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其他小说 > 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 569:我是亚托克斯,我是世界的终结者!(万字大章)
最快更新什么叫游走型中单啊 !
    “又是剑魔!”
     苏橙话音刚落,身后看台就响起了接二连三的惊讶低呼声!
     如果说之前的剑魔还是上单玩家的专属玩具,那在经历重做之后,亚托克斯就和林燃紧密相连在一起,成为了他的代表英雄。
     洲际赛大杀四方,团战中一个追着四五个人狂砍,带有复活甲与大灭复活机制的三命剑魔,几乎是每一个将其放出来的队伍的噩梦。
     二次重做的消息传出,更让亚托克斯成为了林燃职业生涯的标志之一。
     李相赫在S5世界赛使用瑞兹的完美发挥,促成了雷电法王的回炉重造;而林燃也在一个半月的时间内,用疯狂表现迫使拳头对剑魔进行二度重启。
     8.15版本剑魔的再度改动上线,很多剑魔精通玩家和职业选手都认为亚托克斯的对线已经废掉了。
     无法充能的E【暗影冲决】,冷却提升后的W【恶火束链】与Q【暗裔利刃】,以及不能复活的大灭。
     4个技能连同各方面的基础属性全部被削弱,仅仅换取了更高的生命偷取效果。
     可是对线怎么办?
     你连前中期都撑不过去,哪里来的中后期团战?
     仅仅一个版本,剑魔就从T0级单人线选择沦为了无人问津的下水道英雄。
     听到林燃在counter位的选择,直播间内也掀起了一片激烈讨论。
     【鬼鬼,又是剑魔?】
     【燃哥的剑魔我还是信的嗷】
     【可现在就是个笨比英雄,重做之后我用了两盘,团战还以为自己有复活,下意识开着大招就往别人脸上冲,结果被技能直接集火秒杀】
     【确实确实,我也觉得现在亚托克斯8太行】
     【原来带充能E的时候,还能在线上和佐伊碰一碰,现在剑魔走中路不就是个挨打的沙袋?】
     枫棠也是这么想的。
     这版本的剑魔要怎么和佐伊打?
     他做了两次深呼吸,像是想要用这种方式给予自己自信,同时揉捏指节,让因场馆冷气蔓延而稍微僵硬的手指活动开来。
     牛排冲着maple说道:“对线一定要压住他,这要求不算高……现在厄蕯斯对线超逊的!”
     “咱们这阵容就是赌中期,注意转线,注意控资源喔,”他临走前还强调了一句,“还有,记得不要给他们用飞龙换预示者的机会。”
     牛排之前看过YM的比赛录像,知道他们在拖延局势时,非常喜欢用飞龙去换预示者,以此来置换中立资源,让团队拥有拖到远古龙团战的资本。
     卡萨先想了一下,远离LMS赛区大半年的他方才反应过来预示者是个什么东西,他连忙答应,“明白明白!”
     十名选手交换英雄,双方阵容至此确定。
     蓝色方TPE:上单慎、打野奥拉夫、中单佐伊、下路寒冰+布隆。
     红色方CHN:上单炼金、打野赵信、中单剑魔、下路卡莎+牛头。
     选手席另一边的阿布下台前也在叮嘱,“你们记得围绕林燃来打,听指挥就好,我们的发力点比较靠后,前期稍有劣势也完全可以接受。”
     他还拍了拍letme的肩膀,“严君泽,这局你的任务就是拖着对面的慎,不让他频繁使用大招去其他路支援。”
     Letme正在更改符文,听到自家教练的话连连点头示意自己清楚。
     林燃调整了一下自己的键盘位置,再拿起纸杯抿了一口冰水,润润稍有些干燥的嘴唇。
     现场观众看到两方选手的头像ID与他们操作的英雄通通出现在大屏幕上,也倍觉激动。
     这是亚托克斯在二度重启之后的首次出场,谁也不知道林燃能否延续自己剑魔之前的优异表现。
     但这并不妨碍他们对此抱有期待。
     10名选手交换英雄,在加载页面读取之后,召唤师峡谷轰然降临!
     在看台掀起的一阵阵欢呼声中,CHN代表队迎来了自己亚运会正赛阶段的首场较量!
