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其他小说 > 有请小师叔 > 第一百五十一章 与巨魔交战【大章求订阅】
最快更新有请小师叔 !

    刚说完很难做到,人家一头龟就轻松完成了,关键还在睡着的时候,不带这样打脸的……一瞬间,几位宗主胸口憋的生疼。

     “费堂主,那我们……应该怎么做?”强忍住尴尬,这位堂主开口问道。

     “置身这种混乱的灵气之中,仿佛置身洪流,想用堵水的方式解决问题,当然不可能成功,堵不如疏,只有把水流疏通顺畅了,才能更好地适应。”

     费庭道:“这位龟兄做的就是最正确的,放空自己,把自己看做一块石头,一棵树木,灵气进攻无果,自然会变得平稳下来,到时候再悄悄吸收,必然事半功倍。”

     “这……”众人全都一愣,再次向乌龟看去。

     此时的后者,双眼紧闭,一动不动,面对他们的狂暴灵气,再对方面前,的确温润了不少,更容易分辨和提取。

     “我试试!”

     一位宗主同样盘膝卧倒在地,眼睛紧闭,放空身体,果然感到四周的压力,减弱下来,之前狂暴无法抵抗的灵气,像是听话了一般,任由控制。

     “果然……”

     眼睛一亮,情不自禁的喊了出来。

     其他人纷纷效仿。

     不一会,十多位宗主,全部适应下来,再次看向不远处呼呼大睡的乌龟,同时露出佩服之色。

     一眼就看出问题所在,以睡觉的方式来抵御灵气冲击……不愧是小师叔的宠物,果真不凡!

     他们佩服的眼神中,不知梦到什么,乌龟一边吧唧嘴,一边口水流了一地……

     看到众人的举动,苏隐再次露出无奈。

     这些狂暴的灵气,他……依旧无法吸收,一进入身体,像是遭到了嫌弃,被直接排到外面。

     看来,想要提升修为,只能等那种特殊灵气融合了。

     目前来看,之前在毒师堂,吸收的绘画、医术、毒师、阵纹和封禁,五道灵气,已经来到丹田边缘,随时都会钻进去。

     一旦进入丹田,再次绘画阵纹、封禁,就可以调动对方,让这五道灵气融合!

     因为有阵纹灵气,弄不好还能和之前的融合灵气接在一起,真要如此,就算灵气数量不一样,不太平衡,他的实力,也必然可以突飞猛进,一举突破传承境,甚至达到更高!

     心中暗暗推测,飞舟的速度很快,时间不长,众人就看到长河出现在眼前,此时更加清晰了,河流咆哮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宛如雷霆,震的人心驰荡漾,灵气也更加浓郁,化作水汽扑面而来,不停向毛孔内钻。

     第一次见到这种场面的诸位宗主,全都眼睛瞪圆。

     不说其他,这周围涌来的灵气,就堪比一些低级的三等灵脉了!

     关键,长河还没彻底显化。

     “那是什么?”不知谁喊了出来:“好像是块石头……”

     众人看去,果然看到不远处的河流边上,一块石头安静的悬浮在空中,顺着河流向下流淌。

     也不废话,费庭凌空抓了过去,石头被他真元俘获,飞了过来。

     “是……火烧石!”一位炼器师认了出来,满是震惊。

     就连苏隐,也满是不敢相信。

     火烧石,是真火才淬炼过的熔岩石,通常伴随火山喷涌,才能出现,十分稀有,整个大兖州万年以来,都不会超过十枚……当初,为了炼制护灵丹,专门让鹦鹉喷火灼烧,才得以成功!

     此刻在河边,随便就抓来一块,看起来不算太珍贵……

     “我之前就说了,灵渊长河之中不仅有灵脉,还会有各种各样的宝物……据说,大乾州的主流中,甚至可以捡的到仙器!”费庭道。

     “仙器?”众人全都一震,真的假的?

     众人见过最强的兵器,不过巅峰灵兵,圆满级别的也只是听闻,很少有人真正见到……至于仙器,更加强大,每一件,都是超等宗门的镇宗之宝,虚仙强者才能驱动。

     如此宝物……在河流中能够捡到?那长河,从哪里来的?

