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都市小说 > 终极学生在都市 > 第二千九百三十六章 狡猾无耻
最快更新终极学生在都市 !
    黑狐公主眼睛眯了迷。
     她不知道这个家伙又在耍什么阴谋诡计,总不能真的是要动手弹琴吧?
     在她看来,即便他真的是要弹琴,那琴声估计也是他的攻击手段。
     却也没出手阻拦,因为她想让这个家伙彻底的绝望,想让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无论他做出何种反击,都是徒劳。
     她想彻底的击垮他的心,让他乖乖的在她面前彻底的低头臣服,再也不敢心生丝毫的反抗心里。
     黑狐公主那双仿若黑洞的眼睛死死的盯着李泽道看,心念一动,那群黑魂蝇仿若一支训练有素的军队,爆发出恐怖的阴冷,做好冲向敌人的准备。
     李泽道深呼出一口气,收敛心神,整个人变得平静。
     痛苦没有了,恐惧也没有了,正死死盯着他看的黑狐公主也不见了。
     只有如此辽阔如此壮观的雪原,只有那天空,只有那无数冰雪,只有面前这张古琴。
     “装模作样。”
     一道微讽的声音从附着在李泽道身上的一片雪花传出。
     轻轻呼出了一口气,李泽道那变得有些僵硬的手放在那琴弦上,微微一弹。
     “铮!”
     一个曼妙至极的音符在这片显得如此安逸静谧的雪白世界里,荡漾开来。
     似乎就连那漫天雪花,也微微一凝滞。
     那一只只黑魂蝇所爆发出来的那种阴冷,似乎被这琴声给冲散了少许。
     黑狐公主那原本古井无波的心,也随着这音符,而出现了一丝涟漪。
     她那双仿若黑洞的眼睛一下子就瞪得滚圆,愣愣的看着面前这个男子,根本就不敢相信说如此曼妙的音符竟会出自他之手。
     李泽道那手指头开始在那琴弦之上跳跃,更多的音符在这片空间里荡漾开来。
     那雪花变得轻柔欢快,那一只只黑魂蝇早就爆发出来的那冷意尽数收敛,甚至还一只只落在那雪地上,竟是一副如痴如醉的模样。
     黑狐公主自然也彻底被这曼妙的音符所感染,整个人处于飘飘然的状态,早就忘记了她要让这个该死的外人之人生不如死这件事。
     一曲毕,李泽道轻轻呼出了一口气,面色有些疲倦。
     《静心咒》可平复暴戾之气,但是弹奏之人却是耗费极大的精力,方才能完美的将其弹奏出来。
     虽说快累死了,但是李泽道却是很满意。
     他偷偷瞥了如痴如醉的黑狐公主一眼,知道这个人妖已经被自己的琴声完全吸引住了,她怕是已经舍不得折磨自己了。
     小半柱香功夫之后,黑狐公主方从那种显得如此美好的静谧之中清醒过来,她皱着眉头看着轻喘着气,眼神里依旧弥漫着惊恐的李泽道,着实难以想象方才那种如此曼妙的音符,是这个相当狡猾的家伙弹奏出来的。
     深呼吸了一口气,黑狐公主心念一动。
     那一只只如痴如翠的黑魂蝇瞬间清醒过来,再次爆发出恐怖的冷意。
     下一刻,其中一只黑魂蝇仿若一道黑色的闪电,没等李泽道反应过来便已然钻进他那微脏的嘴,随后附着在李泽道魂魄里。
     李泽道的眼神里有着浓郁的恐惧,因为吃了一只苍蝇的缘故,所以还相当的恶心。
     但是他那心却是彻底放松下来了。
     他知道,他的琴声成功的征服这个美丽至极的人妖了,他不需要承受那种被数万字黑魂蝇噬咬魂魄的痛苦了。
     果然,黑狐公主说道:“本公主决定不折磨你,更不会杀你,不过从此之后你得留在我黑狐一族,每日弹奏此曲给本公主听。”
     李泽道身体一顿,猛地抬头看向黑狐公主,问道:“你……没骗我?”
     黑狐公主面色一冷,便想命令已然附着在他魂魄里的那只黑魂蝇开始噬咬他的魂魄。
     该死的,竟然敢质疑本公主,你有什么资格质疑本公主?
     李泽道立即换了一张嘴脸,一副受宠若惊,感激涕零的样子,就差爬过去跪舔黑狐公主的鞋子了。
     “多谢黑狐公主不杀之恩!”
     “从此之后我定会乖乖的在黑狐巢里待着,每日弹奏曲子给黑狐公主你听的。”
     李泽道身后,一片雪花发出了就连黑狐公主也察觉不到的声音。
     “看来你之所以还能活着,不仅仅是因为你的运气足够好,还因为你够无耻,够虚伪,保命的手段也足够多。”
     黑狐公主相当满意李泽道此时如此卑微,如此感激涕零的姿态,她仿若高高在上的公主在看着一个卑贱至极的奴婢,说道:“你叫什么名字?”
