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其他小说 > 有请小师叔 > 第二六九章 剑气阁【第二更】
最快更新有请小师叔 !

    “师姐请讲!”听她有办法,苏隐急忙看来。

     鹿秋然微微一笑,道:“闯剑气阁!”

     “闯?”苏隐一呆,他现在的实力,连闯药山的能力都没有,面对可能更厉害的剑气阁,岂不找死?

     知道他想错了,鹿秋然解释道:“不是你理解的那种闯,而是一种考核……”

     很快,苏隐明白过来。

     对方所说的的闯,和乾源大陆,闯封禁山有些相似。

     剑圣大道,代表着仙界巅峰的战斗力,只要是修炼者,谁不想得到?但……剑道奥妙复杂,远超过丹圣、琴圣之类,想要领悟,哪有这么容易!

     而且稍有不慎,还会走火入魔。

     为了更好的检测,更好的引到修炼者进步,而不是贪功冒进,几位圣人重新修筑剑气阁,并设置了许多关卡。

     每通过一关,就可以学习更高深的剑术,领悟更高深的剑意,然后一点点的深入。

     闯到最后,不但有资格去看剑圣留下的剑痕,还可以感悟他骸骨中蕴含的剑意。

     当然,这只是个传说,因为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一人成功过。

     “若是真的,倒是可以一试!”苏隐恍然。

     虽然对剑法的理解,还停留在劈柴上,但接受剑圣整整十年的不间断指点,真要让他来闯,肯定不会差。

     鹿秋然道:“这样做,是能安全不少,但也有一个难题,那就是……想要闯关,必须有一个合适的身份,不然,我怕还没进去,就会被查探……”

     “这个容易,可以伪装成之前闯过关的修士,只要隐藏的好,很容易混进去……”苏隐笑了起来。

     刻板偏见,无处不在,新来的闯关者,可能会被详细探查,但以前来过,甚至来过好多次的,可能只看上一眼,就没人理会了。

     这就是在别人的脑海中形成了一种固有的认识……这人,肯定没问题!

     “嗯!”

     略带赞扬的看了这位师弟一眼,鹿秋然道:“这样吧,我带你去找一位曾经闯过关的剑修,你熟悉一下,看看能不能伪装!”

     本以为,对方太过年轻,或许经验不足,现在看来,比自己还要老练,真不知36位古圣,怎么教导的。

     不再多说,二人借助穿云梭撕开空间,快速向剑气阁的方向疾驰而去。

     十多分钟后,一座剑形的高塔出现在视线。

     没进入高塔,鹿秋然而是身体一转,向一侧走了过去,时间不长,一排排茅草屋,出现在视线,足有上百间。

     都和帐篷差不多大小,七、八平米的样子,看起来十分简陋。

     苏隐满是疑惑。

     知道他想些什么,鹿秋然解释:“这是剑庐……据说当年剑圣,就是居住在这种地方,才领悟了绝世剑意,前来考核修行的剑修,为了磨砺心志,更好的感悟,修筑了相同的房子,据说能更好的契合自然,感悟自然……”

     “呃……”嘴巴张开,过了半天,苏隐无奈的摇头。

     他和李樵夫的残念相处多年,知道脾气秉性,不光长的和农民相似,性格、秉性也相差不大,住茅草,只是一种习惯而已,并没有什么特别的讲究。

     就好像前世的某个文豪,随便写一句话,只是习惯,没什么特别的意思,到了许多专家眼中,就是故意这么写,表达孤独的情绪,当时社会的黑暗,人性的扭曲……

     扭曲你妹啊!

     估计这种分析,文豪自己看了都会发懵,忍不住夸赞:这群二逼脑子咋想的……

     这些茅屋,给他的感觉就是这个,只有这个才能领悟剑道,怎么着,住瓦房、宫殿的,就不赔练剑了呗?