     苏橙将手机摄像头对准自己脚下的空地,同时打字将双方阵容做成文本,放置在直播间左上角。
     敲完最后一个字,她又抬起头来,为直播间观众介绍双方的符文情况。
     整个过程有条不紊,井井有序。
     “枫棠的佐伊主系是巫术艾黎,副系则是启迪的时间扭曲补药和饼干,值得一提的是他召唤师技能带的引燃……看得出来他很想造成对线压制,甚至想要打出单杀。”
     “而另一边的林燃,主系是征服者,副系则是坚决系的蛹化和坚定,”苏橙看到这里满意颔首,“这很科学啊,佐伊的昏睡、慎的嘲讽、寒冰与布隆的缓速与晕眩控制都非常多,【坚定】赋予的韧性与减速抵抗非常有效。”
     有一说一,剑魔也是征服者符文改动的受益者。
     每次技能造成伤害都可以叠加两层,完美适配于剑魔的Q【暗裔利刃】,基本上打足一套技能就可以叠满。
     反正剑魔在再度重做之后,对线能力下降了不止一个档次,也没必要继续用电刑或者彗星来打出对线优势,索性选用团战和对拼能力更强的征服者。
     “双方十名英雄购买装备离开泉水,TPE并没有摆出一字长蛇阵,而是大胆向CHN野区发动入侵,”苏橙向直播间观众复述现场情况,“主要是因为台北队下路寒冰和布隆的作战力太强,这应该是全联盟对拼能力最强的双人组之一,甚至不逊色于卡莉斯塔加锤石的暗影岛组合。”
     相比之下,CHN的一级团强度就要弱上很多。
     剑魔与炼金,都无法为团队提供有效的支持。
     “台北队看起来也不太想管上路,他们入侵的是CHN的下半区,摆明是要让卡萨刷到4级,在此期间上路慎就面临着被放养的局面。”
     沟通配合问题不止出在CHN一支队伍身上,台北队同样存在这个问题。
     PK是G-Rex的首发上单,而其他4个人都是闪电狼出身。
     卡萨和他配合不来,而且他在闪电狼与RNG期间,都是放养上路主保中下,本来也不习惯打上野联动。
     再加上Letme操作的炼金本身就偏向于混线,抓死他一两次把慎养肥了,对整局比赛的影响也不是特别大。
     卡萨索性选择帮助下路建立优势。
     “这样小兲要去自家上面去开野了,杰克会危险一点,”苏橙如此说道:“大概3分10秒奥拉夫就能到达4级,在那之后的半分钟,是下路冲突爆发的高危时段。”
     她说到这里不由得眉头微蹙,“2分37秒,下路有一波炮车线,如果掌握线权的弗雷尔卓德组合将这波线全部推进去,那等到3分07秒的那波短线到来,兵线是要回推出来的……”
     苏橙喃喃自语,说着很多人听不懂的话。
     直播间弹幕里有观众发出问号,也有不少人寻着她的思路陷入沉思。
     因为有辅助牛头的存在,带净化的杰克基本不会被越塔击杀,如果对方执意要动手,大概率也可以换掉一颗人头。
     假如卡萨想要帮助下路建立优势,最好的方法就是等兵线被推出来,让奥拉夫与布隆形成联动,利用自身带有的缓速技能留住CHN双人组,这样刘青松与柴犬也很难逃跑。
     如此想来,TPE发动突袭的时间几乎是可以预料的。
     林燃也能猜到这一点,但他还不敢确定自己的想法,因此并没有做出准确判断与指挥。
     反正现在时间还早。
     而第1波兵线已经交汇在中路,他拎着弑神之刃来到线上。
     剑魔在重做之后修改了Q技能的冷却指示器,现在亚托克斯无法像锐雯一样完成卡Q,这也意味着林燃的一级战斗力会非常弱。
     可枫棠并没有抓住这个机会,和其他上线就拉满飞星敲击小兵的佐伊不同,Maple初期对线可以说是非常稳健,根本没有去干扰小兵血量的想法。
     看到这一幕,林燃瞬间就明确了自己先前对于卡萨抓下时间点的判断。
     正常来说,对线强势的佐伊,在面对亚托克斯这种前期强度较差的短手英雄时,都会选择囤一波炮车兵线进入对方防御塔。
     这样他可以利用射程优势,趁着短手剑魔在塔下补刀时,不停的用技能与普攻进行无伤消耗,为自己建立起血量差距,进而威胁压缩对方的发育空间。
     但佐伊并没有这么做。
     林燃心中清楚原因。
     如果对方囤积第三波炮车兵推进来,比赛还不到3分钟,奥拉夫尚未刷完野怪升到4级,下路兵线由于到达时间比中路慢上10秒钟,自然也没有向台北队回推,杰克与刘青松也不会离开防御塔的庇护。
