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其他小说 > 有请小师叔 > 第一百八十五章 我叫天涯【大章求月票!】
最快更新有请小师叔 !

    这位巨魔一族的最强者,彻底懵了。

     我是让你查五大魔王被谁杀了……怎么弄出大粪、戒指、凳子腿?

     你别告诉我,是这些东西,斩杀了他们!

     修为达到虚仙巅峰,别说这些东西,就算绝品级别的灵器,想要杀人也做不到吧!

     正想过去,亲自观察,就听魔皇卫统领的声音继续响起:“这只是致死的原因,他们身上还有些伤势十分奇怪,有些地方看起来像是碟子扣的,有些像是碗砸的,还有的,清晰的印着一口锅……哦,对了,青岳魔王的肚子上,还烙着瓢的痕迹……”

     穹落魔皇呆滞。

     本想着是不是古云秋等人偷袭,怎么你说着说着,感觉像是进入厨房,被人用餐具活活打死了?

     停止对四周的搜索,看向躺在不远处的五具尸体,五位魔王,全身上下没有一处完好,坑坑洼洼,说不出的凄惨。

     此时的魔皇卫统领,不知从哪里拿来了碗、碟之类的东西,挨个往尸体的伤痕上放,很快全部卡满,分毫不差……

     远远看去,紫翼魔王等人,宛如魔体盛,只差摆些好吃的了。

     张了几次嘴,穹落魔皇最终啥话都没说出来。

     紫、青、红、黑、白五位魔王,跟随他南征北战,不下数百年,修为之强,灵渊界都算得上靠前,致死的原因,竟然是一堆锅碗瓢盆……

     到底发生了什么?

     “查查人族,谁以锅碗瓢盆为兵器,或者,谁的兵器擅长变化……只要有此人,就算不是凶手,也肯定有很大联系。另外,将我的到的魔灵果,给穹元先祖送去!”

     眼睛眯起,过了一会,穹落魔皇道。

     “魔灵果?这可是陛下用精血浇筑,花费上千年才培育出来,用来续命的宝物……”统领愣住。

     魔灵果,是一种对巨魔有巨大帮助的奇特宝物,整个灵渊只有一株,魔皇陛下花费上千年培育,才得到三枚果实,价值之大无可估量,直接送出一枚……

     “长河毫无征兆的出现,再加上前几日,先祖颁布的仙谕,和人族的决战,恐怕马上就要开始了……先祖早一日突破真仙,就多占一日先机!”

     目光一闪,穹落魔皇道。

     五大魔王突然被杀,连凶手都找不到,让他有些心悸,他们找回了穹元先祖,修为大增,人族呢?

     会不会也冒出个隐藏的修士?

     否则,之前的祭祀通道,是谁运转的?

     “是……”统领神色凝重,躬身抱拳。

     他想的是个人,魔皇想的却是种族,这就是他们之间的差距。

     大乱将至,谁先出现真仙,谁就占据绝对主动,平时可以勾心斗角,这时候,在这样做,绝对是自寻死路。

     ……

     距离魔皇城数万里外的一个山谷,虚空一阵晃动,两个人影满是趔趄的掉了下来。

     噗通!噗通!

     齐刷刷摔在草地上,大口喘着粗气。

     看到彼此都这么狼狈,对望一眼,同时尴尬的笑了起来。

     正是从魔皇城逃走的苏隐和古灵儿。

     一路急窜,短短十几个呼吸就到了这里,穹落魔皇尽管强大,却也没找寻到任何痕迹。

     “在下古灵儿,乾源盟长老殿的古云秋,正是家师!”古灵儿抱拳。

     刚才只顾着逃走,还没自我介绍。

     “我叫苏天涯!”苏隐忙道。

     陌生地方,这女孩看起来又有些古灵精怪……小心为好,真名之类的,等熟悉了再说,不然,找到镇仙宗,谁能抗衡?

     古灵儿皱眉,带着疑惑:“拥有如此实力,年纪又不大,应该很有名才是,为何我从未听过?”

     逃走的时候,她专门看了对方的修为,永恒二重……虽然和她比,差了一截,但在这个年龄段,就有如此实力,绝对是超级天才了。

     怎么她印象中的几个少年英雄,都不叫这个名字。

     而且大兖州……这种灵脉弱小,偏远的地方,会有如此天才?

     “我一直闭关,才刚出关不足十天,古小姐没听过也正常……”苏隐笑了笑,急忙转移话题:“不知……这是哪里?你刚才说的魔皇城又是何处?”

