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其他小说 > 孽徒快坑师 > 第三十七章 太昊星河剑
最快更新孽徒快坑师 !

    “叮咚,检查到您的弟子正在受到大荒战戟虚影的威胁,按照本系统第九款第二十条之规定,您永久拥有获得可以调动太昊星河剑威能的权利。”

     太昊星河剑!

     只是调动威能!

     沈墨对于这种提示,心中真的有些不爽,既然要给,就直接给太昊星河剑不就行了吗?只是调动一部分威能,实在是让人很不爽。

     不过系统出品,应该不次,更何况那石天心调动的大荒战戟威能,已经越来越强。

     如果没有这太昊星河剑,沈墨就准备施展弹指剑诀,从而以自己的修为,硬抗大荒战戟的威能。

     但是现在既然有了太昊星河剑,那就试试!

     一念之间,沈墨就感到冥冥之中,自己已经和一柄隐藏在九天深处的长剑取得了感应。

     在心神接触那长剑的瞬间,沈墨就感到了一种无比强大,无比神秘,无比悠远的气息。

     这就是太昊星河剑吗?

     心中第一时间,生出感应的沈墨,此时很有一种大荒战戟能够亲自对自己弟子动手的想法。

     站在沈墨身边的东瓜,此时就看到一柄长剑,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自己师尊的身边,伴随着这长剑的出现,东瓜就感到一种让她心颤的威能。

     无比强大,无尽威严!

     大荒战戟虚影震颤,在长有三尺,通体闪动着白色光芒的长剑出现的瞬间,大荒战戟的虚影,就开始颤抖。

     石天心瞪大眼睛看着那突然出现的长剑,这一刻,他感到了大荒战戟的畏惧。

     没有错,就是畏惧!

     大荒战戟,他们祖上使用的顶级神兵,已经和天地大道产生了某种共鸣。

     也正是因为这种共鸣,所以他才能够在驾驭不了大荒战戟的情况下,使用大荒战戟的某种威能。

     而现在,这突然而来的银白色长剑的虚影,竟然让大荒战戟感到恐惧,这……

     在稍微的沉吟了瞬间,石天心的心中,就已经做出了决断,现在的自己,绝对不是眼前之人的对手。

     大荒战戟被压制,自己的能力,就有一大半施展不开,在这等的情况下,想要擒拿石云,根本就是不可能的还事情。

     “阁下的修为,天心自愧不如,这一次……”

     石天心的想法,那就是趁着这个机会退去,可是就在他说了这几句话的时候,沈墨已经手掌挥动,那三尺长剑虚影,无声的落在沈墨的手中。

     “接我一剑!”

     正准备收回大荒战戟虚影的石天心,有点愕然的看着横扫的长剑,他以往遇到的对手,一个个都对他风度翩翩,此时的沈墨,让他有些意外。

     长剑横扫,刹那间就已经来到了石天心的身前。在这横扫的长剑下,石天心疯狂的催动八荒战绩。

     十多丈的大荒战戟,虽然有些挣扎,但依旧是挡在了石天心的身前。

     三尺长剑和十多丈的战戟,在虚空中无声的碰撞,也就是一个刹那,十多丈的大荒战戟虚影,就被直接斩成两段。

     石天心疯狂的后退!

     在大荒战戟和三尺长剑碰撞的瞬间,他就疯狂的后退,可是他后退的速度虽然快,但是绚丽的剑光,依旧快速的朝着这位神武侯府的传人追了过去。

     鲁天龙等人看着那长剑的虚影,一个个脸色无比的凝重。他们的宗门,虽然也有底蕴,但是这等强大的神兵虚影,依旧让他们感到了差距。

     这天河宗,以往都没有听说过,什么时候变的如此的凶残。

     他们天河宗中,怎么就有如此强大的底蕴呢?

     “师兄,师傅的长剑,是什么剑?”石青鱼来到南瓜的身边,轻声的问道。

     她这个时候,已经越发感到了自己师门的高深莫测,那听涛剑阁和自己现在的宗门相比,好似在底蕴上,也有一部分的差距。

     “我不知道。”南瓜摸了摸自己圆圆的脑袋,瞪大眼睛道:“西瓜师妹,你要记住一点,我才是师兄,师傅他老人家的一切,都由我来继承。”

     石青鱼愣了一下,他看着满是向往的南瓜,无奈的摇了摇头。

     师傅这手段,实在是太强了,这小师兄,现在都已经忍不住要争夺师傅的宝物了。

     “敢尔!”就在剑光追上了石天心,要一剑将石天心斩成两端的刹那,一声沉喝,从石天心的身上升起。

     把随着这沉喝,一头黑色的身影,从石天心的身上升起,伴随着这身影的冲出,一个拳头,重重的朝着银色的太昊星河剑虚影,重重的轰来。

     太昊星河剑和拳头碰撞,虚空一阵的震颤,在这碰撞之中,沈墨感到太昊星河剑的虚影,威能瞬间消失了大半不说,一道道的裂痕,甚至出现在了虚影上。

     不过那挥动拳头的身影,也在这碰撞之中,直接被斩成了两段不说,石天心更是在这碰撞的余波中,被重重的撞飞出去了四五丈。

     被人勉强搀扶起来的石天心,眼眸中带着一丝怨毒的看着沈墨。不过这种怨毒,瞬间就消失的干干净净。

     “阁下,这一次我石天心认栽了。”

     石天心在说话的时候,心都在流血,刚刚的一击,随着大荒战戟虚影的破碎,他和大荒战戟的联系,已经中断了不说,家族之中给他当做保命之物的至宝,也被斩成了两段。

     沈墨看了一眼石天心,又朝着站在一边,目光发红的石云扫了一眼道:“今日我不杀你,我的徒孙石云,总有一日会亲自找你拿回属于他的东西。”

     这句话,沈墨说的无比的稀松平常。可是听在石天心的耳中,却让石天心感到无比的难受。

     他用一种无比怨毒的目光看着沈墨,这一刻,如果目光能够杀人的话,那么沈墨,早就不知道死了多少次。

     可是面对沈墨那淡淡的目光,石云不敢再多说一句,他生怕自己只是一时口快,从而得罪了眼前这个杀神。

     如果他再调动那诡异的长剑,自己还能够禁得起他一件横扫吗?

     将心中的杀意深深的隐藏在心中,石天心朝着沈墨一抱拳,而后缓缓后退。

     等他退出了百丈之后,这才大松了一口气。

     也就在此时,沈墨的目光,无声的落在了其他人的脸上。

     “你们,还有谁要动手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