     这种兵线布局情况,卡萨根本无法抓人。
     可枫棠要是延缓囤线进塔的时间,在第四甚至第五波兵线时,才将成堆的小兵推进来,那在Karsa对下路动手时,林燃还在塔下处理兵线,根本无法传送下路支援。
     已知卡萨奥拉夫就在下半区的情况下,佐伊如此动作,明显是在为打野创造Gank机会。
     林燃立马提醒队友。
     杰克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点,如果寒冰囤了一大波炮车线进入自己塔内,那他清理起来需要很长的时间,等第4波短线到来时,兵线交接位置还会在塔下。
     防御塔会将台北队的第4波兵线也清理干净。
     这样己方的第4波小兵就会存活下来,顺利离开防御塔,将接下来的兵线交接位置推出河道。
     这将会是他最危险的时候。
     中路林燃没有线权无法支援;上路炼金还没有6级,且不论Letme能否当着慎的面传送下来,就算TP落地,一个没有大招的辛吉德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更别提打野小天届时还在上半区游荡。
     下路双人组面临孤立无援的困境。
     如果被奥拉夫抓到,有可能要送出人头。
     “咱俩尽量快速清线,”柴犬冲着刘青松说道,“尽量别让大量小兵推进来。”
     刘青松和他抱有相同的看法,“我留一个圣物之盾给炮车,其他的直接放给近战兵。”
     将那些皮糙肉厚卡住兵线交接位置的小兵迅速处理干净,这是阻拦对方囤线的最有效手段。
     两人意见顺利达成一致。
     不过毕竟是卡莎加牛头,就算用再多的技能,也不可能抢得过弗雷尔卓德组合。
     寒冰仗着自己射程优势,见杰克上前用艾卡西亚暴雨清线,就立马普攻跟W【万箭齐发】消耗,挂上减速效果的同时,行近速率还为他提供了移速加成,一路追着连点,将卡莎的血量压低。
     台北队下路阻挠杰克与刘青松清线的动向如此明显,站在看台上的苏橙与后台的CHN其他教练组成员,都看得出来对方想要动手。
     TPE的第1次攻势,赤裸裸明晃晃,来势汹汹。
     林燃还在中路挨打。
     尽管买了多兰盾,但是艾黎佐伊的压制力实在太强,不停的飞星以及携带被动烟火四射的普攻,让他叫苦不迭。
     苏橙将这条信息报告给直播间内的观众,这下粉丝们顿时提心吊胆起来。
     【我就说剑魔对线不行,燃哥非要用!】
     【这还看不出来吗?设计师二次重做剑魔。明显就是不想让他继续上场,怎么可能逆着版本?】
     这都是直播间内的主流论调。
     第3波兵线到来,林燃的血量已经下降到一半。
     虽然佐伊的蓝量也不多了,但枫棠符文带的饼干,加上腐败用水的回蓝效果,足够他支撑到第1波回城。
     “斌炫进塔了!”杰克声音急切。
     “再等等……”林燃让杰克稍安勿躁。
     佐伊跑到地图上方布置视野。
     林燃不知道对方放下眼位的具体位置,但佐伊再度回到中路时,他抬头看了一眼右上角的时间。
     总共花费了5秒钟。
     以佐伊的移速,她不可能跑到上河道去放眼。
     大概率就是插在了中路上草丛。
     这也可以李姐。
     由于兵线尚未进入中路防御塔,枫棠如果离开线上去更远的河道布置视野,可能会漏兵,因此将眼位放置在中路上草丛会比较合理。
     林燃大脑高速转动,想要思考出一个破局的方法。
     “下路炮车兵线进塔之后,已经开始回推了,”苏橙目光紧紧盯在现场大屏幕上,“卡萨的奥拉夫刷野速度很快,六组野怪全部吃光的他已经升到了4级,准备对下路动手!”
     她声音有了波动。
     这似乎是个死局。
     在兵线被推出去的情况下,如果杰克撤回塔下,小兵会被台北队下路卡非常久一段时间。
     不光补不到兵,他甚至连兵线经验都吃不到。
     这属于无论如何也要往外推的兵线类型,
     苏橙心里已经给杰克和刘青松判了死刑。
     她目光望向小地图,片刻之后就充满希冀!
     变数来了!