     “你不知道?”

     见他一脸迷茫,古灵儿只好解释:“大乾州和大源州,你应该知道吧!”

     苏隐点头:“天下九州,这两个,是最强大的存在……”

     大兖州只拥有一等灵脉,实力最强的,不过传承九重……而大乾州、大源州拥有超等灵脉,孕育了大陆最巅峰的强者。

     古灵儿点了点头,很快解释了一遍:“这就是两州联合封印的灵渊界,魔皇城,正是巨魔最强者魔皇所居住的城市……”

     “这……”

     苏隐半天说不出话来。

     闹了半天,空间裂缝,竟然将他传送到了这里。

     难怪随便看到一个女孩,都拥有虚仙境的修为……不愧是人类最巅峰的联盟,真够可怕的!

     刚才撕破空间飞行的时候,古灵儿看出他有永恒二重,他也看出了对方的实力……虚仙强者!

     至于几重,因为修为未达到,暂时还看不出来。

     在大兖州,他的修为和天赋,算得上不错,但在这……只能说得上一般,想要突破虚仙,要先找职业进行融合,并且显圣,获得特殊灵气,才有一次机会,怎么算,都要半天以上的功夫!

     差距还是很明显的。

     解释完,古灵儿道:“多谢刚才的救命之恩,若不是你突然出现,我可能已经被杀了!”

     “古小姐客气了,是你救了我,若不是及时唤醒,结局难料……”愣了一下,苏隐连连摆手,尴尬的恨不得有地缝钻进去。

     太客气了!他只是永恒境的小人物而已,救对方?从何说起!

     更何况一直昏睡,才醒过来不到一分钟罢了!

     “你昏睡后的事,真的不记得?”见他说的诚恳,古灵儿带着疑惑:“那……你知不知道青岳、红枫几位魔王,怎么死的?”

     苏隐挠头:“他们是谁?”

     “就是刚才……你醒来后,躺在地上的几个尸体!”

     “不认识!”仔细回忆了一下,对那几个人的确没印象,苏隐道:“我被一个不听话的属下设计,误入空间乱流,然后……没了意识,再次清醒,就看到了你……真的啥都不知道!”

     见他不像作伪,古灵儿眉头皱成疙瘩。

     她逃走的时候,只有这个少年和四大魔王,回来后,少年还在,四位魔王却死了……短短几分钟的时间,到底发生了什么?

     是真不知道,还是故意隐瞒?

     不过,不管哪种原因,这位身上,肯定有秘密,需要仔细调查才行!

     当然,现在不是追问的时候,女孩道:“五大魔王陨落,必然会引起轩然大波,咱们先回乾源盟,将这件事禀告老师再说吧!”

     苏隐点头。

     先离开此地,再想办法通知费庭等人。

     “走!”

     站起身来,女孩想起什么,眼珠一转:“此地距离绝渊城虽只有几万里,中间却有不少巨魔留下的空间乱流和陷阱,贸然穿梭虚空,容易陷入其中,迷失方向,所以……只能按部就班的飞行!我在前面走,你在后面追,千万别跟丢了……”

     说完,也不待少年回答,身体一晃,化作一道流光,笔直向前方急速冲去。

     修为达到永恒境,对空间就有了一定了解,可以做到撕裂空间急速前行,无论人族还是巨魔一族,为了防止对方快速偷袭,都会留下这样一片区域,不能随意穿梭!

     前面的数万公里,正是这样的存在,她并未说谎,至于转身就走,让对方跟上,是想趁机,看看对方修炼的功法,以及真元雄浑程度。

     也能有更多的了解。

     不然,随便来个人,就带回去,哪怕砸死了紫翼魔王,肯定也是不放心的。

     “这……”

     见女孩转身离开,眨眼间就不见了踪迹,苏隐不敢停歇,急忙跟上,浑厚的罡风,扑面而来,吹得衣服猎猎作响。

     达到永恒境后,很少飞行了,此刻急速追赶,竟隐约感到有些吃力。

     “修为还是太低了……”

     心中叹息。

     实力高,速度快,这是规律,他也不可能例外!

     看来,到了对方所谓的绝渊城后,要先想办法晋级修为,实力高了,才有自保的本钱。

     不然,只会和刚才一样,陷入昏迷,生死不由自主控制。

     他这边感慨,前方的古灵儿则满是惊讶,不敢相信。

     她是虚仙境强者,而且想考验对方,自然不会将速度一开始就发挥到极限,即便如此,一般的永恒境四、五重,乃至七重强者,都未必能够追得上!

