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其他小说 > 孽徒快坑师 > 第五章 师傅,你饶了俺吧
最快更新孽徒快坑师 !

    弹指峰!

     虽然天河宗的主峰很好,灵气很充足,但是沈墨最终还是住在了弹指峰!

     从盘膝修炼中清醒过来,沈墨就感觉自己体内的天河真气,依旧浩浩荡荡,雄浑无比。

     这天河宗的天河正诀,本身就以雄浑著称,现在沈墨来了一个完美筑基后期,他的天河真气,比之普通的筑基后期,最少要雄浑十倍以上。

     可是,他刚刚手持上等元石,闭目修炼熟悉无比的天河正诀,修为并没有半分的进步。

     天河正诀,一步难,步步难啊!

     自己一日从练气到筑基,看来还是沾了系统的光,没有系统,自己想要提升修为,实在是太难了。

     走出静室,就见东瓜小徒弟正在摆弄着手中的元石,这些元石她虽然已经数了不少次,但是此时看着这些元石,东瓜小徒弟的眼眸中,依旧充满了痴迷。

     “小财迷,我让你师兄将宗门的宝库钥匙给你怎么样?”沈墨朝着自己小徒弟的脑袋弹了一下,笑吟吟的说道。

     “师傅,你又欺负人家。”东瓜小徒弟揉着脑袋,满脸都是希望的道:“真的吗?真的可以吗?”

     “当然可以,你师兄可是掌门!”

     就在沈墨说话的时候,一阵急促的脚步声从远处传了过来,伴随着这脚步声,就听有人满是哭腔的道:“师傅,这个掌门我不做了!”

     换了一身锦衣的南瓜小徒弟,捂着圆圆的脑袋,满是委屈的道:“师傅,俺啥都不懂,这个掌门俺不做了!”

     “你怎么可以不做!”沈墨顿时急了。

     他自己不当这个掌门,反而让自己的小徒弟当掌门,还不是为了给南瓜小徒弟惹是生非的资格。

     一个掌门的徒弟,和一个掌门身份相比,那个更能够惹是生非,这是很显而易见的事情。

     南瓜小徒弟不当这个掌门,这就是不孝!

     是孽徒!

     伸手抓住南瓜有些像元宝的耳朵,沈墨轻轻的一转道:“你把刚刚的话,再给我说一遍。”

     “师傅,您饶了俺吧,这个掌门,真的不是人做的,俺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当掌门。”

     沈墨伸手朝着南瓜的头上重重的拍了一下道:“傻瓜,正是因为你不会,所以为师才锻炼你。”

     “当掌门有什么难的,我给你说,这世上最简单的,就是当掌门。”

     “南瓜,你要记住一点,胸怀正义,勇敢去做,记住,你师尊是世外高人,遇到不平,你就去管,遇到不公,你就去管,遇到不服,你就去干!”

     沈墨的一番话,说的慷慨激昂。他这话说的大义凛然,实际上总结成一句话,那就是徒儿你快去惹事。

     被自己的师傅这么一激励,南瓜小徒弟的眼眸中,充斥着兴奋的神色,他带着一丝懵懂的道:“师傅,这是真的吗?”

     “自然,放心大胆的去做,一切都有为师。”沈墨挥手,声音中充满了自信。

     “师傅,我也可以吗?”东瓜小徒弟满是希望的问道。

     沈墨点头道:“这个自然,你也是为师最器重的弟子,为什么不可以。”

     伴随着两个弟子兴奋无比的跑出去,沈墨开始默默地和系统对话。

     “系统,我觉得我应该多收几个徒弟?”

     “宿主可以多收弟子,只不过在徒弟的忠诚度没有达到百分之八十的时候,徒弟招惹的麻烦,宿主的修为难以提升。”

     “请宿主好好斟酌!”

     一行行出现在沈墨的心头,这个答案让沈墨很是不舒服。他虽然觉得一飞冲天不容易,谁不希望自己一飞冲天呢?

     “宿主,聚灵峰主被你的弟子南瓜训斥,生了杀心,请宿主注意。”

     “宿主,您的弟子东瓜,拿走了长剑峰首座的宝剑,被长剑峰首座记恨,请宿主加强对自己的保护。”

     “宿主,您的弟子南瓜训斥了练气九层的内门弟子罗轩,罗轩心怀怨恨,请宿主……”

     一行行的信息,代表着自己的弟子在不负自己希望的惹是生非,可是他们招惹的对象实在是太差劲了。

     沈墨看着这些信息,觉得自己等不及了。他需要给自己找点事情,不,应该说,他要给自己的弟子,找点事情。

     一口天河真气运转,沈墨的身躯,瞬间变低了五寸不说,他的面容,也越发瘦削了几分。

     随着一身普通的外门弟子青色长袍穿上,一个天河宗的外门弟子,就已经新鲜出炉。

     “拜见罗轩师兄。”化身成为外门弟子的沈墨,在看到自己等待的猎物到来的瞬间,第一时间朝着那罗轩行礼道。

     罗轩作为内门弟子,不说眼高于顶,但是对那些普通的外门弟子,一直都是鲜有理会。

     此时看到向自己行礼的沈墨,淡淡的回收道:“不用多礼了。”

     “师兄,小弟这一次找您,是有事情相商。”沈墨上前一步,小心的朝着罗轩说道。

     罗轩朝着沈墨瞥了一眼,发现这个外门弟子,自己真的没有记忆,一时间他对沈墨更看低了几分。

     一个连名字都不配自己记住的人,又怎么有资格,让自己重视呢?

     “你有什么事情?我跟你说,一些鸡毛蒜皮的事情,你不要来我这里叨扰,不然我让你吃不了兜着走。”

     “师兄,我这次找师兄,是一件大事要和师兄您商议。”沈墨一本正经的道:“师兄,今日看到南瓜训斥师兄,我实在是体师兄您感到不值。”

     “他南瓜是什么东西,竟然敢训斥师兄您,他这是肆意妄为。”

     罗轩的脸色一变,随即哼了一声道:“你在这里私自妄议掌门,你可知道是什么罪过?”

     “师兄,不论是什么罪过,我都认了。这一次,我一定要将我的心里话,给师兄您说一下。”

     沈墨一副肝脑涂地的道:“师兄,整个宗门苦南瓜师徒久矣!”

     “你想要让我登高一呼吗?”罗轩的目光中,闪动着杀意。

     那南瓜算不了什么,可是他的师傅,那可是宗门的第一高手,让他登高一呼,简直就是害他。

     这等情况下,他罗轩怎么可能答应。

     “师兄,那沈墨的修为太高,光靠咱们宗门的师长,恐怕难以对付沈墨师徒。”

     “我也不想和师兄您一起去送死。咱们宗门内对付不了沈墨师徒,但是先天一气宗可以啊,他是咱们天河宗的庇护者,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们不能不管。”

     “更何况,老组和先天一气宗的长老关系很好,你去求老祖一封书信,这样不但赶走了沈墨师徒,而且在老祖和先天一气宗面前,您都是大功臣。”

     “到时候,整个天何宗的宗主,就是您了。”

     沈墨的话,让那罗轩的神色不断变化,最终他用拳头重重的锤了一下自己前方的石头道:“好,富贵险中求,这一次,我罗轩干了。”

     “南瓜,你这得势就猖狂的小辈,我要让你这掌门当不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