     奥拉夫出现在下路的那一刻,有一个人出现在了中路。
     赵信!
     “卡萨来抓下路,小天就去抓中路,”苏橙声音急促,“双方几乎是在同一时间动手!”
     导播迅速将镜头切分为中路与下路两部分。
     “刘青松用W【野蛮冲撞】顶走了奥拉夫,但是布隆Q闪挂上被动……被撕少给挡住了!”
     屏幕中,牛头酋长的一个小走位,将原本射向卡莎的寒冬之咬给吃了下来!
     “寒冰也用W万箭齐发,成功留住了牛头酋长!”
     杰克交出闪现成功逃生,而刘青松选择卖掉自己,人头被betty收下。
     但并不是一血。
     而中路枫棠操作的佐伊率先阵亡!
     这次双方在中下两条路同时发动突袭,最终打成1换1。
     通过苏橙解说得知赛况的直播间观众也长舒一口气。
     【兄弟盟把蕾姆打在公屏上吧,刘青松这帮忙挡Q也太有爱惹】
     【果然,我就说中单maple现在水平下滑的厉害,小兲帮燃哥就行,这人就是突破口!】
     “熠棠你怎么被杀了?我不是提醒过你趙信的位置了?”卡萨很是遗憾。
     他原本还还想击杀下路双人组之后,顺势收下第1条水龙。
     但是枫棠阵亡导致中路丧失线权,剑魔和赵信都有可能支援过来,让他不得不放弃偷龙计划。
     “……我在尽力往下靠了,但是对面动手太果断了。”Maple为自己解释。
     为了限制林燃,不让对手游走支援,他只能位于CHN中塔前,持续不断的给予压制。
     他知道赵信是在上半区,而且卡萨发过信号,因此操作走位比较靠下。
     理论上这样很安全。
     但林燃抓住他补兵卡顿的间隙,QE隔着1000码成功命中佐伊。
     小天的赵信趁他被击飞时,W闪果断出手,越过兵线击中了他,并且挂上了一层缓速效果。
     这时候再闪已经来不及了。
     枫棠被林燃跟上闪现,又吃了恶火束链和Q2,被蒜头王八E【无畏冲锋】上来捅死,一血人头被剑魔的Q3收入囊中。
     “算了算了还好,”蛇蛇安排道,“待会浩轩再来一次下路,凱莎没有闪现的,很好抓。”
     “没问题。”卡萨一口答应下来,回城先补给一波装备。
     林燃清理掉塔下小兵,同样回城休整,他收获了一血的400块,加上之前吃掉兵线累加的经济与系统发放的工资,购买了草鞋、长剑和红水晶。
     俨然一个散件大王。
     不过再次传送回到线上,他依旧不是佐伊的对手。
     没办法,现在剑魔确实有点弱,Q【暗裔利刃】对小兵的伤害还遭到了削弱,在前期装备与等级没有提升之前,剑魔别想从佐伊手中夺得线权。
     “双方打野在回城补给之后,也开始了自己的第2轮刷野,”看到队伍成功化解了第1波危机,苏橙语气也舒缓下来,“比赛已经进入到5分钟前后,两边陷入了一段时间的僵持。”
     这段僵持堪称战争爆发前的死寂。
     时间来到7分钟。
     “小天在上路率先发起攻势,想要配合自家的炼金抓死慎……不过卡萨就在附近!”
     卡萨也号称雷达型打野,在拥有已知信息做支撑的情况下,可以大致判断出对方打野的所在位置。
     这次也不例外。
     他提前在上半区做了标记,预判到了蒜头王八的动向。
     “慎闪现向后拉扯,奥拉夫开启掠食者赶到战场,双方打出了一波2V2!”
     这是蒜头王八先动的手。
     可是赵信携带了相位猛冲,机动性确实不错,但伤害差了一筹,加上炼金的爆发也不算特别高,两人并没有在第一时间将慎击杀。
     “PK后撤到安全位置,而卡萨穷追不舍,他知道赵信没有闪现!”
     Letme和小天第一时间还想反打,但是PK给出了大招。
     一层白盾覆盖在奥拉夫的血条之上,此时狂战士的血量已经下降到一半,被动狂战之怒的效果让他的攻速极度提升。
     这种状态下的奥拉夫几乎是无敌的。
     CHN上野不敢恋战,赶紧向后撤。
     但奥拉夫身上的草鞋立了大功,一路追砍,想要将小天留在这里。
     “Letme借助开启大招之后的移速加成,闪现到奥拉夫身后,过肩摔将他投掷到远离小天的位置!”