     对方不但追上,似乎还有余力……

     这就有些可怕了!

     难怪能在空间漩涡中活下来,的确有普通修炼者,无法企及的底牌。

     “让我看看,极限在哪……”

     带着考教的味道,深吸一口气,古灵儿体内力量运转到极致,速度瞬间暴增一倍。

     她的修为,虽不如五大魔王等人,但速度极快,正因如此,才能悄无声息的潜入魔皇城甚至魔皇宫,屡次从高手眼皮下逃得性命。

     此刻,施展出了最擅长的身法,天级上品武技,流云虚步!

     这套武技,乾源盟都数得上顶尖,而且很难修炼,万年来,人族天才无数,能够成功的,屈指可数!

     她正是其中一位!

     不仅练成,还将之修炼到了化境……全力运转,修长的身躯,幻影一般,闪烁着前进,声音都追之不及。

     “又快了?”苏隐眨巴眼睛,刚才就有些吃力了,继续加快,还怎么追?

     “这样飞行,消耗又大,速度又不快,可惜,我的飞舟,还在碧落海,没收回来……”

     灵宝谷,他是和费庭等人,乘坐飞舟进入的,后来进入了漆黑通道,飞舟并未收走,所以……储物戒指中,并没有那艘大船。

     “对了……”苏隐眼睛一亮。

     飞舟不在,床板还是在的,驱动起来,丝毫不慢,也不纠结,精神一动,木板出现在脚下,真元催动阵纹。

     立刻激射而出,比刚才飞行的速度,暴增了一倍不止。

     之前,用尽全力,都追赶不上,现在却显得极为轻松。

     前方,正在飞行的古灵儿,彻底呆了。

     还以为,马上就测试出对方的极限在哪,做梦都没想到,拿出个床板,比她都快……啥时候木板也能撕裂音障,丝毫不受影响了?

     “我不信!”

     眉毛扬起,流云虚步运转到极限,虚仙境的真元,在经脉中流淌,速度再次飙升,就在觉得肯定可以将对方远远抛开的时候,耳边响起一个淡淡的声音:“要不你也上来吧,可以坐两个人的……”

     嘴角一抽,随即看到少年,安静的坐在床板上,一脸悠然的看过来,目光中带着和煦的笑容。

     满心无奈,只好坐了上去。

     屁股才和木板一接触,瞳孔忍不住一缩。

     这个小小的床板上,居然刻画了,悬浮、加固、防御、迅疾、加速等几十种阵纹,每一种都精妙异常,堪称教科书一般完美无缺。

     “这……”

     做为乾源盟长老殿殿主的亲传弟子,她对封禁,也了解的极多,不然,也不可能悄无声息的进入魔皇宫,随手扔出可以爆炸的符箓。

     正因为了解,才觉得震惊!

     木板上雕刻,本身就难以做到,还弄出这么多,相互之间,丝毫都不影响……怎么做到的?

     “天涯兄,不知……你这个飞行法宝,我可否驱动一下试试?”

     沉吟了一下,古灵儿道。

     “当然可以!”苏隐轻轻一笑。

     对方能驱动最好,他也能省去不少麻烦。

     “多谢……”

     古灵儿点了点头,体内真元流淌而出,向床板蔓延。

     轰!

     阵纹释放出耀眼的光芒,一声撕裂空气般的轰鸣,急速前冲,速度之快,比刚才再次飙升两倍以上!

     “这……”全身一震,古灵儿秀目瞪圆,久久无言。

     这已经不是木板,而是仙器了好不好?

     一下砸死紫翼魔王,随手拿出的床板堪比仙器,突兀出现在魔族大本营……无论从哪一点,眼前的这位少年,都显示出了与众不同。

     看来,对方所谓的“一直昏迷”,根本就不是真话,甚至很多事情,都在撒谎。

     例如,永恒境二重,算是刚刚领悟空间法则,就算能在破碎空间中活下来,也需要不断用真元维持,并且,消耗极大,正常情况不会坚持太久,而对方,从大兖州被冲击到这,距离不下数十万里,明显不对劲。

     第二、紫翼魔王,修为达到虚仙巅峰,还是魔修,保命手段不知拥有多少,这位从空间裂缝飞出,就将其砸死,魂魄都逃脱不掉……明显不是永恒二重可以做到的,甚至……老师都未必能够完成!

