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其他小说 > 有请小师叔 > 第三三六章 龙皇未死?
最快更新有请小师叔 !

    解释完,苏隐也不废话,一团精纯的力量,从元气珠释放了出来,缓慢向老慢体内流淌。

     天地奖励,对灵魂有极大的滋养效果,当初的36位老师,就是靠这东西养好残魂,重新复活的。

     此时,全部注入老慢的体内,它本来虚弱随时都会熄灭的灵魂之力,立刻肉眼可见的进步起来。

     眼睛放光,苏隐加快注入的速度。

     短短一刻钟的时间,祥云就全部进入老慢体内。

     再次诊断,依旧没清醒,却脱离了危险期。

     “渡劫为何会昏迷?能详细说一下当时的情况吗?”

     松了口气,苏隐看向一侧的玄甲。

     规则劫,他渡过两次,很有经验,若是无法渡过的话,会被雷霆撕碎,怎么可能身体完好,修为也达到了,灵魂却受到了重创?

     “是……”

     玄甲点点头,将当时的情景详细说了出来。

     老慢激活河图的精血,接受玄武一族的传承,十分顺利,因为比较稳重,又有智慧,很快就超过了小武、大黑,成功的达到了半步规则境。

     按照道理,达到这种实力,已经足可以骄傲自豪了,恰巧此时,传来了苏隐建立圣地,对战苍穹、黄泉的消息。

     半步规则虽然在整个仙界,都算得上高手,但面对苍穹、黄泉这种超级强者,明显不够看了。

     知道出去一样无能为力,老慢就冒出了一个疯狂的想法……冲击规则境!

     得到了河图的完整传承,知道突破方法,于是开始尝试。

     “它突破的时候,吸收族内古兽,旋龟的力量,擅长旋龟大道,又激活了河图血脉,精通河图大道……这已经是两种大道了,只需要再融合一种,便可成功突破!”

     玄甲一边回忆一边道:“于是……我们便找来了远古时期,镇守玄武域的赑屃龟壳,让它炼化。”

     苏隐疑惑:“赑屃?”

     玄甲:“赑屃是远古时期,龙皇和我族一位先祖,生下的后代,也被人称为霸下,精通力量大道,力大无穷!脊背可以托起三山五岳,我玄甲一族的圣地,之所以悬浮在海水之中,就是靠这个龟甲托举!”

     玄武一族的圣地,不在海面,也不在海底,而是在海水中一个存在不存在的折叠空间内。

     正是依靠赑屃的龟甲托举维持起来的。

     玄甲继续道:“因为拥有同根同源,河图精血又是最精纯的玄武血脉,老慢很快就领悟了这种力量大道,于是融合,冲击规则境……前面的一切都十分顺利,就在渡最后一道雷霆的时候,虚空处,突然出现了一道龙形的闪电,落在它的头上,然后……就变成了这样!”

     苏隐皱眉:“龙形闪电?”

     他和小武、大黑突破,都没出现过这种情况,怎么回事?

     玄甲沉吟片刻道:“这个闪电,十分强大,从无尽的虚空投射而来……和传说中的龙皇有些相似!”

     苏隐愣住:“远古兽庭的龙皇?”

     玄甲点头:“嗯,传说中这位龙皇,全身呈金黄色,一共九个爪子,修为通天彻地,无人能比!当时的虚影虽然一闪而逝,我依旧看清楚了大概,刚好是九个爪子。”

     “这……”苏隐沉默。

     龙域他去过,目前血统最纯的,也只有五爪。

     而远古时期的龙皇,有九个爪子,符合九九至极之数,后来,天道觉得难以控制,降临天人五衰,硬生生将九九削为九五,于是,现在的龙族,只剩下五个爪子了。

     就像龙帝,变回本尊,同样只有五爪,不会再多。

     而作为太子的萧史,刚才亲眼看到了,足有八爪!

     龙皇……不是远古时代就死了吗?

     不死的话,远古兽庭也不可能灭绝,怎么会有他的虚影出现?

     再说,即便活着,老慢也和他八竿子打不着,没必要在他突破的时候故意偷袭,置龟于死地吧!

     “主人,我好像……知道一些!”

     就在这时,元气珠内的大黑声音响起。

     苏隐精神一动,毛驴出现在眼前,直接问道:“知道什么?”

     舔了舔嘴巴,不知从哪里弄出一根野草,边吃大黑边道:“我融合了萧史的一半力量,知道了一些事情,和远古兽庭有关,无论是这个太子,还是龙皇,应该都没死,而只是沉睡!”