     卡萨这才放弃。
     “下路此时又爆发了一波冲突,刘青松找到机会WQ先手,配合卡莎的输出,将betty血量压低!”
     短暂的寂静之后,峡谷中爆发了接二连三的冲突。
     撕破伤口丶知道己方艾迪西没有闪现,奥拉夫待会儿很有可能还要再来下,因此决定趁着卡萨还在上路的时候,先下手为强,将对方双人组状态压低。为己方制造出更有利的操作空间。
     而中路林燃选择硬顶着佐伊的飞星与普攻,用Q【暗裔利刃】将一波炮车兵线全部吞吃干净。
     由于他用肉体挡住了飞星,枫棠没有冷却装备支撑的情况下,Q技能的冷却时间也不算低。
     而且他为了保证对线压制力,符文带了饼干,而不是小兵去质器。
     他很难迅速处理掉这辆大炮车,被迫将兵线放了进来。
     “林燃在往下路走,穿过蛇蛇先前在下河道草丛里放置的眼位,继续往下移动,看上去好像是要帮下路缓解压力!”
     苏橙话音刚落,就看到小地图的下路位置出现了一连串的台北队警戒信号。
     “能打的,千万别怕!”蛇蛇在队内语音中说道,“凱莎没有闪现,我们下路马上就升到6级了!”
     虽然杰克与刘青松之前被卡萨Gank时处理好了兵线,但由于撕少阵亡,柴犬也没有吃到全部兵线经验,而吃掉人头经验的台北队下路双人组可以率先升到6级。
     在等级上,betty与蛇蛇占据一定优势。
     枫棠听到这句话,也清掉塔下兵线,步行向下路走去。
     由于卡萨此前一分多钟都在上路,而蛇蛇目前辅助装还没有升级,唯一的真眼就用在下河道了。
     这导致台北队下半区完全没有视野,一片黢黑。
     因此枫棠选择以一种更安全的方式赶去支援。
     杰克非常大胆,E【极限超载】提升移速,步行上前强行与寒冰互点。
     Maple见到这一幕,以为林燃已经快要到达下路了。
     原本打算在自家野区绕一大圈的他,选择顺着自家红buff屁股后方的那条甬道前往战场。
     在台北队红区与小龙坑中间,有一个已经生成的爆炸球果,可以让他翻越墙壁。
     这是最快到达下路的方式。
     可是即将走到红buff背对的草丛中时,一段剑刃,突然劈中!
     草丛中出了一只剑魔!
     “林燃成功蹲到了他,Q1命中之后,紧接着就是恶火束链!”
     枫棠都懵了。
     刚才布置在下河道的真眼,不是清清楚楚看到你往下路走了吗?
     杰克不是都向前强行换血了吗?
     为什么你还在这里啊?
     “佐伊虽然用R【折返跃迁】让自己离开了恶火束链的作用范围。但他终归还是要回到原地!”
     枫棠的手速很快,在看台上观众爆发出的尖叫声中,普攻跟催眠气泡甩中了林燃。
     在这种近乎贴脸的情况下,林燃也无法躲开气泡。
     不过他在昏睡之前,依旧劈出了第2段Q【暗裔利刃】。
     外缘锋刃劈中了回到原位置的佐伊。
     配合一剑刺死剑气,佐伊血量瞬间下降到一半。
     “枫棠不敢多逗留,趁剑魔陷入昏睡状态,赶紧想要逃跑!”
     昏睡时间固定为2.2秒,但林燃身上有韧性。
     符文【坚定】,每个使用过的召唤师技能会为他提供10%的减速抵抗与韧性。
     如今他闪现和传送全部在冷却,成功换取了20%的韧性,
     加上主系精密中的【传说:韧性】,林燃目前拥有接近30%的韧性,
     这样算来,佐伊催眠气泡的控制时间为1.54秒。
     没有草鞋的佐伊,基础移速为340,1.54秒时间,他还跑不出600码。
     “方圆千码之内都没有援军,你往哪里跑?”苏橙声音都变得昂扬有力,听起来格外清脆。
     从昏睡状态中恢复过来的亚托克斯,猛地张开双翼。
     大灭!
     改版之前的剑魔,大招获得的爆发性移速只有一秒钟,而现在是十秒钟持续衰减的移速加成。
     追击能力比之前提升了一个档次!
