写地加了一句。
     “不想见的话,上午的机票已经给你订好了。刚好回来见见我
     商娴
     这就是她想原地立正的根源了。
     迟疑两秒。商娴叹气。
     “我见。”
     作者有话要说
     薄狗子:汪汪起初无害    嗷呜突然变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