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都市小说 > 无敌双宝:首席大人是男神 > 第82章 张娅莉找上阮白,摊牌
最快更新无敌双宝:首席大人是男神 !

    “老板是我哥们儿,我跟他要了一把你房间的备用钥匙……”

     听声音,隔壁房间在李慧珍身上奋斗的不明身份的男人,是有老婆的,并且一家子就住在这个小镇上。

     阮白摸着被单的手,缓缓地攥住了被单。

     她为老爸感到悲哀。

     老爸奋斗了二十多年不念辛苦的给李慧珍母女二人赚钱,养她们。

     可到头来,老爸在医院里忍受着绝症带给身体的痛苦,妻子李慧珍却在这里给他戴绿帽子。

     “你下流……”

     “你不喜欢我下流吗?总比你家那个不是得这个癌就是得那个癌的汉子强……说……是不是……”

     “啊……你强,你最强……嗯啊……别再顶了……顶到最里头了……”

     “最里头了?我看还有一段距离吧!”男人粗鄙的说道:“这么大岁数了,你还装什么装……这么深……也不紧……也就我伺候得了你……”

     阮白一阵恶心!

     “认识?”慕少凌听着隔壁的声音,低声问道。

     “她……是我后妈。”

     阮白觉得丢脸丢到家了。

     慕少凌从她身上起来,衣服架子般的身体仿佛带有自动整理衣着的功能,瞬间变得衣冠楚楚,整洁考究。

     “我们走吧。”他不想让她再听到这样恶心的动静。

     阮白起来,呼吸都刺痛的随他走出去。

     早上去医院,她听老爸说过,李慧珍可能已经来了小镇上。

     “你先出去等。”慕少凌低声对她说,拍了拍她的肩膀,而后自己站在宾馆前台,没动半步。

     直到她什么也无法思考的出去,坐在月光下的长凳子上,慕少凌才去退了房。

     宾馆老板退回的钱,他没拿,并且拿出皮夹,抽出一叠钱搁在大理石台面上,说道:“都是你的。”

     小镇上一间房几十块钱一晚,一天下来,说实话没几个住店的,就算有几个,还一大半都要讲价讲半天。

     宾馆老板看着台面上的现金,犹豫的问:“您这是……”

     慕少凌把方才在小镇自动取款机取到的钱都给了老板,手指间夹着一根才点燃的香烟,抽了一口,黑眸眯起的说道:“你去办一件事。”

     ……

     阮白等了两分钟,等她反应过来的时候,进去找慕少凌。

     “退完房了。”这时,慕少凌大步走出来。

     “怎么退房了?”那是连夜开车回A市,还是……跟她一起住爷爷家呢。

     慕少凌攥住她的一只小手,感觉冰凉,他不禁攥了又攥,说道:“问了宾馆老板,隔离卖床单被子。”

     爷爷那边有旧被子,就一套。

     她今晚盖的,还是在柜子里又翻找的,很潮,下午在院子里晾晒了起来。

     爷爷认为应该送客人去宾馆,虽然是未来孙女婿,但到底没结婚,身份也不是普通人家的男孩子,遭不了小镇上这等贫苦的罪。

     ……

     A市。

     张娅莉自己开车出门,把车停在无人的路边,反复拨打儿子的手机号码都是一样的提示。

     “对不起,您拨打的电话已关机……”

     打给董子俊。

     “董子俊,我是少凌的妈妈,少凌去哪儿了你知不知道?”张娅莉问。

     “对不起夫人,慕总的私人行程一向不准我们过问。”董子俊五分钟前接到老板的电话,显示的来电号码是阮白。

     这说明,老板跟阮白在一起。

     至于去了什么地方,什么时候回来,都不是他一个下属该问的。

     “一群废物!”张娅莉骂了一声,挂断电话。

     一手把着方向盘,一手拿着手机,愤怒的想了半天,张娅莉想起好朋友的儿子“李雷”。

     电话很快打通。

     “雷雷吗?我是张娅莉,你张阿姨。”

     “阿姨问你,上次给你介绍的那个相亲对象,你们见面之前有打过电话联系对方对不对?你快找找,把她的手机号码给阿姨发过来。”

     “好,阿姨等你。”

     张娅莉说完就挂断。

     三分钟后,阮白的手机号码被李雷发了过来。

     ……

     镇上。

     买完一床薄被子和床单的两人从商店里走出来。

     慕少凌问起阮白后妈相关的事情。

     阮白觉得没什么好隐瞒的,一五一十说道:“我爸的意思是,李慧珍想要我爷爷这套房子的拆迁款,总房款算起来也不少了。”

     “你爸若是不给,她怎么要?”慕少凌听了李慧珍的事迹,不难想象,阮白当年寄人篱下,吃了多少这个后妈的苦头。

     阮白看着前方的路,抱着一个卡通抱枕:“我爸进了医院,如果生气病情会加重,恶化的更快,李慧珍料到了我不会惊动我爸,至于我和我爷爷,在她眼中可能都是很好欺负的,任她揉圆捏扁。”

     这时,才走出商店没几步的两人,听到隔壁的宾馆里有打骂声。

     “你这个不要脸的臭女表子!竟然敢勾引我男人!看老娘今天不撕了你的嘴!”

     随着骂声,是一阵门帘被掀动的声响。

     宾馆门口跑出来一个极其狼狈的女人,阮白吓得倒抽了一口凉气,李慧珍,被人家男方的老婆捉到在床了?

     慕少凌看了一眼阮白错愕惊呆的小脸,宠溺的扬起嘴角,几不可见的轻笑了下。

     阮白盯着前方那一幕。

     李慧珍身上穿着一条长裙子,被一个疯了一样的彪悍女人扯着头发,边骂,那女人还边用手隔着裙子掐刘慧珍的大腿,胳膊。

     拧得刘慧珍倒在地上嗷嗷乱叫。

     至于那个在李慧珍身上奋斗的男人,窝囊的拎着衣服站在宾馆门口,吓得腿直打哆嗦……

     “女表子!我先打死你,回家我再砍死那个杀千刀的!我就好奇了怎么有你这么下贱的东西,一把年纪了还在屋子里叫的跟母猪似的!我非拔了你的舌头不可!”女人骑着李慧珍,啪啪啪的两手左右开弓,打得惨不忍睹。

     李慧珍脸肿的通红,嘴角还流血了,阮白拉了拉慕少凌说:“我们回家。”

     慕少凌脱下西装外套披在她身上,搂着她往老房子的方向走。

     才进家门,阮白还在想着李慧珍那是恶有恶报,就听到爷爷说:“小白,你手机响半天了。”

     慕少凌主动拿着新买的被子和床单,进了阮白房间,开始铺床,今晚打定了主意睡她屋。

     手机上六个未接来电,都是阮白不认识的号码。

     她拿起手机的时候,手机又响了,干脆接了:“你好。”

     “阮白?我是少凌的妈妈!”张娅莉终于联系上她,语气里掩盖不住的急迫和怒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