     加上他自身携带的草鞋,亚托克斯瞬间接近了佐伊。
     “林燃并没有急着释放Q3……操作一如既往的细!”苏橙这时候还不忘夸赞一下男友。
     没有施放最后一段Q,暗裔利刃顺利陷入冷却。
     由于剑魔的技能机制,存在暗裔利刃没有全部释放的情况下,下次Q技能的冷却会减少4秒钟。
     7级剑魔拥有4级Q,基础冷却为8秒。
     林燃这下成功让Q【暗裔利刃】的冷却变为4秒。
     这样他立马就能获得又一套技能,保持自己的战斗力。
     “亚托克斯用冷却转好的暗影冲决贴脸,普攻续上征服者!”
     随着征服者符文的叠加,剑魔的攻击力日益增高,一剑戳在佐伊身上,痛到了极致。
     佐伊还想跑,但是在Q技能重新转好的剑魔面前,没有闪现的暮光星灵就是待宰的羔羊!
     “Q1接斜角Q2,成功斩杀佐伊!”苏橙激动起来,“单杀!”
     现场观众兴奋至极,不少从国内赶来观看比赛的粉丝,挥舞着手中的红旗,口中爆发出一阵阵热烈的欢呼。
     直播间弹幕也瞬间爆炸。
     【怎么就单杀了?】
     【能不能把娃娃米勒找来,橙子这解说根本复述不清楚,光靠理解有什么用?我脑袋里没画面啊!】
     【有一说一,雀氏,黑屏看比赛,观赛体验确实不行】
     【不管那么多,扣666就行了,反正燃哥单杀了!】
     【经典先杀帮忙的,谁家中单跟着他去边路支援,谁就倒血霉】
     枫棠倒吸一口凉气。
     他看着黑白屏幕,知道自己上当了。
     林燃玩了一手障眼法!
     刻意当着下河道真眼往下路走,假装让他以为剑魔去下路了,实际上亚托克斯绕了一个大圈,从小龙坑下方利用E【暗影冲决】位移到台北队野区,躲在草丛里守株待兔,等他上钩。
     好贱的剑魔!
     而CHN代表队的语音中,Letme率先开始表演,“哇,这就是世一中吗?重做后的残疾剑魔单杀佐伊!”
     “习惯就好,你看我从来不夸他。”销天笑嘻嘻说道。
     刘青松与杰克也撤回到安全线附近。
     刚才他们在林燃的要求下,拼命向前换血,结合之前剑魔暴露在蛇蛇河道真眼视野中的信息,为的就是要枫棠以为林燃要到下路了,从而毫无心理负担的贴着小龙坑前往下路。
     二人演了一出好戏,现在完美结束了本次任务。
     而betty和蛇蛇真的被这对双人组的精湛演技给骗到了,愣是没敢上前留人,还想等枫棠到达下路再动手。
     结果根本不见佐伊的影子,人都被剑魔埋在野区了。
     “燃哥别C了,你这样让我看起来像个混子。”杰克话虽这么说,但嘴角已经不受控制的扬起。
     “你本来不就是混子吗?”刘青松补了一刀,“抱大腿罢了。”
     队内语音中,就属柴犬笑的最大声。
     林燃附和两句,同时心生狐疑。
     新版剑魔这个回血能力乍一看数值,好像没什么特别的,但真到实战里,属实有点离谱。
     刚才他打出单杀时,被佐伊也压低了不少血。
     可是开启大灭劈砍斩杀之后,血量居然瞬间就回满了!
     他觉得回去有必要仔细测试一下亚托克斯的吸血效果。
     “来打峡谷先锋,对面来不了的!”蒜头王八不停的呼喊队友。
     “爷来了!”林燃答应道,同时操作着剑魔穿过中路往地图上方的大龙坑走去。
     现在已经是7分47秒,等他到达峡谷先锋的坑内,估计紫皮大蒜刚刚好出生。
     台下苏橙举着自拍杆晃了两下,看起来很是亢奋,“台北队的佐伊阵亡,上单慎也没有大招,再加上弗雷尔卓德组合刚才被咱们的双人组拖住了,现在往上半区移动已经来不及了!”
     “TPE没有任何争夺峡谷先锋的资本,必须要将其放掉,”她勾动唇角,露出一抹微笑,“奥拉夫只能来下半区置换一条水龙!”
     卡萨急眼了。
     他赛前听牛排叮嘱,明明是不让对方利用自己打预示者的时候偷掉飞龙。
     怎么现在轮到自己使用这招了?
