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其他小说 > 孽徒快坑师 > 第四十三章 师傅,徒儿想骂人
最快更新孽徒快坑师 !

    “你是亨儿?”当一个白衣女子突然出现在南瓜面前的时候,南瓜愣了!

     这个女人很陌生,但是给他的感觉,却是非常的亲近。

     看着这个女人,他一时间呆在了哪里?

     沈墨的心剑斩魄,早就已经感应到这个女人对自己的徒弟没有恶感。而且在女子接近他们的时候,沈墨隐隐约约感到,女子和南瓜,很有一些亲近的关系。

     南瓜的母亲,不愧是当年的贵妃,容貌上来说,实在是没得说,只是自己的徒弟,怎么就长的这个模样。

     圆墩墩的,这是像谁呢?

     “你是……”南瓜心中虽然已经有了猜测,但是还是忍不住轻声的问道。

     “我是你娘。”白衣女子说话间,一把抓住南瓜的手道:“没有想到,你都长这么大了。”

     虽然女子一直压制着自己的心情,但是此刻,却也不由的掉起泪来!

     站在白衣女子身后的红衣女子,眼眸中也闪动着一丝的泪痕,不过在瞬间,她就冷静了下来。

     “姑姑,您这一次来的目的,不是和表弟相认。”红衣女子低声的朝着白衣女子说道。

     白衣女子点头,目光越过了南瓜,落在了沈墨的身上。

     “您就是薛亨的师父吧!这些年亨儿多亏了您的照顾,我这做母亲的,实在是感激不尽。”说话间,女子恭敬的躬身,就要朝着沈墨行礼。

     对于这种礼节之类的东西,沈墨真的不是太看重,他轻轻的挥手,将女子托起道:“南瓜是我的徒弟,我照顾他,是天经地义的事情。”

     “阁下不用太客气。”

     “沈先生,我知道您是天下间少有的金丹王者,庇护亨儿在大夏生活,不会有什么问题。”

     女子轻轻的道:“所以,我希望先生,能够带着亨儿离开这是非之地,这里对亨儿来说,实在是太凶险了。”

     “而我们,却没有办法,给亨儿任何的保障!”

     沈墨还没有说话,南瓜已经道:“你……你放心吧,我师傅是是绝世高人,大帝之姿,一个京城,对我师父来说,真的算不了什么?”

     南瓜的一席话,让跟在白衣女子身后的红衣女子,顿时脸色就有些发冷。

     虽然这个人击杀过金丹强者,但是八大神侯府的底蕴,大夏皇朝的底蕴,又岂是几个在江湖上招摇的宗门可以比拟。

     更不要说,这次的万龙灌顶,有更强大的人参与。

     “表弟,这里是夏京城,你知道夏京城这十年间,诛杀过多少金丹王者吗?”女子说到这里,伸出了自己美丽的手掌,重重的翻了一下道:“不下二十个!”

     “这些金丹真人,在晋级金丹之后,就觉得自己可以肆无忌惮,可是往往,他们连镇国神器大夏龙雀刀的虚影,都接不住。”

     “姑姑让你走,是为了你好。”

     “你只有远远的离开这里,放弃万龙灌顶的争夺,你才能够保住性命。”

     说到这里,女子冷着脸道:“虽然咱们初次见面,但是表弟,我希望你能够替姑姑想想,别让她难受。”

     沈墨看着犹如一只斗鸡般的红衣女子,心中一阵的无奈,他没有想到,自己竟然被鄙视了。

     可是此时,自己说自己多厉害,好似有些画风不对啊,但是就这么被劝走,那更不行了。

     “九弟,灵妃娘娘苦心劝你,也都是为了你好。”一个穿着白色衣衫,长衣飘飘的年轻人,缓缓的走了出来。

     他没有看沈墨,只是淡淡的朝着南瓜道:“你的腾龙之血,在离开京城的时候,就已经被封禁。”

     “所以这些年,你虽然比普通人要强一点,但是强的实在是有限。万龙灌顶虽然能够突破封印,但是你真觉得,你能够万龙灌顶吗?”

     “长云神侯府都不会支持你,你一点成功的希望都没有,还是从哪里来,到哪里去吧。”

     年轻人说话间,目光带着一丝爱恋的,朝着那红衣女子看了一眼,不过红衣女子的神色却有些发冷。

     南瓜的脸色,变的无比的难看。不过更让他震惊的是,他的血脉之力,竟然是被封禁的。

     虽然以往做梦的时候,他也想过,自己有朝一日,能够觉醒血脉之力,从而走上人生巅峰,却没有想到,这种事情,竟然是真的。

     自己真的有不弱的血脉,但是现在这种血脉被封印了。

     而想要打开封印,却……

     “师父,我们该怎么办?”虽然心中有千般的想法,但是面对突然而来的阻拦,南瓜不知道怎么做。

     他此时,最能够依靠的,就是自己的师傅。

     沈墨摸了摸南瓜的脑袋,平静的说道:“为师说过,在这天下,只有咱们师徒欺负别人的,没有人能够欺负咱们。”

     “有什么想要做的事情,尽管去做,一切自然有为师。”

     沈墨这句话,说的是无比有底气,而他的底气来源,自然是来自那坑师系统。

     正在满脸深情看着南瓜的灵妃,此时脸上都是愕然,她怎么也没有想到,自己儿子的师傅,好似有些不靠谱。

     而那红衣女子,则冷哼一声道:“你这是胡言乱语,你这会害死人的,你这是……”

     女子的话说了一半,就没有再说,因为她觉得,此时的自己,已经没有说下去的必要了。

     而那位皇子,则只是淡淡一笑。

     在他开来,有人在这里吹大气,那是人家愿意,他可没有心情,提醒那些找死的人。

     南瓜看着陌生而想要亲近的母亲,看着前方那巨大的城池,想到自己被封禁的血脉,一时间心中充斥着各种的负面情绪。

     他攥了攥拳头道:“师傅,弟子想要骂人!”

     “你想骂就骂!”沈墨心中一喜,心说自己这个徒弟,这是要给为师惹祸啊!

     南瓜道:“打人打脸,骂人骂短,师傅,我想要去那个狗屁国师府骂人!”

     听到狗屁国师四个字,红衣女子的脸色一变。而灵妃的脸上,也露出了着急之色道:“亨儿,不准乱说。”

     至于那长衣飘飘的皇子,则在脸色一变的同时,怒声的呵斥道道:“九弟,不得对国师无礼!”

     可是就在他们阻拦的时候,沈墨就道:“既然想去,那就去呗,国师府应该不难找。”

     南瓜点头,快速的朝着城门走去。

     而就在南瓜走向城门的瞬间,无数的消息,已经被人用各种的秘法,快速的传播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