     第三、这个床板太可怕了,刻画者对阵纹的理解,非但大兖州修士做不到,大乾州、大源州的阵纹师,都很难完成!

     第四,青岳、红枫等魔王死的蹊跷,一下死了这么多强者,对方都没醒过来,反倒自己一喊就苏醒,明显不对劲……再说,杀青岳、红枫魔王的强者,为何对他不管不顾?甚至喊都不喊?

     ……

     总之,不少疑点,都说明这家伙有问题。

     当然,这种强者,真有恶意,别说她抵挡不住,整个人族都未必能够抗衡!所以,坏心未必会有,但真实目的就有待商榷了。

     “看来,永恒二重,只是伪装,真实修为,已然和老师相仿,甚至……打破了那道桎梏?”这些想法在脑海一闪而逝,古灵儿目光一闪,嘴角扬起:“这样也好,对我来说,也是一种挑战,到时候亲自拆穿,看你还怎么伪装!”

     想到这,心中斗志昂扬,精神一动,神识向床板扫了过去:“这木板上的阵纹,威力之强,令人钦佩,就是……图形有些奇怪,不是常规阵图吧!”

     “阵纹重意不重形,这样画出来,能好看些……”苏隐点头。

     古灵儿眼中露出古怪之色。

     图形中的羊妖、狼妖,脑袋这么大,与真实完全不符,哪点好看了?

     “哦,听天涯兄的口气,对阵纹也了解极多,难道……知道这些阵纹的来历?”古灵儿不动声色的问道。

     “瞎胡说而已,知道的不多……”苏隐连忙摇头。

     他现在是苏天涯,还是低调一些。

     “果然在装……”

     见少年明显的言不由衷,古灵儿目光一闪,微微一笑:“其实,我对阵纹了解不少,看出了这些纹路,存在着一些问题!”

     苏隐疑惑,这些是他严格按照大道奥义刻画的,威力都还不错,没感觉有问题啊!

     见他这副表情,知道上钩了,古灵儿轻笑:“你不信?”

     苏隐摇头:“当然不是……我的一位前辈曾说过,世间万物,没有真正十全十美,完美无缺的,即便是天道,都有缺陷存在,有问题也很正常,还请……灵儿姑娘赐教!”

     “呃?”

     古灵儿一呆。

     不按套路出牌啊!

     按照她的想法,这位如此年轻,又有这种修为,肯定受不了言语相击,只要自己质疑,必然会加以反驳……怎么没反对自己,反而直接请教了?

     这纹路如此完美,连老师都未必能找出问题,她又怎么可能找得到!

     不过,这也难不住她……轻轻一笑,随手一指:“我觉得这个纹路就雕刻的不太好,有些纤细,真元每次运转到此,都会受到限制,不能发挥足够的威力!如果就稍微粗一些,整个阵图应该更加强大……”

     苏隐看去。

     对方所说的纹路,是懒羊羊头上的那坨大便,的确有一部分十分纤细,甚至不仔细看,都看不出来。

     不过……这道纹路,是破空纹,纤细且不贯通的地方,并非问题,而是故意留下,用来分割空间的,真要补全上,反倒会影响破空效果,起到反作用。

     当然,这只是他根据所学“雕刻”对阵纹的理解,难道……真正的阵纹,还有些不同?

     想到这,抱拳躬身,满是诚恳:“还请灵儿姑娘指点!”

     “???”古灵儿再次呆住。

     我特么胡说的,你不应该反驳吗?如此虚心的请教怎么回事?

     “难道牵扯了某种不方便透露的传承?真要如此,是我孟浪了……”见她欲言又止,脸色憋的涨红,苏隐想起什么,道。

     很多宗门、势力,都讲究功法不外传的,就好像自己授课,必须让费庭等人加入镇仙宗一样。

     这女孩,也有可能看出了自己阵纹上的问题,但牵扯传承,不方便说出来。

     “这倒不是……其实很简单,就是把这条纹路弄粗一些,真元更容易通过……”

     见对方继续追问,古灵儿只好再次胡说,都到这个地步了,一定要让对方亲口质疑,她才好顺利揭穿。

     “弄粗?”

     苏隐皱眉。

     自己所学的内容,粗细均匀得当,才能发挥最强威力,为何要弄粗?难道女人都喜欢又粗又大的?