     “是啊,不然,你以为乾源大陆哪里来的仙器?一万年前,最高级别的兵器,也只是圆满级,而且数量极为稀少,镇仙宗的林玄前辈,一柄上品灵器,都是用了许多年。”

     费庭道。

     苏隐说不出话来。

     难怪那柄垃圾的云雨剑,能成为林玄的佩剑,并跟随他多年,闹了半天,一万年前的兵器,远没现在的强大。

     “好了,长河马上就要出现了,我们要做的是抵御巨魔偷袭和入侵,同时守护聚灵师,让其进入河流,汇聚灵脉!”

     飞舟在河流跟前停了下来,费庭道。

     众人同时点头。

     长河就算宝物再多,最重要的依旧是灵脉,只有汇聚足够的灵力,修炼者才能更好的修炼,持续发展。

     站在甲板上,苏隐向长河看去。

     虽然依旧没全部出现,却也看到了部分端倪,浓郁的灵气环绕在河边,形成云雾,让人一眼看不到尽头,河面一望无际,不知有多宽。

     靠近他的地方,河流速度并不算太快,越向里,奔腾的越厉害,传承境强者进入其中,可能都会被轻易冲走。

     “这河……你们可进去过?”看河流不受控制,苏隐好奇。

     “虽然聚灵师需要进入其中,才能汇聚灵脉,但……通常不深,距离河边也就几十、数百米的样子,一旦出现问题,容易施救!”

     费庭道:“深的地方,我老师曾去过一次,不过……也只进入八百多米,就回来了,而且还受了重伤,没活多久便陨落了!所以,真正的河流中心,我们谁都没去过,也不敢去。”

     “哦!”苏隐点了点头。

     二人交谈的过程中,飞舟在一处河流平缓之处停了下来,费庭手掌一抖。

     四条铁链从船身飞了下去,扎入虚空,将晃动的船只,稳固下来。

     这些铁链的尽头,是个巨大的铁锚,表面寒光闪烁,已然达到了巅峰灵器的级别。

     “这是【虚空锚】,可以将飞舟,锁定在混乱的气流中,让其不受任何影响。”费庭道。

     苏隐向铁锚看了过去,这东西不仅炼制手法高明,表面还雕刻了一些稳固空间的阵纹,能够停住船只,也就不足为奇了。

     做完这些,费庭环顾一周,看向众人:“各位,身上有阵纹类法宝的,可以释放出来,摆放在四周了!至于封禁之类的东西,暂时先别忙布置。这里灵气狂暴,一旦长河彻底出现,空间会被破碎,封禁肯定承受不住!”

     “好!”

     众人同时点头,空中密密麻麻出现了一堆阵纹符箓,毒烟,毒气、毒粉。

     不得不说,这种环境下,毒师的作用,的确比其他修炼者要大的多,不少毒气是无色无味的,只要吸收进入体内,就会中招,远比其他陷阱,更容易成功。

     做完这些,也各自将法宝取了出来,握在手心,以防不时之需。

     虽然没看到灵渊巨魔,却不得不提前做出准备。

     否则,一旦对方进行攻击,再想准备就晚了。

     “聚灵师,开始汇聚灵气……”

     见众人做好了战斗准备,费庭看向甲板上的聚灵师。

     “是!”

     众人让开最中间的位置,十几个聚灵师盘膝坐了下来,全部双手向天空举起。

     轰隆!

     狂暴的灵气,立刻被他们吸收过来,汇聚成一条粗大的灵气漩涡。

     此刻的聚灵师,就是一个灵气的交换厂,和聚灵阵有些相似,将空中杂乱的灵气剥离出来。

     “聚!”

     伴随最中间一位聚灵师的呵斥,被抽取过来的灵气,在众人面前形成了一条灵气溪流,刚开始十分薄弱,紧接着越来越粘稠,由气逐渐变成液体。

     抽取的灵气继续增加,液体溪流,变成了泥土、矿石的模样,逐渐固化。

     几十个呼吸的功夫,就形成了一条三等灵脉。

     “这……”

     将这一幕看在眼里,苏隐忍不住皱眉,原来这就是聚灵……怎么感觉有些熟悉?

