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其他小说 > 孽徒快坑师 > 第十章 这样也行
最快更新孽徒快坑师 !

    “叮咚,您的弟子东瓜,给您承揽下了一元重水的任务,按照本系统第八款第十五条之规定,从今日起,您的修为被提升为至强凝煞。”

     “您的真气,将透过九天陨星煞,凝结成为一元重水。”

     听着这提示,沈墨整个人都沉默了!

     他孜孜不倦的坑徒弟,就是为了让自己的修为快速的提升。本来以为绝望了,却没有想到,小东瓜竟然给自己来了一个柳暗花明!

     好好好,实在是太好了。

     就在沈墨感触的时候,他体内已经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本来浩浩荡荡的真气,此时开始在丹田之中快速的凝结。

     也就是一转眼的功夫,真气已经凝结成了一千零八滴一元重水。这些一元重水在施展的时候,可以转化成隐含着九天陨星煞的真气。

     这些真气不但威力强大,而且数量比之凝结之前,更是不知道增加了多少。

     沈墨就感到此时,自己的实力,已经有了巨大的提升。甚至他看申无量的时候,都觉得已经凝罡的申无量,都没有刚刚看的时候那么强大。

     我现在要打申无量,应该有一些胜算。

     “哈哈哈!”申无量仰天发出了一声大笑,他笑的很欢快,根本就不知道沈墨觉得想要收拾他,是一件很简单的事情。

     “大帝之资,小姑娘,你被你师傅骗了,这世上是有大帝之资,但是那些人都是九天之上的麟凤,又岂是我们这些人可以比拟的。”

     申无量此时,一副小姑娘你上当的模样。

     整个大殿,一时间充满了欢乐的氛围,不少人都笑嘻嘻的看着东瓜。

     而几个跟随着东瓜而来的天河宗武者,此时一个个都小心的后退,他们都觉得自己身上的天河宗袍服,穿着是那么的扎眼。

     自己怎么就落了这么一个掌门呢?大帝之资,这种事情,真的是随便说的吗?

     只有天河老祖没有笑,他是在沈墨的手中,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所以其他人都有权利笑,只有他没有这个权利。

     更何况,沈墨那一剑,让他感到了沈墨的潜力很强。

     “姐姐,我说的都是真的。”小东瓜听着四周的笑声,气愤不已的道:“等这次聚会结束,姐姐你就跟我们回天河宗,我让师傅给你凝结一元重水。”

     “你要相信我!”

     石青鱼的眼中,闪过了一丝的无奈。

     实际上,她对于天河宗已经完全失望了。天河老祖虽然修为不如击败他的沈墨,但是他毕竟是多年的天河宗执掌者。

     对于天河宗的典籍,可以说他最清楚。现在他说凝练一元重水的法门已经丢失,那么其他人根本就不可能凝结一元重水。

     但是小东瓜的话,却让她从心中升起了一丝的柔软。对于这个惹人喜欢,又和自己投缘的小孩子,她从心中,感到十分的喜欢。

     “好的,姐姐相信你。”石青鱼的话语中,带着一丝的无奈,更带着九分的宠溺。

     “姐姐,我师傅可厉害了。”小东瓜晃了晃小拳头道:“他真的可以的。等圣果大会结束之后,您就跟着我去天河宗一趟,见见我师傅吧。”

     石青鱼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的迟疑,一元重水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太重要了。

     天河宗既然没有了一元重水,那么她就要去其他的地方寻找,去天河宗对她来说,就是浪费时间。

     可是面对两个小娃娃的邀请,她又实在是不愿意拒绝。犹豫了片刻道:“好吧,那我就和你们去一趟天河宗。”

     圣果大会接下来就开始按照先天一气宗的布置进行,几个先天一气宗安排好的年轻武者,更是表现了一场很不错的拳脚。

     不过这些,都和沈墨没有关系!

     已经确定自己的计划成空,而自己的弟子,又有石青鱼护持,沈墨就准备先返回天河宗。

     毕竟,他还要在自己的弟子面前,扮演世外高人。提升修为靠弟子的他,可不能丢了这个人设。

     就在沈墨离去的时候,圣果大会也差不多结束了。那申无量也算是大气,不但给了比武的前三名一人一枚圣果,而且还赠送了石青鱼一枚。

     对于这种能够提升潜力的武道宝物,石青鱼并没有太在意。在感谢了申无量之后,就随手赠送给了东瓜和南瓜。

     看着自己两个分而食之的徒弟,沈墨觉得自己应该去先天一气宗的日月圣果树那边看看。

     修为达到凝煞,沈墨的内气不但有天翻地覆的变化,而且他的感知能力,也有了巨大的提升。

     也就是眨眼功夫,沈墨就神不知,鬼不觉的,潜入了先天一气宗的日月圣果树旁。

     这树上,还有七八个果子,看上去无比的喜人。而在果树的四周,就有十几个先天一气宗的弟子护卫。

     这其中,甚至还有一位凝煞的强者在坐镇。

     只不过同样是凝煞,那位坐镇之人和沈墨的差距实在是太大了。天河正法,本来就以浑厚著称。

     现在沈墨达到了完美凝煞,更以根本就不存在于大地之中的九天陨星煞作为自己凝煞的根本,所以比起修为来,两者不知道差了多少。

     神不知鬼不觉的,沈墨就将先天一气宗果树上的果子,给摘了一个干干净净,然后飘然而去。

     在吃了一个日月圣果,感觉对自己的真气没有太大增加之后,沈墨就不再吃。他在朝着自己的弟子住处看了一眼,最终还是决定,暂时就别坑两个小徒弟了。

     毕竟,有石青鱼护着,申无量恐怕不敢怎么两人。

     也就是半天时间,沈墨就已经回转了天河宗,更直接将那场自己安排的小叛乱,轻松给解决。而就在他回来的第二天,咋咋呼呼的东瓜和南瓜,就带着石青鱼,来到了天河宗内。

     “师傅,我们回来了,这一次我给您说,我们给您带来了一个重要的客人。”小东瓜一见到沈墨,就兴高采烈的朝着自己的师傅喊道。

     而石青鱼在见到沈墨的时候,心中就是一阵的失望。她感到沈墨的气度一般,大帝之资这种事情,和眼前这个年轻人,应该没有半点关系。

     更重要的是,沈墨年龄和她差不多,应该难以凝结一元重水。

     不过石青鱼很有风度的朝着沈墨行礼道:“听涛剑阁弟子石青鱼,见过沈先生。”

     沈墨不是宗主,所以石青鱼称呼他沈先生很合适。

     沈墨回来之后,实际上也就在琢磨石青鱼。他感到这个听涛剑阁的弟子,应该对他很有用。

     但是他一直没有想明白,石青鱼对他有什么用处。

     现在,随着石青鱼的行礼,沈墨终于想明白了。

     “石姑娘,我有一句话,不知道当讲不当讲!”沈墨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义正言辞的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