     苏隐瞳孔收缩:“沉睡?这……”

     一个太子就这么可怕,若是龙皇还活着,整个仙界,怕会再次掀起腥风血雨。

     大黑点头道:“天人五衰,是强者从内到外,诞生腐朽之气,和暮年一样,很快死去,算是天道的一种自我清理手段。当时的龙皇,太子都属于最强者,浩劫来临之时,肯定逃不掉……但他们使用了一种,李代桃僵的手段,成功骗过天道,从而活了下来!”

     见众人不解,大黑继续道:“所谓的李代桃僵,就是培育出一批强者,和自己拥有血缘关系,或者修炼相同、相似的大道,在浩劫来临前,将属于自己的力量,注入一部分进入对方体内,然后,自己封印力量假死。”

     “这样以来,天道就会误以为,这些培育出来的强者,是对方本尊,从而对他们降临惩罚……然后,龙皇这种级别的强者,就可以轻松逃脱惩罚,从而活下来!和……主人用来欺骗雷劫的方法有些相似!”

     苏隐愣住。

     还能这样操作?

     不过,想想倒还真有可能。

     天道只是一种规则,和人体有些相似,虽然可以清除异物,杀死有害的病毒,却不是有自主意识的,而是稍微施展一些手段,就能骗过去。

     就好像前世的疫苗,就是用死的或者攻击力弱的病毒,伪装有害强大的病毒,激活人体免疫功能,从而起到保护人体的作用。

     他欺骗雷霆用的同样是这个方法,以相似的力量挑衅,然后悄悄隐藏起来,雷霆找不到正主,自然会疯狂的对相似者进行攻击。

     大黑说的李代桃僵,与这个十分相似,将自己封印,留下与其相仿的强者,天道自然找他们麻烦,将之灭杀!

     “不对……如果没这种相似的修士斩杀呢?”苏隐忍不住道。

     大黑摇头:“和雷霆一样,不死不休,杀不死,天人五衰就不会结束,直到正主死亡为止!”

     苏隐一震。

     难怪,无论苍穹还是黄泉,听到天人五衰,都吓得面如土色,闹了半天这么可怕!

     不死不休……

     要么,彻底超脱,要么,被杀!

     没有第三条路可走。

     就像病毒,要么被免疫细胞干死,要么干死宿主,与宿主共存,再没其他路可走。

     大黑接着道:“当年的龙皇,自认为积累不够,还不足以超脱,就提前准备了后路,和无数强者,生了一大堆孩子,然后传授了他们各种各样的大道,目的就是为了替自己应劫!例如,和牛生了囚牛、和豺狼生了睚眦、和鸟生了嘲风、和蛤蟆生了蒲牢、和狮子生了狻猊、和乌龟生了赑屃、和老虎生了狴犴,和青龙生了负屃,和鱼生了螭吻……”

     “……”

     苏隐说不出话来。

     难怪龙生九子,各有不同……闹了半天,妈不是同一个啊!

     和老虎、狮子之类,凶猛的神兽生,我就认了,鱼、鸟、乌龟这些来,怎么下得去……

     这个龙皇该不会和宋玉一样,也领悟的是情道吧!

     玄甲插话道:“你这样一说,我想起我来了,当年的赑屃先祖,回到族内,故意将龟壳以及领悟的大道留下,似乎已经知道自己会死了……”

     “找人顶替自己死亡,然后扛过天人五衰,而自己,则积累力量,找机会超脱……”

     经过解释,苏隐算是彻底明白过来:“看来萧史太子,就是找弄玉公主代替的自己……”

     虽然龙凤有差异,但二人做为夫妻,相处的久了,更是孕育出了呈祥珠,力量完美交融,让后者替他死,应该很容易的。

     “远古时期的强者,弄出这些,现在的呢?有没有也提前做出准备?”

     突然,一个念头冒了出来。

     龙皇属于远古时代,那……现在的苍穹、黄泉呢?

     他们的实力,也达到了极限,达到了天人五衰必须要清理的地步。

     “黄泉将本体一分为三,分别赐给幽冥、忘川、奈何,并让他们炼化……之前我奇怪,这么厉害的强者,为何将本体送人,或许就是想让这几个替他抗劫!”

     “苍穹也是如此,凌霄、玉落、天宫、蟾桂、金乌……修炼的都是苍穹道的分支,一旦他封闭自身,这些人同样会成为他李代桃僵的工具!还有薛千秋,为何这样培育他,不惜一切代价……恐怕也是底牌之一!”

     之前就奇怪,苍穹修炼的明明是太上忘情,为何对这个薛千秋如此上心,不惜为他对战萧史太子,更是为提升对方实力,不遗余力……现在想想,肯定是存了这种心思。

     果然……

     能修炼到巅峰的,没一个好人。

     “不对……如果是替死鬼,为何幽冥、忘川、奈何、凌霄、天宫……这些人,被我杀了,苍穹黄泉,却显得并不算太生气?”