     “聚灵师,虽然修为不高,但对灵气的掌控能力极强,可以抽取很大范围内的灵气……”以为他不解,费庭解释。

     “我知道……只是觉得,有些眼熟……”苏隐挠头。

     “眼熟?”

     “是啊,我以前好像也弄过类似的东西,只不过……是在种地,在做……【养护土】和农家肥!”苏隐道。

     “养护土?农家肥?”费庭一呆。

     你是认真的?

     他们这是在聚灵,怎么和种地,搭得上关系了?

     其实不光他奇怪,苏隐也满是不敢相信……又看了一会,才算真正搞明白,聚灵师所谓的汇聚灵脉,就是他学过的培育养护土,和农家肥!

     种地的时候专门研究过,只不过……并不是他本人汇聚灵气,而是接住了特殊的阵法,当时不理解,此刻再次看来,分毫不差。

     也就是说……聚灵职业,就是种地!

     难怪,他种出来的粮食,长的都这么饱满,圆润,原来自己悄悄为它们弄出了灵脉……甚至,比灵脉还要高级!

     灵脉对修炼者都有绝佳效果,种点菜种点粮食,自然可以很快承受,而且威力巨大了。

     “既然种地是聚灵,我也会,而且速度比他们要快的多……是不是过一会,多弄几条一等灵脉出来?”

     心中一动,苏隐眼睛放光。

     不过,灵脉是宗门的基础,价值之大不可估量,就算自己能做出来,也要单独去弄,否则,被人惦记,绝对不是什么好事。

     呜呜呜呜!

     就在他心底盘算之时,远处响起了呜咽之音,费庭当先反应过来,瞳孔一缩,低沉的声音响了起来:“来了!”

     众人急忙抬头,果然看到两艘巨大的战舰,破空飞了过来,一前一后,将他们的飞舟围堵在中间。

     这两艘船,每个都有五十多米,同样达到了上品级别,威力不弱,甲板上站满了人,一个个魔气冲霄,杀气沸腾。

     “这……是灵渊巨魔?”苏隐愣住。

     甲板上的人影,和他们没有任何区别,无论容貌、大小,全都一模一样,分毫不差。

     本以为,所谓的巨魔,会十分巨大,和巨人一样,而且面目狰狞,怎么都想不到,长的比人类还像人类。

     听到了他的疑惑,费庭解释:“如果不是长的像人类,怎么可能蛊惑人类修炼魔功,从而成为魔修!大陆上的修士,对魔修十分排斥,见到就要格杀,就是因为……他们是把将灵魂交给巨魔的人类,是人类的叛徒!”

     苏隐点头。

     虽然八大堂口,将灵渊巨魔封印在灵渊之内,但还是有一巨魔,逃出去过,因此,大陆上也有隐藏的巨魔,和魔族传承。

     把灵渊巨魔比作侵略者的话,魔修就是伪军,自然要受到正常修士不齿和痛恨了。

     #送888现金红包# 关注vx.公众号【书友大本营】,看热门神作,抽888现金红包!

     “费庭堂主,没想到你亲自来了!”

     巨舰停下,阴冷的笑声响起。

     说话的是甲板上的一个中年人,身穿青灰色的盔甲,体内魔气激荡,雄浑至极,居然是一位修为达到了传承七重的魔修!

     “我同样没想到,冥江统领,会亲自过来阻止我们,还真出乎意料!”费庭眼睛眯起。

     “【统领】是对传承境以上巨魔的称呼!永恒境的,为【魔将】,虚仙初期的为【魔帅】,再强的,才有资格称呼【魔王】!”

     墨青城传音:“这位冥江统领,是一直以来,与我们对战巨魔的最高统帅,地位和费庭堂主差不多,通常坐镇中枢,调动安排,很少出战……”

     苏隐点头。

     之前一直以为所谓的极乐大魔王,只是他自封的称谓,本身很弱小,现在看来,并非如此。

     能称呼“魔王”,看样子最强时,至少达到虚仙高重了。

     “战斗多年,本以为早对你们,了如指掌,却没想到,玄夜堂主一鸣惊人……这才是真正的出乎意料!”

