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快更新狼绝天下之祸世女妖 !

    “那些都是你做的?”

     狼千言知道这时自己是清醒的,应该没有再做梦了,就是不知道到底之前经历了那些是不是做梦,事情发展到了那一步也不知道。

     “你指哪些?”那人反问。

     狼千言微微蹙眉,“我何时到这里的?”

     “你可以猜猜看。”

     ?

     是不是有什么病病。

     “你猜我猜不猜。”

     “我猜你猜不到。”

     “那你还让我猜?”

     “你可以思考一下。”那人睁大眼睛看着狼千言,快要凸出来的眼球看的狼千言心里头一颤。

     好几把可怕这个人,为什么可以长的这么吓人,这玩意让某局看到估计都不能过审。

     从到缥缈山脉这几天,除了昨夜,现在可能也不是昨夜,不太正常以外,其他的好像也没什么。

     昨夜南孤风出现,言瞳回去,大外甥来看了看,之后她就去睡了,第二天和无畏派的一起攻打天骨山。

     这之后就好像重复了几次,从睁眼到去攻打天骨山,总是困,像是一直在做梦,被困在梦里醒不过来,一直重复一直重复。

     这么看的话大概就是大外甥走了之后这个人把自己带出来了吧。

     而她做了这么多奇奇怪怪的梦,肯定跟这个不男不女的脱不了干系,指不定就是带她出来谋害她的。

     能悄无声息的带她到这不知道还在不在缥缈山脉的山洞里,看起来也不是普通人,至少她都没有发现反而陷入了梦中。

     重要的是,其他人也没发现。

     无畏派每天夜里都有巡逻,他能避开那么多人带她出来不得不说绝对是厉害的。

     狼千言稍稍凝力运转了一下,除了不知道睡了多久浑身有点酸,其他倒也没什么奇怪的,身体精神都挺好。

     她严重怀疑可能是山洞这个床比较硌人才睡得不好。

     呵垃圾,能不能找个好点的地方。

     “看来你猜到了。”他又用树枝掏了掏火,这火烧的更旺了,在火光的映衬中,他的脸看起来更吓人了。

     “所以,你有什么目的。”狼千言眯着眼,从石头床上起来站着看着他,他低头看向地面,像是许久没洗过的头发垂了下去,狼千言看到他后脑勺凸起来一块,心里头又是一颤。

     宝,能不能别出来吓人了。

     “放心,我不会伤害你。”他低着头一直掏着火,从口袋里拿出什么放了进去,火变绿了那么一点,他才抬起头看向不远处的狼千言,“带你来是因为你是光明的传承。”

     不,我不是我没有别瞎说。

     狼千言这才注意到自己脸上的面具没了,可能睡觉她摘了下来,她没想到这张脸能这么引人注目,真玄大陆对于真神的崇拜真的到了一个今人发指的地步。

     但她真的没有光明神格啊!

     早知道这样她就不还回去了,这下好了,所有人都觉得她是新的光明女神,夺宝就算了,还有绑架的。不还回去还真能冒充一下,这还回去了拿啥装呢真是。

     还好一般人也看不出来她没有神格。

     不对啊,看出来不是更好,看出来就不会找她了,大家都是普通人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