     身体一颤,苏隐浑身冰冷。

     “我明白了,这些人,他们培育了多年,修为都没达到规则境,或者不满足要求,天人五衰来临,肯定会察觉不对劲,而此时,被我一个人吞噬炼化,我就成了他们的棋子……一旦遇到危机,将我抛出去,同样可以吸引天道的注意……”

     他算是明白,为何苍穹、黄泉明明有杀死自己的机会,却没动手的原因了。

     可笑他还以为是自己准备的妥当,闹了半天……一切都在别人的算计之中!

     金乌,阎罗,应该也察觉到了这点,所以被自己抢走本命火、生死薄,尽管愤怒,却还没到不死不休的地步,显然也是想让自己代替他们。

     “够狠,够厉害!”

     震惊过后,苏隐想到了什么,微微一笑:“你们为了让我应劫,不惜拿出各种宝物,借薛千秋的手送给我,让我快速进步……但你们做梦都想不到,我有办法,隐瞒天道!”

     虽然苍穹、黄泉手段很多,也很聪明,提前就做好了准备,甚至让他在不知情的情况下,逐渐落入圈套……

     但对方,也有一点没料到。

     那就是他体内的太极图、人皇树,可以遮蔽天道感应。

     一旦天人五衰真的降临,对方推自己应劫,完全可以将体内的力量全部遮掩住,届时……天道同样发现不了,找寻不到的情况下,倒霉的还是他们。

     “猜出了他们的目的,又有了这种依仗,我倒是可以利用一下……”

     苏隐微笑。

     对方不是想给他更多大道,让自己应劫吗?

     那好,就装不知道,拼命接收,实力更强了再说!

     当然,该怎么做,要提前准备,不能让对方看出破绽,又能让他们乖乖拿出好处。

     他的这些想法一闪而逝,耳边听到了大黑的声音继续响起:“龙皇、萧史太子这种沉睡,和真死了没什么区别,不然不可能瞒得过天道,所以,他们很难主动清醒,只有特定的时机,才能重新复活。”

     “就像后者,应该是在后辈的血脉中,留下了什么后手,龙帝重伤祭祀的时候,才引发了他的意念,告知了呈祥仙宫的具体位置!”

     “龙皇也应该和这个相似,老慢炼化的赑屃大道,正是他的亲生儿子之一,突破规则的时候,引动了某些后手,将其意识抓走,目的就是为了让他们复活!”

     苏隐点头。

     炼化了萧史太子、弄玉公主的力量,大黑似乎也变得聪明了许多,这样一分析,所有事一目了然。

     之前的疑惑和不解,瞬间明朗。

     “这样说起来,想要救活老慢,只能寻找远古兽庭,龙皇藏身的地方!”苏隐道。

     “应该是这样……”大黑点了点驴头。

     “那……你可知兽庭所在的位置?”苏隐看来。

     大黑摇了摇头:“他的这部分力量内,并没有关于兽庭具体位置的记载……”

     苏隐皱眉。

     那还说个dei啊!

     玄甲插话道:“既然龙皇,抓走了老慢的意念,我们是不是可以靠血脉感应,对兽庭进行定位?”

     愣了一下,苏隐眼睛一亮:“不错!”

     此时的老慢,不是残魂,而是规则境强者,这种实力,借助血脉感应,的确可以找到魂魄具体位置,就好像当初他在心魔苦海,凭借分身的灵魂感应,找到了穿梭地点一样。

     “那……我们去吗?”

     大黑缩了缩脖子:“万一龙皇醒过来,我们应该打不过吧!”

     尽管达到了规则境巅峰,胆小的本性还是没有改变。

     苏隐点头:“你说的不错,龙皇的确打不过!所以,真想去,需要提前准备,找些盟友。”

     不说龙皇,是堪比苍穹的超级强者,远古兽庭真要能找到,萧史太子怎么可能不去?

     这两位任何一个,都不是对手。

     “盟友?五行圣人加上五行圣山,也不比现在的你,更加强大吧……”玄甲疑惑。

     五行圣人联合起来,可以发挥出规则境巅峰,甚至界主初期的实力,但想和龙皇、萧史太子斗,还是不可能!

     苏隐微笑:“不是他们,我有新的人选!”

     玄甲好奇:“谁?”

     仙界的强者就这么多,不是他们,还会有谁?

     目光一闪,苏隐道:“武圣、战圣!”

     虽然这两位,和36位老师理念不合,毕竟同为人族,面对萧史太子,连苍穹圣人,都可以联盟,更何况他们!