     可他又没有任何办法,中单枫棠如今0/2,一个佐伊在对线期阵亡两次,基本就宣告断开连接了。
     只能发育。
     但CHN代表队在蛰伏8分钟之后,终于吐露獠牙。
     林燃借助自己的优势,开始不停的带动节奏,去边线骚扰慎与弗雷尔卓德组合。
     由于他身上带着【先锋之眼】,导致台北队根本不敢大意。
     一旦让林燃游走抓到机会,那就是杀人越货一条龙,拿到人头赏金的同时,还要召唤先锋把防御塔给拔了。
     卡萨逼不得已,只能跟着林燃的步伐移动,对方去下路,自己也只能去下路。
     可是这样一来,野区就烂掉了。
     上半野区的资源被蒜头王八顺势洗劫一空。
     双方打野的经济等级差距正在不断拉开。
     而打野位的劣势又被辐射到边路,杰克这段时间好好发育了一波,Letme更是笑嘻了。
     他操作的炼金术士裸了一件冰杖,开始断线恶心人。
     反正佐伊现在被兵线困在中路,打野奥拉夫又被林燃拖着到处跑,根本无暇顾及他。
     PK心里苦,但他使用的暮光之眼根本就拿炼金没办法,追他还要被放毒,毒里还附带了缓速效果,简直恶心的要死!
     “咱们还是从中路率先打开突破口了,”苏橙现在不慌不忙,坐在椅子上看着CHN代表队将优势一点点扩大,“我原本以为要到25分钟前后才能把局势逆转,没想到短短8分钟就搞定了这一切,嗨呀这真是出乎意料……”
     林燃掌握的峡谷先锋最后被他用来推掉下路防御塔,让两条边线英雄成功换线,这样更加有利于滚动雪球。
     拿到优势之后,CHN的运营堪称窒息。
     卡萨已经顶不住了。
     队伍指挥蛇蛇也觉得这么拖下去,他们的胜算会越来越低。
     慎、奥拉夫、佐伊、艾希和布隆,这阵容拖到30分钟以后,他都不知道怎么赢!
     “咱们等巴龙出生,直接打一波!”他做出决定。
     而此刻距离纳什男爵降临,还有5分钟时间。
     这短短5分钟,杰克与刘青松顺利推掉了上路一塔,而林燃与小天则利用第二条峡谷先锋推掉了中路一塔。
     Letme自己一个人在下路玩的开心惬意,时不时学TheShy偷吃对方下野区的石甲虫,来补充自己的发育。
     双方经济差距一点点拉开,扩大到6K。
     终于,纳什男爵出现在上野区龙坑中!
     “TPE想要放手一搏,在大龙决一生死!”
     站在上帝视角的苏橙一眼就看出了台北队的意图。
     而CHN并没有继续往后拖的打算。
     林燃已经做出了黑切+血手+考尔菲德的战锤,两件半在手,身上还有一双布甲鞋。
     这是目前摸索出来的新版剑魔出装思路。
     亚托克斯目前的技能组让他在团战中更像是拥有高吸血能力的重装战士。
     再加上自身携带征服者而非电刑,原本出幽梦的那一套配装方案就有些落伍了。
     “打打打,撕少你随便开!”
     林燃指挥着队友,他和letme站在泉水里,让家园卫士的加速效果不停刷新重置。
     刘青松听言也毫不含糊,躲在龙坑侧方的阴影角落里,开始扫描确保自己没有被对手发现。
     终于,他找到了一个不是机会的机会。
     卡萨与蛇蛇这对野辅前来河道布置视野,准备将周围这一圈通通布控起来。
     说实话,奥拉夫与布隆的身板都很硬,开到他们两个也算不上最佳选择。
     不过刘青松不在乎。
     林燃给自己的指示是随便开。
     那就直接上!
     “牛头酋长闪现WQ,将台北队野辅通通送上了天!”
     蒜头王八也从牛头身后跑了出来,无畏冲锋捅了过去,缓速留人!
     而卡莎从虚空中显形,艾卡西亚暴雨配合虚空索敌,将奥拉夫血量压低!
     “打打打,别怕!”卡萨开启R【诸神的黄昏】,免疫控制朝杰克冲了过去!
     台北队的其他几名队员也要上前。
     但刘青松直接在自己脚下插了一只真眼。
     下一瞬,传送旋光亮起!
     “CHN中上全部要来参团!”