     “东皇小尘。”李泽道卑微的说道。
     “本公主帮你换个名字,你现在开始,你便叫狡猾无耻吧。”
     李泽道嘴角微扯了下,却是感激涕零:“多谢公主赐名。”
     黑狐公主呵呵了两声,说道:“狡猾无耻,你这就跟本公主返回黑狐巢吧。”
     停顿了下,黑狐公主眸子一冷,声音里多了一丝杀气:“狡猾无耻,你可千万要珍惜这次还能活着的机会。”
     李泽道脑袋都快抵在自己的肚皮上了,卑微如同尘埃:“多谢黑狐公主提醒,我一定会珍惜的。”
     心里自然犯愁得不行了,想再次逃离黑狐公主的手掌心,这还不是最难的一件事情。
     难就难在魂魄里竟然残留有黑魂蝇的痕迹,他又能逃到哪去?
     更让李泽道头疼的是,一旦回到黑狐巢,那么他再次逃跑的机会将无限趋近于零。
     当下一边老实的跟在黑狐公主身后前往黑狐巢,一边询问蝶翼跟地心说有没有办法将黑魂蝇所留下的痕迹抹掉。
     “好好夸本公子,本公子就将那丑不拉几苍蝇所残留下的痕迹抹掉。”蝶翼相当鄙夷的说道。
     这个家伙自己弱不拉几也就算了,竟然也认为强大的十大魂器也弱不拉几。
     不就是一只苍蝇留下的痕迹吗?想将其抹掉不是挥挥翅膀的事情?
     李泽道身体微微一顿,眸子里流露出一丝惊喜。
     随即又恼火至极:“既然能抹掉,之前你们为何不做?”
     蝶翼不屑道:“你妹的,本公子为何要将其抹掉?你在叽叽歪歪的你信不信本公子再也不鸟你了?”
     地心却是很理所当然的说:“你没吩咐啊。”
     “……”
     虽说蝶翼的嚣张跟地心的木讷都让李泽道相当的恼火,但是它们可以将黑魂蝇所残留的痕迹消除掉,却也李泽道那原本揪着的心,一下子就放松下来了。
     他微微抬头扫了前方那道撑着黑伞,显得如此的耀眼的黑影一眼,感受着从这道黑影身上所爆发出来那道让他心悸的威压,心想接下来只需找个合适的时机逃离,应该就可以彻底的摆脱黑狐一族了。
     当然,务必谨慎再谨慎,不能着急,不能出现丝毫的差错。
     否则若是再次落入黑狐一族手中,这回黑狐一族定会立即将他往死里折磨,直到魂飞魄散为止。
     眼珠子微微转动了下,李泽道已然一副卑微如同尘埃,绝对服从的样子。
     “公主大人,我能问您一个问题吗?”
     “问。”
     黑狐公主淡淡回应了句,却是做好命令那黑呼应开始噬咬他魂魄的准备。
     她自然不相信这个无耻至极的家伙会就此认命,一旦有机会,他一定会再次逃跑的。
     当然,这回无论如何都不会让他抓到任何逃跑的机会。
     “黑狐一族有办法让我永远留在黑狐巢,哪怕这雪域再次变得不稳定?”李泽道说出了自己的疑惑。
     “自然。”黑狐公主简单回应了两个字。
     李泽道赶紧又问:“应该如何做?”
     黑狐公主却是没有回答这个问题,而是冷冷回应:“这后面你就知道了。”
     “是。”李泽道卑微的低下自己的脑袋。
     就在这时,一阵冷冽至极的微风吹袭而来,那笼罩在这周围的那些雪花变得凌乱了起来。
     黑狐公主的身形猛地停滞,紧握手中那把黑伞,那双仿若黑洞的眸子里已然充满了凝重。
     李泽道从这极度不寻常的寒风之中嗅到了一丝浓郁的危险,心里却是微微一松,因为他知道他逃出生天的机会来了。
     黑狐公主显然料定这个狡猾无耻试图利用此机会逃跑,当下眸子冷冽的盯着前方看的同时心念一动。
     于是,原本安安静静附着在李泽道魂魄上的魂蝇开始疯狂的噬咬起李泽道的魂魄来了。
     虽说大概知道黑狐公主会这么做,而且也早就痛彻心扉的体验过被黑魂蝇噬咬魂魄时的那种让人生不如死的痛苦。
     但是现在这种痛苦再次灵魂深处爆发出来,李泽道依旧承受不住。
     “啊!”
     他发出一声显得扭曲狰狞的惨叫声,整个人开始在那雪地上挣扎打滚,那张煞白的脸瞬间扭曲成了一个丑陋的包子,那仿若死鱼眼的眼珠子差点就要从眼眶里蹦跳出来了。
     周围明明很冷,但是豆大的汗珠子却是不断的从他那张扭曲的脸上冒出来。
     如此折磨这个给她带来巨大耻辱的外来之人,黑狐公主那张脸上却是没有任何报复之后的那种快感,只有凝重,只有警惕。
     阴冷至极的寒风持续,不过呼吸,风力越来越大,越来越冷,甚至原本漫天飞舞的雪花似乎都被冰冻住了,竟然不在继续朝下飘落。
     偌大的空间,被绝对的死寂所笼罩,就连黑狐公主此等修为,身处此等空间之中,心脏也不受控制一停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