     冥江统领嗤笑。

     “如果你过来,只是恭维,就请不用说了,我们还有事,没工夫与你耽误……”费庭摆了摆手。

     敌对多年,各自有什么手段,全都了如指掌,客气的话,就不用说了。

     “既然你如此直接,那我也不废话了……长河马上就要出现,大家都是为了灵脉而来……巨魔和你们人族,万年来,一向各取所需,相安无事,这次也没必要咄咄逼人!”

     冥江统领道:“这样吧,我向你打听一个消息,只要如实回答,我们转身就走,绝不找麻烦!不答应……就只好交交手了。你们高手众多,全部击杀,很难做到,但杀上一半,顺便阻拦汇聚灵脉,还是可以完成的……”

     费庭皱眉。

     听一个消息就走?什么消息这么值钱?

     “说来听听!”

     冥江统领道:“我想知道,六天前,你们大兖州,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魔王大人如此愤怒,下达了不惜任何代价,都要攻破封印的命令?”

     “我大兖州平安无事!”费庭摇头:“为何下这种命令,你应该去问你们魔王吧!”

     六天前,天空出现大字,像有圣人出世,又像是有什么宝物降临,当然……这件事,不可能和对方说,否则,进攻的肯定更加疯狂!

     仙器,不仅对人类有莫大的吸引力,对巨魔的吸引力同样不小。

     再说……就算想说,也不知怎么说,因为……为何会出现这种情况,他到现在也没搞清楚。

     “早就猜出你不会说,这样吧……”

     对他这个回答,冥江统领并不意外,目光一闪:“把玄夜堂主交出来,我们转身离开!这个你可以轻易做到,没必要拒绝了吧!”

     “玄夜堂主乃我联盟八大堂的堂主,带走?你想多了!”费庭皱眉。

     先不说玄夜堂主的功勋无人能敌,单是为人族的一员,就不可能送给对方。

     舍子饲狼,狼食味而无厌,何日为尽?

     “我劝你想好了再回答,如果我执意动手,你们最少死一半,玄夜堂主同样会被我抓走,关键还凝聚不上灵脉……直接答应,最多舍弃一人罢了!”

     冥江统领道。

     “魔族擅长蛊惑人心,也就是所谓的心魔……之前还不相信,现在看来,果真如此!”

     费庭摇了摇头:“不过,你这种手段,对我们没用,战斗这么多年,联盟早就成为一体,绝不是几句话,就能扰乱的。”

     对方的话语,明显带着蛊惑,一旦答应,不但寒了功臣的心,还会让人离心离德,再想凝聚在一起,就难了。

     “准备迎战!”懒得和对方废话,费庭大手一摆,船上的众人,立刻做出了防御姿势,几位宗主手掌猛地一抓。

     轰!

     提前布置的阵纹符,爆炸开来,毒气、毒物从空中洒落,立刻有巨魔中招,惨叫声中化为脓水。

     “找死!”

     没想到面对更强的它们,费庭等人直接出手,没有丝毫迟疑,冥江统领脸色铁青,大喝声中,踏空而来。

     手掌一翻,一柄长枪悬浮在半空,化作一条蛟龙。

     这柄枪,用蛟龙的脊骨,炼制而成,配合传承七重的修为,一出现就横跨数百米的距离,魔气滔天,轻轻一刺,还没炸开的阵纹符箓,立刻被一股巨大的力量封印,再无法散佚分毫。

     “上次一战,还是三十年前,让我看看,修为有没有退步!”

     面对这一枪,费庭非但没有害怕,反而眼睛放光,同样一柄长剑,对着虚空刺了过来。

     嘶啦!

     两道巨大的气流对撞,冲击波四下激荡,灵渊长河周围,本就空间不稳,此刻,顿时出现了崩塌的趋势。

     苏隐也看了出来,这位费庭,竟然也是一位传承七重的强者,而且比被他撞死的蛟龙,更加强大!