     台北队如今已是骑虎难下,他们如果后撤,就得卖掉顶在最前方的野辅。
     如果卡萨阵亡,那大龙必掉,游戏宣告结束。
     没办法,只能打。
     硬着头皮也要打!
     3.5秒的传送引导时间转瞬即逝。
     林燃与letme抵达战场!
     “布隆提前准备,大招将他们两个送上了天!”
     佐伊催眠气泡命中炼金,而betty拉弓射箭,一刻不停的制造输出。
     “战场的另一边,杰克利用净化解除缓速效果,与卡萨拉开距离,不停风筝!”
     林燃终于从布隆大招中落地恢复行动,此时他血量还有不足2/3。
     张开双翼。
     达咩!
     赐死剑气捅在布隆身上!
     Q【暗裔利刃】劈砍起来!
     “炼金陷入昏睡状态,而后就被艾希卢安娜的飓风分散的箭矢给射醒了!”
     Letme没想到还有这种好事。
     他立马开启大招【疯狂药剂】,获得一堆基础属性之后,W【强力黏胶】铺在艾希身下!
     闪现一个过肩摔,将寒冰助手送到林燃面前!
     哭夭!
     Betty没想到letme居然恩将仇报,可当时他在强力黏胶提供的缚地里,根本交不出闪现。
     此时被摔出了缚地范围,他第一时间就闪现拉开,同时R【魔法水晶箭】也射中了剑魔。
     “快把厄薩斯给秒了!”betty嘴里大喊。
     其余人不疑有他,立马调转方向,想要击杀林燃。
     可紧接着他们就发现不对劲!
     慎的嘲讽、布隆的被动……控制一个接一个挂上去,可剑魔却依旧行动自如!
     看样子根本没有被这些控制所影响!
     “我的天,这韧性也太夸张了吧!”
     苏橙不由得发出惊讶的感叹。
     剑魔刚才传送过来的时候,花500金币嗑下了钢铁合剂。
     药水提供了25%韧性,主系精密符文中的【传说:韧性】满层提供30%韧性,副系【坚决】在交出传送后提供10%。
     由于韧性是叠乘而并非叠加计算,三项合计在一起,林燃剑魔拥有47.25%的控制减免!
     这也就意味着,每1秒的控制时长,真正作用到林燃身上的也就半秒多一点而已!
     慎嘲讽和布隆晕眩时长加在一起,也就是不到2秒钟而已!
     林燃行动根本没有受到致命影响。
     他甚至要硬顶着对方控制,强行击杀对手!
     “暗裔利刃配E【暗影冲决】!”
     没闪艾希的血条霎时间下降了一大截。
     “炼金利用被动剧毒冲流提升的移速,在台北队阵型里横冲直撞!”
     利用冰杖效果,放毒还给缓速效果。
     寒冰与佐伊跑不动,只能眼睁睁看着剑魔一剑劈下来!
     “剑魔Q3闪现,直接将寒冰带走!”
     重做后的剑魔开大击杀敌方英雄,还可以延长大灭时长。
     如今艾希阵亡,召唤师峡谷中响起低沉声响,剑魔的移速再度拉满!
     杰克也发现这边机会更好,果断开R【猎手本能】冲了过来。
     在他的配合之下,林燃三下五除二,就将枫棠的佐伊送到泉水里!
     林燃原本还剩一半的血量,被征服者+E【暗影冲决】吸血效果+凯旋,完全顶了上来!
     重伤对他都没用!
     眨眼间,亚托克斯再度满血!
     台北队剩余三人面对这个连血手都还没有触发的亚托克斯,只觉满心绝望!
     现场观众爆发出一波又一波的狂欢浪潮!
     “剑魔不吃控制,血量越打越高,我怎么觉得这团战能力比之前还要夸张啊!”
     苏橙都蚌埠住了。
     如果说之前那一版剑魔,站桩更强而追击能力一般,那现在这一版剑魔,在刷新大灭的情况下,追击能力堪称顶尖!
     一剑接着一剑,血量越打越多,最终TPE全员阵亡!
     杀完对方所有人,却依旧保持满血的亚托克斯漂浮在天际,俯视四周,目光睥睨!
     “他们以为我已被击溃、被束缚,但我从不屈服!”
     充满杀戮气息的台词,从他口中说出。
     团灭对手,拿下大龙,胜利已经毫无悬念!
     最后比赛时长定格在24分43秒!
     TPE基地化作烟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