     “我试试……”

     仔细回忆,传授雕刻残念,讲解的知识,苏隐再次看向床板下方的“懒羊羊”。

     天道都有缺,天底下的事自然都不敢说完美,也许……弄粗一些,的确会更好。

     想到这,也不迟疑,一柄刻刀出现在掌心,对着纤细纹路就画了过去。

     淡淡的圣元真意,从刀尖流淌而出,纹路瞬间变得贯通,之前空间被撕破,可以流淌通过的地方,被直接封住。

     一瞬间,床板飞行的速度骤减,不足之前的二分之一。

     也就是说,阵纹之前的完美被破坏的掉了,改的出现了问题。

     “不对,一定是我哪里弄错了……”

     见威力减弱,苏隐皱眉,再次看向眼前的图案,心中一动,一道明悟出现在心田:“将纹路改粗,并不代表阻挡了撕碎的空间,完全可以让它沿着这个流通啊!就好像河流,河底挖的深了,水流才会越快……”

     明白这单,也不犹豫,手中的刻刀再次一划,被加粗的纹路,稍微改变了方向,不再是横截气流,而是疏通。

     轰!

     一声轰鸣,床板的速度瞬间飙升,比之前没更改时,再次增加了一倍不止!

     懒洋洋的阵纹,也释放出耀眼的光芒,一瞬间,从七级阵纹,晋级到了八级!

     “果然……”

     苏隐眼睛放光,满是激动。

     对方说的竟然是真的,自己果然受到局限了……不愧是乾源盟长老殿殿主的弟子,这份见识和手段,比他强大的实在太多了!

     三人行必有我师……古人诚不我欺!

     想到这,再次躬身抱拳,眼中带着诚恳:“多谢灵儿姑娘指点,我明白了……”

     “???”

     古灵儿一脸呆滞。

     你明白啥了?

     我随口胡说,这特么也能领悟?

     最关键的是,阵纹居然真的晋级了,速度也更快了……真的假的?

     为啥感觉这么不对劲呢?

     ……

     与此同时,镇仙宗禁地。

     残念再次浮现出来。

     “为啥我感觉,仙界有通道出现,该不会……被对方发现了吧?”

     “应该没这么快,小苏隐还是很低调的……”

     “这倒是!再说,他很多职业还不太明白,应该不会乱来。”

     “对了,杨玄,你让我们传授技艺的时候,故意在有些地方留下一些,影响不大的错误,这是为什么?难道怕学会弟子,饿死师父,而故意留手?”

     “当然不是!我还没那么狭隘,这样做也是为了他好!”

     “此话何解?”

     “我们虽然以各种职业入圣,但……真就超脱了吗?”

     “都特么变成残念,随时都会死,谈何超脱?”一个无语的声音响起。

     “是啊,我们无法超脱,并不是……学习的内容不对,不完美,而是……墨守成规,无法打破心中的定式!”

     杨玄道:“尽信书不如无书!我让诸位故意给他留下一点小小的问题,让他去无意中发现,这样,就会对任何事情,都产生怀疑之心……就有机会超越我们,真正超脱,而不像我们,拼死,都无法做到……”

     众人沉默。

     是啊,怀疑,才是文明进步的原动力。

     如果传承的弟子,对他们的话深信不疑,任何事都会遵守,想要超越,也就不可能了。

     “早知道这样,我留下的错误就明显一些了!”

     “我也是……我留下的后手,就算是我不提前知道,想要找到都难,小隐想要发现,恐怕难了……”

     “不用纠结,我让大家留下的这些,是让他在关键时刻,有所领悟,而不是一开始就发现!真正察觉,没有上万年的积累,不可能做到……”

     缕着胡须,杨玄笑道,话音未落,身体突然一震,瞪大眼睛。

     不仅是他,其他残念也嘴角同时抽搐,看向一个方向。

     大家好,我们公众.号每天都会发现金、点币红包,只要关注就可以领取。年末最后一次福利,请大家抓住机会。公众号[书友大本营]

     “已经发现了……”

     过了不知多久,杨玄喃喃自语的声音响起,胡子被揪掉了好几根,都不自知……

     刚说完留下的都是无伤大雅的小问题,很难发现,结果就被察觉,并且修改成功了……这家伙真出去了七天,而不是七十年,七百年,乃至七千年?

     搞事情啊!

     一瞬间,诸多残念,都陷入了自我怀疑之中。

     (七千字大章节,月初求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