     也难怪,青鳞巨蟒才刚突破,还没彻底稳固修为,就被格杀,费庭已然跨入这个级别不知多少年了,再加上手中的长剑,和对方的蛟龙长枪一样,同样达到了圆满灵器级别,实力之强,堪称恐怖。

     全力一击,怕是传承九重,都不敢正面硬接。

     “退步?我看是你退步了吧!”

     两大最强者的力量在空中泯灭,冥江统领冷笑,长枪横扫,百米内的灵气被禁锢住,正在汇聚灵脉的聚灵师,都不由停了下来。

     受到冲击,费庭忍不住后退了一步,眼神凝重。

     三十年未见,对方的实力,显然比他进步还要大!

     不过,一点点的差距,短时间内,根本做不到碾压。

     只要能拖出对方,长河出现,笑到最后的,绝对是人族。

     看到空中的交战,苏隐并未动弹,而是眼睛放光。

     “蛟龙脊骨,可以做成长枪,这样说起来,我那根,也能做?看起来不错的样子……”

     完整的蛟龙脊骨,他也有一条,知道可以炼制兵器,就留了下来,一直不知打造什么,锅碗瓢盆之类手上太多了,实在拿不出手,要是能弄柄长枪,倒是不错的选择。

     就是……他只学过家用的东西,兵器还没接触,真想炼制成长枪,可能还需要一些注意事项。

     “要参考一下,最好能把他这柄枪拿过来……相似度这么高的兵器,还真不太好找!”

     眼睛落在对方的长枪之上,苏隐皱眉。

     不知他的想法,冥江统领体内魔气沸腾,越战越勇,他和费庭二人交手,其他人巨魔也名师堂的众人,同样按耐不住,交战起来。

     “哈哈,想抓我,不用这么麻烦,我就在这,你们能抓得住,我就认栽!”

     玄夜堂主笔直飞了出去,还在空中,全身衣服就被真元炸得粉碎,赤身裸体。

     “无耻,不要脸!”

     见他一甩一甩的冲过来,不以为耻,反以为荣,一头女性巨魔,气的浑身哆嗦,银牙咬紧,一剑刺了过来。

     剑芒呼啸,这个女性巨魔居然和徐冲等人一样,达到了传承三重。

     “嘿!”

     知道纹路的威力,玄夜堂主一声冷笑,也不躲闪,笔直冲了过去。

     什么男女有别,什么害羞,只要能杀敌,脸面算什么?算个屁!

     嗡!

     长剑落在玄夜堂主身上的纹路上,真元催动下,墨汁绘画的线条光芒流转,毛驴、乌龟图案,宛如活了一般,化作一道虚影,呼啸而来。

     嘭!

     虚影狠狠印在女性巨魔的胸口,只一下,肋骨就断裂了七八根,人还在空中,鲜血狂喷。

     “死!”

     一招得手,玄夜堂主怎么可能错过机会,手中长剑浮现,凌空劈落!

     他的修为本就比对方高,此刻后者又受了伤,哪里抵挡得住,眨眼间就被斩成两半,化作一片血雨,洒落而下。

     “可恶!”

     “找死!”

     所有巨魔全都疯了,在他们眼中,这位玄夜堂主赤裸而来,自己这边的女性巨魔与对方一接触,就被一剑劈碎。

     很辣到了极点。

     嘭嘭嘭嘭!

     一头插入巨魔的埋伏圈,玄夜堂主根本不在乎周围的进攻,认准一个就用剑狂劈,周围的攻击,全被纹路挡住,他的攻击,对方却阻挡不住,短短三个呼吸,又有三头巨魔,被当场杀死。

     “好强!”

     “原来是这样战斗……难怪能吓退这么多巨魔!”

     甲板上剩下的人,全都猛地一震。

     之前,听说这位玄夜堂主面对巨魔如何、如何英勇,心中还是有些疑虑的,亲眼看到,才知道赤裸的他,到底有多可怕。

     比**,强大了一倍不止,同级别只要敢进攻,绝对不是一合之敌,而且无惧围攻,再多人冲过来,都是枉然。

     “小师叔画的……”

     一瞬间,众人再次看向一侧的小师叔,眼中满是火热。

     如果这位给他们画,他们是不是也可以变得如此强大?

