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其他小说 > 孽徒快坑师 > 第九章 姐姐,我师傅是绝世高人
最快更新孽徒快坑师 !

    申无量最烦的事情,就是有人打断自己!

     这一次他正是要立威之时,竟然被人打断,可以说从心中,申无量就非常的不爽。

     不过当他的目光落在石青鱼的脸上时,他的心中就升起了一种感觉,一种世上竟然有如此漂亮女子的感觉。

     正是这种感觉,让申无量将心中的怒意,瞬间收拢了下来。

     “不知道姑娘该如何称呼?”

     石青鱼朝着东瓜和南瓜看了一眼,而后平静无比的道:“听涛剑阁弟子石青鱼,见过申宗主。”

     正高高在坐,一副君临四方模样的申无量,豁然从座位上站了起来,他用一种颤抖的声音,朝着石青鱼道:“您……您是听涛剑阁的弟子?”

     “青鱼奉命行走天下。”

     沈墨听到听涛剑阁,也是愣了一下,按照本主的记忆,这个听涛剑阁可不得了。

     这是大夏王超内,顶级的宗门之一。别说天河宗了,就算是先天一气宗,和人家相比,也差的很远。

     申无量哈哈大笑道:“石姑娘大驾光临,实在是有失远迎,来来来,快请石姑娘上座。”

     虽然石青鱼年轻,但是他的身份却摆在哪里,对于先天一气宗而言,能够接待听涛剑阁的人,那就是大大的荣幸。

     石青鱼一笑道:“我蒙两位小朋友收留,就坐这里好了。”

     “申掌门,我觉得欺师灭祖这方面,他们两个孩子,应该做不成!”

     申无量本来是想要借南瓜的脑袋,来彰显一下自己的威风,但是现在石青鱼开口了,他就不能这么做。

     毕竟,现在的他,可不敢得罪听涛剑阁!

     天河老祖那边,此时就有些难过,他张了张嘴想要开口,但是最终却什么都没有说出来。

     并不是他不想说,实在是他深知听涛剑阁的威势,如果得罪了听涛剑阁,他一条命也不够赔的。

     “你们两个娃儿,说一下是什么情况?”申无量咳嗽了一声,朝着南瓜两人道。

     “申宗主,事情是这样的,我师兄南瓜被白骨大妖抓走,说是要炼成白骨幡!”东瓜说到这里,大大的眼睛里开始流泪。

     在场的人之中,有不少知道白骨大妖,看着圆滚滚的南瓜,一个个都升起了慈悲之心。

     不管怎么说?南瓜就是一个孩子啊!

     “老祖不让我师傅救南瓜,可是我师傅不舍得,就斩杀了白骨大妖救了南瓜。”东瓜用一种声泪俱下的声音道:“老祖不但不奖励我师傅,还要给我师傅治罪。”

     “呜呜,我师傅无奈之下,这才……这才和老祖动手,打伤了老祖。”

     “各峰的首座,对于老祖这种作为,极其不满,这才要共同推举我师尊为天河宗的宗主。”

     “可是我师傅觉得,自己打伤了老祖,无比的内疚,说什么也不当天河宗的宗主。”

     听着小丫头的话,沈墨摸了摸自的脸,他还是第一次感到,自己竟然如此的大义凛然。

     乖徒弟,我在你的心中,竟然说这么一个形象,看来为师确实是没有白疼你。

     天河老祖的脸抽搐了一下,他几乎想要咆哮。毕竟当时,那个孽徒,他手持长剑,两眼充满了杀机,还说什么不服气,就问他手中的剑。

     “这小丫头一派胡言。”罗轩忍不住了,他这个时候一下子蹦了出来,大声的喝道。

     “她说谎,南瓜之所以当上掌门,是沈墨硬逼我们的。”

     “我有没有说谎,你可以回去问一下整个天河宗的弟子,看看我师兄,是不是被白骨大妖给抓走了,老祖是不是不允许救援我师兄。”

     东瓜对于罗轩的大喝,丝毫没有畏惧,她的眼睛中隐含着泪水的道:“青鱼姐姐,我说的都是真的。”

     石青鱼朝着东瓜笑了笑道:“我修行过一门心灵秘法,东瓜说的是真的。”

     虽然石青鱼的声音不高,但是她这一句话,却已经将这件事情给板上钉钉了。

     申无量虽然很遗憾自己的想法难以实现,但是这种面子的小事和听涛剑阁弟子的友谊比起来,又算得了什么。

     他申无量,从来都是识时务的人。

     “哈哈哈,我早就听说过,听涛剑阁有剑心通明之法,看来青鱼姑娘在这方面,有着不低的造诣。”

     说到这里,申无量目视着天河老祖道:“图兄,你给我说的,可不是这样的啊!”

     天河老祖的手在颤抖,他的修为本来就已经被废,现在整个人,都失去了精气神。

     “申宗主,这件事情……”罗轩还想要辩解,却被申无量怒斥道:“住嘴。”

     天河老祖朝着罗轩摆了摆手,形势比人强,现在的情况就是,申无量见风转舵,想要交好听涛剑阁,不论是他说什么,都没有任何的用处。

     “申宗主,这是我一时糊涂,还请宗主原谅。”与其挨打,还不如老老实实的承认。

     申无量刚刚准备惩罚,却听石青鱼道:“一个宗门内,谁没有犯过错呢?我看天河宗的事情,就让天河宗自己处理吧。”

     说到这里,她朝着天河老祖道:“天河前辈,我这次来,实际上有件事情,想要请教前辈?”

     “不敢!”天河老祖虽然对石青鱼恨之入骨,但是也不敢自称是石青鱼的前辈。

     他用一种小心翼翼的声音道:“您有什么事情,尽管吩咐,只要我知道的,一定知无不言。”

     “据我所知,在天河宗中,有一种秘法,可以凝结一元重水,不知道现在这种法门,现在贵宗还有吗?”

     天河老祖的面容抽搐了一下,这才颤巍巍的道:“石姑娘,据我们天河宗以往的典籍中,倒也有关于凝煞之后,天河真气衍生一元重水的说法。”

     “可是……可是这么多年来,我们天河宗已经没有人能够将天河正法修炼到完美境界,更无法凝结一元重水。”

     “不是推脱,是这件事情,我们实在是做不到。”

     石青鱼的眼眸中,闪过了一丝的失望。她虽然没有吭声,但是这种失望,却让所有人,都感到了一种揪心。

     “哼,老祖你不行,不代表其他人不行。”小东瓜一下子蹦了出来,话语中充满了自得的道:“我师傅他老人家就能做得到,因为我师傅是绝世高人,他是大帝之资。”

     “用天河正法凝结一元重水,是小意思。”

     沈墨听到自己的弟子如此说,面容不由的抽搐了一下,这徒弟,该坑师的时候不坑,不该坑的时候,却逮着自己这个师傅很坑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