     不过,也不能说没道理,茅屋因为简陋,狭小,更契合自然,在其中修炼,容易感悟四周的环境,心境有所变化,也是真的。

     就好像一些苦行僧,为了磨砺自己的意志,都会虐待自己,不食,或者少食,刻苦修行,从而达到精神满足。

     “对了,师姐,我看你和之前的疾风圣人,似乎很早就认识……”

     见距离茅草屋,还有一段距离,苏隐略带好奇的传音。

     鹿秋然并未隐瞒:“认识超过一万年了,当初这位疾风圣人,只是个不入流的小人物而已,是我和大师兄在外试炼时,救了他的性命……”

     不一会,苏隐就明白过来。

     故事很俗套,被以前的网络作家都写烂了。

     被救的疾风圣人,为了感激救命之恩,归附了吕康,后来出卖药圣,正是他联系的苍穹圣人,也因此,得到了巨大的好处,再加上天资和机缘,一举成功,拥有了现在的实力。

     当然,更狗血的是,这位疾风圣人,还对师姐情有独钟,甚至努力追求过,只可惜,师姐看出了他的本性,直接拒绝。

     后来的事,也就很容易理解了,因爱生恨,得不到,不惜斩杀……

     仔细说起来,这个疾风圣人,真够无耻的。

     聊天中,二人闪身,进入了其中一间草屋,苏隐立刻看到房间中间,茅草上坐着的一个青年。

     二十来岁的样子,衣衫有些破旧,怀中抱着一柄长剑,端坐在地上,身上隐隐约约,散发出一道凌厉的剑意。

     “卢医师……”

     见她进来,青年急忙起身,态度恭敬。

     鹿秋然点了点头,道:“这位是我的小师弟,自小喜爱剑术,想要闯一下剑气阁,试试自己达到了何种境界。不过,你也知道,剑气阁由几大圣人把控,我不愿意露面,而且,此刻报名,审核的话,太过麻烦……可否借你的令牌用一下?”

     说完,同时给苏隐传音:“这位李默罡,曾练剑的过程中走火入魔,为我所救……我在他面前,没说过真实身份,只说自己姓卢,过一会,别说岔了。”

     “嗯!”

     苏隐点头。

     “没有卢医师出手,我早就死了,别说是这种小事了,就算让我自杀,也绝不会犹疑!”

     李默罡眼神凝重的点了点头,手腕一翻,取出一枚令牌递了过来:“这是进入剑气阁封印的令牌,只要拿着,就可以通过审核,不过……闯过关的,阁内都有影像,你和我容貌截然不同,直接走进去的话,还是很容易被认出来的……”

     这个令牌,不代表身份,和前世的等级证书一样,只有有了,才能进行下一步的考核,否则,门都进不去。

     “容貌的事,你不用担心!”苏隐笑了笑。

     吴月愁都可以用画笔,改变自己的容貌,他得到了画圣的传承,做到这点,自然更加容易。

     “嗯!”

     知道修炼者都有自己的办法,李默罡不再多说,再次坐在地上,将剑抱在怀中,不再说话,似乎他的眼中,只有剑,没有其他事。

     见他如此执着修炼,苏隐有些好奇:“看李兄的样子,对剑道沉浸已久,不知……闯到了第几层?”

     虽然没交过手,但可以感觉的出来,眼前这位,对剑道的领悟,十分强大,甚至一些圣人身上,都没有这么凌厉的意蕴。

     询问一下,知道他闯了几层,也能更好的把握剑气阁的考核标准。

     “剑气阁,一共九层,也就是所谓的九关,我对剑道的理解,才刚登堂入室,只闯到了第三层,便停了下来!”

     李默罡道。

     虽然嘴上说的刚登堂入室,脸上却带着高人一等的骄傲。

     很显然,剑道哪怕只是入室,都没那么容易。

     没想到,这位也才到了三分之一,苏隐不由咋舌:“不知这么多剑庐之中,闯的最远的,达到了第几层?”

     看来这个剑气阁,比他之前想象的,要难上不少。

     “能待在剑庐中的,都是年轻后辈,年龄不超过五十,走的最远的,也不过第五层罢了!”

     摇了摇头,李默罡想起什么,眼中露出了佩服之意:“不过,外界也有很多剑法强劲的,就好像苍穹圣人的关门小弟子,薛千秋,比我大不了多少,前段时间,第一次来闯,就一人一剑,闯到了第七层!”

     “薛千秋,第七层?”苏隐眼睛瞪圆。

     老薛……不就是那个被自己连续脱衣服,脱到不敢和比试的家伙吗?

     剑法这么厉害的?

     “是啊,他对剑道的领悟,达到了极其高深的地步,我远远不如!”