     玄甲愣住,停顿了一下道:“目前来说,他们的确是最合适的,无论苍穹还是龙皇,都视人族为眼中钉,你活着,还能吸引他们的注意,一旦被杀,他们肯定也就危险了……”

     苏隐点头。

     上次观礼,武圣不想杀他吗?

     想!

     但却有意阻止苍穹,并非好心,而是因为……一旦苏隐死了,他的日子就不好过。

     有自己钳制,他会轻松不少。

     当然,有单独击杀的机会,肯定也不会放过,那样的话,可以独吞他身上的宝物、大道,很大几率,可以让实力,向更深处突破。

     强者之间,除非可以信任的联盟,否则,没有真情实意,只有利益。

     “走吧!”

     知道继续在这里等着,老慢也不会醒来,苏隐将乌龟收进元气珠,这才带着大黑、小武等兽,和玄甲等人告辞。

     知道这种级别的战斗,他已经掺和不上,玄甲也不开口,只是劝阻小心,停顿了一下,手腕一翻,一个巨大的龟甲出现在面前。

     “这是赑屃先祖的龟甲,老慢只是领悟了其中的大道,并未炼化……其中蕴含力量规则,遇到龙皇这种级别的强者,帮助不大,但应对一般的危险,效果还是不错的……”

     “多谢!”知道是对方的一片心意,苏隐也不推辞,身体一纵,进入空间通道,下一刻,已然消失在原地,失去了踪迹。

     见他走远,一位长老满是疑惑的来到跟前:“族长,赑屃先祖的龟甲,是维持我们玄武域的关键,老慢都没让炼化,为何送给了外人……”

     玄武域能够维持在水中数万年,空间稳定,不被人察觉,靠的就是这件法宝。

     玄甲叹息:“你可知,为何天机大道,需要用我们的龟甲,进行推断?”

     愣了一下,长老道:“是因为我们龟甲上,有暗合天道的纹路!”

     玄甲点头:“我玄武一族,天地所生,对天地的变化,拥有极其敏感的反应,这万年来,我足不出户,潜心观察感应,察觉这次的天人五衰,要比远古时期,还要凶猛,甚至极有可能……灭世!”

     长老一震,满是不敢相信:“这怎么可能?”

     远古时期的天人五衰,他们没经历过,但玄武一族已然存在,虽有强者大量死去,传承断绝,至少种族保存了下来。

     也就是说,所谓的五衰,只是灭杀一大半的生灵,而且大部分都是强者,一些弱者还是有很大机会活下来的。

     灭世就不同了,所有人都会死!

     玄甲道:“想要真正不被断绝,只能提前找一条后路,寄希望他能超脱,开辟一个新的未来!”

     “这……”

     长老愣住:“你是觉得,苏隐有超脱的机会?可我觉得苍穹圣人,机会更大,布局多年,实力深不可测……”

     苍穹圣人,从远古结束,就一举崛起,成了天下第一人。

     人族尽管圣人很多,强者无数,堪称一个时代的主宰,但真要硬比的话,和这位还是差了很多。

     玄甲摇头:“他的机会是更大,但……他会善待我们玄武一族吗?”

     长老愣住,说不出话来。

     对方修炼天道,冷漠无情,数万年来,都没主动拉拢过他们一族,就算投靠,又能获得多大利益?

     弄不好,还会被当成炮灰。

     就像当年的赑屃,明明是龙皇的亲儿子,不一样被当成了替身之一,帮忙挡了劫,最终消失在历史长河?

     这种站在最巅峰的强者,只要自己能活,别说儿子,妻子都可以轻易斩杀,更何况外人。

     萧史太子不就是将最爱的人,做成了标本?

     玄甲道:“苏隐不同,至少,他是人,拥有人类的感情!而且,他的兽宠是我们的族人……哪怕我们都死了,老慢活着,玄武一族就活着!”

     长老恍然:“这倒是……”

     就算苏隐真不理会他们的死活,兽宠老慢,总要管吧,只要它活着,玄武一族就没有灭绝!

     玄甲接着道:“万年前,我知道天机圣人、杨玄他们的那个计划后,就做出了抉择,不然,怎么可能在龙域,只看了对方一眼,就心甘情愿送出天机圣人的骸骨,更是将老慢接过来,花费无数心血,让其突破?”

     他和天机圣人的交情是不错。

     但不可能因为私人交情,压上了一个圣地,无数族人的生死。

     自然是提前就有了想法和决定。

     “我懂了!”长老不再多说。

     一切为了种族!

     没有巅峰强者,就只能攀附,然后……赌!

     赌对了,盆满钵满,输了,全都要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