     真要成立一个赤裸军团……何愁封禁镇守不住!

     “找死!”

     和众人的激动不同,冥江统领看到这一幕,眼睛忍不住眯起,咆哮声中,一枪将费庭击退,长枪剧烈抖动,对玄夜堂主刺了过来。

     这一枪施展了他全部修为,传承七重配合蛟龙长枪,空间瞬间出现了裂痕,灵气激荡,所有人都感到呼吸一窒。

     太强了!

     这招的威力,已经突破了当前的桎梏,威力堪比传承八重强者。

     “玄夜……”

     费庭瞳孔一缩,想要出手,已然来不及。

     玄夜也没想到,正在和费堂主战斗的冥江,会突然对自己出手,不敢硬抗,急速后退。

     不过,他的飞行速度,哪比得上对方疾刺而来的长枪,龙头呼啸,眨眼功夫,已经来到胸口位置。

     枪尖和体表的纹理,碰撞在一起,蜘蛛网般的墨痕,在空中形成封禁,乌龟模样的阵纹闪耀起来,形成了巨大的光膜,毛驴模样的图案,化作巨大的驴蹄,碾压而下。

     嘭!

     一阵轰鸣,冥江统领觉得手掌一麻,虎口裂开,鲜血喷出,情不自禁的后退了十几步,脸色发白。

     纹路虽然挡住了长枪,反震力却也让玄夜堂主,倒飞了出去,在空中翻了几个跟斗。

     “哈哈!传承七重配合圆满级别的灵器,不过如此!今天不是你杀了我,就是我杀了你!”

     稳住身形,玄夜堂主吐出一口鲜血,兴奋地一声嘶吼。

     虽然和对方交手,他只能被动挨打,而且受到冲击,伤势更重,可……那是巨魔族的统领,传承七重高手!

     平常见到,逃走都来不及,现在却能轻松抵挡,甚至还让其受伤,心中的喜悦可想而知!

     之前还担心,小师叔用毛笔画的纹路,最多挡住传承四五重,现在看来,这种想法多余了……

     别说传承七重,就算是九重,想要破开,怕也没那么容易!

     可以说,赤裸的他,一下就将战斗力提升到了传承七重以上!

     “来啊!”

     明白这点,再次咆哮,笔直冲了过去,拼枪而已,我玄夜,谁都没怕过!

     “……”

     身体一僵,冥江统领心脏冷如冰窖。

     之前的进攻,他并未参与,只是听到溃败的属下汇报,知道这位玄夜身上的纹路有些诡异,带着让它们不敢侵犯的气息。

     这才决定亲自出手,前来阻截。

     结果,这位是出现了,也脱的精光……本以为,只要他亲自出手,就可以轻松灭杀,将纹路的秘密得到,做梦都没想到,差距会这么强大?

     全力刺出的长枪,纹路都没刺破不说,自己还受到了反击,受了轻伤……

     “是一位超越九品的阵纹师、封禁师画出来的……”冥江统领反应过来,同时有些不敢相信。

     这东西到底是谁画出来的?大兖州啥时候冒出来这样一位超级强者?怎么从未听过?

     他这边震惊的无以复加,甲板上的苏隐,看着眼前的场景,嘴角同样不停抽搐,有些抓狂。

     这边正打架,生死危机呢!

     你们几个要干什么?

     祁长老、覃召堂主、聂辽源堂主、墨青城、白占青……你们这些联盟、宗门以及皇室的高手,一个个脱光衣服,躺在面前……认真的吗?

     我能说……真不好这口吗?

     和他的无语不一样,交战产生的气流,让老龟也短暂的清醒过来,缓缓睁开眼睛。

     它的高度,刚好和躺着的众人齐平,立刻看到了很多不一样的东西。

     心中顿时满是疑惑:这是哪?怎么……会有这么多兄弟!

     ps:老涯用五秒画了鹦鹉的图,在彩蛋章里,大家可以点赞,留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