     李默罡满脸佩服。

     苏隐点头,又询问了一些关于剑气阁的,后者基本如实回答。

     “好了,时间不早了,我去试试!”

     知道已经了解的差不多,没什么可耽搁的,苏隐全身肌肉一动,变得和李默罡有些相似,同时取出画笔,开始在脸上作画。

     笔尖才和皮肤接触,心中一动。

     这次肯定要将圣骸取走的,真要如此,怕会给这位李默罡,带来意想不到的灾祸,既然如此,为何不用薛千秋的容貌?

     反正都是敌人,嫁祸一下,也不算什么!

     最关键的是……

     这家伙是苍穹圣人的亲传,真要得到了圣骸,自己肯定也会安全不少,免得被围攻。

     想到这,微微一笑,画笔落了下来,眨眼功夫,容貌发生了变化,变得和薛千秋一模一样,甚至连气质,都惟妙惟肖,让人分辨不出。

     “这……”

     没想到眼前这位,用画笔随便画,就有这种效果,李默罡瞪大眼睛,满是不敢相信,不仅是他,就连鹿秋然师姐,也忍不住愣在原地。

     行走仙界,超过一万年,擅长伪装,擅长易容的,她见过不知多少,就连她,也经常这么做,可能做到这样,灵魂气息都改变的,还是第一次看到。

     不理会他们的惊讶,苏隐不再多说,交代师姐在这里守着,自己则轻轻一晃,悄无声息从茅庐走了出去。

     虽然师姐对这位李默罡十分信任,但此刻的他,不能有任何一点失误,还是小心为好。

     化作一道影子,没引起任何人注意,时间不长,来到距离剑气阁不远的地方,这才显露出身形,大摇大摆的走了过去。

     剑气阁,不知什么材料修筑而成,如同一柄巨大长剑笔直插在地上,四周被一道道巨大的封禁封锁。

     “圣人留下的手段……”

     苏隐眉毛一扬。

     这东西和当初封禁丹圣骸骨的手段有些相似,不是封禁,却有着堪比封禁的功效,硬闯的话,圣人会立刻察觉。

     阁楼的四周,到处都是身穿盔甲的看守者。

     每一位,都达到了金仙巅峰,这么多人联合在一起,别说大罗金仙,就算是合道强者想要靠近,恐怕都没那么容易。

     取出令牌,拿在掌心。

     嗡!

     光芒一闪,封禁立刻出现了一个口子,苏隐抬脚向剑气阁的大门走了过去。

     守护在门前的两位看守者,本来毫不在意,当看清容貌,脸色一变,齐刷刷躬身到底:“见过薛少!”

     “嗯!”

     见对方震慑于自己的身份,果然没仔细检查,苏隐松了口气,抬脚向门户内走去,还没来到跟前,立刻感到一道道剑气,压迫而来,刺得皮肤隐隐生疼。

     神色凝重,苏隐精神内敛,劈柴时的感觉,从脑海深处缓慢浮现出来。

     这是他在禁地学会的能力,只要不去使用这种职业,身上就不会展露一丝会这种技能的痕迹。

     进入仙界以后,就算拿出过真龙剑,没融合劈柴时的感觉,身上同样感受不到丝毫剑意和剑气。

     按照李樵夫的话,这叫藏鞘,再锋利的长剑,一旦放入鞘中,都不会引起人的主意,只有杀人的时候,才会让人心寒。

     做到这点,才算入门。

     否则,连体内的剑气都控制不住,如何称得上剑圣?

     之前压制,现在到了剑气阁门口,已然没必要这么做了,劈柴时的感觉,顷刻流淌全身,与身体的每一处穴道,每一处肌肤融合在一起,随即,一道强大而辉煌的剑意,在体内形成,仿佛瞬间,他变成了一柄出窍的利剑。

     和门户中的剑气对碰在一起,发出雨打芭蕉般的声音。

     噔噔噔噔!

     感受到这种剑气,门外的守护者齐刷刷后退了几步,一个个满是骇然。

     “看来薛少对剑道的领悟,又有了很大进步,就是不知道,能不能突破第八层……”

     “这种年纪,弄不好会成为新一任的剑圣……”

     再次看向少年,眼中已经满是羡慕和崇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