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都市小说 > 无敌双宝:首席大人是男神 > 第650章 阮白叫的非常勉强
最快更新无敌双宝:首席大人是男神 !

    看她醒了过来,张娅莉上去就掐住她的脖子两边,使劲的摇晃着阮白,那仇恨的目光,像是淬了毒的刀子,恨不得将她给剜穿。

     阮白本来就虚弱的厉害,刚刚清醒的脑袋,经由张娅莉使劲的一晃,顿时又头晕目眩。

     她连眼前的情景,都未看得清,便又陷入了昏迷中。

     她只觉得好累,累的她就想这样永远的闭上眼睛,再也不愿意睁开。

     在疲惫的梦中,阮白看到了慕少凌。

     男人身形修长,笔直如松,只一个背影,便惹人怦然心动。

     梦里,她惊喜的向他跑了过去,大声呼喊着他的名字。

     慕少凌转身。

     男人精致如雕画般的俊颜,紧抿着冷肃的唇,在看到她的刹那,对着她微笑。

     阮白眼中忽然含了泪,一时之间不敢碰触他,唯恐他像镜花水月般莫名消失。

     慕少凌一双眸含着宠溺的光,里面盈满了浓情。

     他缓缓的向她走过来,执起她的手,放到唇边轻吻了一下:“傻瓜,我不在你身边,连自己都照顾不好了?”

     阮白的泪,凝聚眼眶。

     她伸出手想碰慕少凌的身体,可是,还没有来得及碰触他的手指,他突然就消失不见了。

     “少凌……”

     阮白急的从昏睡中醒了过来,却发现自己还是在医院。

     只有影影绰绰的灯光,还有趴在她床边的周卿。

     此刻,她没有心情去想,为什么周卿会守在这里,她满心都是慕少凌。

     原来刚才所有的一切,都是她幻想出来的。

     原来是梦……

     阮白死死的捂住唇,隔着窗户,望着漆黑的夜空,无声的啜泣。

     多希望时光能倒流,回到你离开的最初,如果早知道如此结果,那天我一定会死死的抱住你,哪怕拼尽全力,也要将你留下。

     大颗的泪水坠落下来,阮白哭得不能自己。

     尽管她的声音很小,但依然惊动了浅眠的周卿。

     周卿打开了房间的灯,暖黄色的灯光,将病房里的一切,都照亮了。

     她看到阮白满脸的泪,心疼的抱住了她,一双熬夜熬得通红的眸,也逐渐的变得湿润:“小白,相信阿姨,一切都会过去的。”

     温暖的灯光,还有周卿温柔的声音,让阮白终于回神。

     她的嗓音很哑:“阿姨,你怎么在这里?”

     周卿为阮白拨弄了下被噩梦弄得汗湿的发,心疼的看着她:“阿姨这几天没事,听说你住院了,便过来看看你。阿姨给你做点吃的吧?”

     这里是私立医院,豪华病房都配有厨房。

     里面的冰箱里也有各种菜蔬,还有各种调料应有尽有,专门供病人住院时候调养胃口。

     阮白摇了摇头,声音有气无力的:“我不饿,不想吃任何东西。阿姨,医院里有护工,有她照顾我就好了,你回去吧,要不然林书记会担心的。我的身体没什么大碍,反倒是你,刚刚休养恢复没多久,根本不适宜熬夜。”

     “好孩子,阿姨能撑得住,我的身体好着呢,我去给你做点鸡蛋羹,你先吃点垫垫,等明天阿姨再给你做好吃的。”周卿揉了揉阮白的脑袋,又嘱咐了她几句什么,便匆匆走向一边的小厨房。

     阮白望着她忙碌的身影,感受着她摸自己额头的温柔动作,鼻尖处,又痒又酸。

     她的目光又落到隔壁的小床上,那里,双胞胎在沉沉的酣睡着。

     哥哥搂着妹妹,两张肖似的俏脸几乎贴在一起,粉嫩的唇时不时的吐个小泡泡。

     那看起来极为温馨有爱的一幕,却让阮白难过的捂住了疼痛的心脏。

     那个男人就这样残忍的撇下了他们母子几个,她以后该怎么办呢?

     ……

     十五分钟后,周卿端着一碗热气腾腾的鸡蛋羹出来了。

     她坐到阮白的病床前,用勺子舀了一小勺,用嘴轻轻吹气。

     等鸡蛋羹稍微不那么烫了,才送到的唇边:“小白,吃一点鸡蛋羹。”

     阮白没有胃口,她将鸡蛋羹往周卿的方向拨去:“阿姨,我真的吃不下……”

     周卿望着阮白生无可恋的脸,她轻轻的放下了碗勺,幽幽的说:“小白,少凌不在了,难道你也想随他而去吗?你看看你现在的样子,一点都不坚强,这像是一个做母亲的人吗?你只考虑到自己,到底有没有考虑过双胞胎,还有你肚子里的宝宝?难道你连少凌的骨血,都不愿意为他留下吗?”

     阮白的目光黯然至极,望了湛湛和软软一眼,便将自己的手,放到了小腹上,久久无言。

     怎么会?

     如果不是因为他们的孩子,如果不是因为肚子里的骨肉,她早就随他而去了。

     周卿叹息,慢慢的劝说着她:“你要记住,你现在不是一个人,你活着不仅仅是为你自己,还有属于你的那份责任。你有年迈的爷爷要照顾,还有一个生重病的姑姑,两个未成年的双胞兄妹,还有你肚子里未出生的娃娃。你有没有想过你一走了之,他们该怎么办?小白,你知道白发人送黑发人的痛苦吗?你能想象双胞胎无父无母,被人欺凌的悲惨景象吗?”

     “阿姨……”阮白打断了她的话,声音很是哽咽:“求你别再说了。”

     她当然知道,如果自己放弃了求生意识,爷爷和姑姑会有多痛苦难过;更知道孤儿是什么滋味,被欺负,被嘲笑,被孤立,那些都是她小时候曾经尝受过的。

     她怎么忍心,让自己的孩子,重新走上自己的老路?

     宝宝们已经失去了父亲,绝不能再让他们失去母亲。

     见阮白似乎被自己说动了,周卿再次用勺子舀了一杯鸡蛋羹,送到她唇边:“吃吧,现在最重要的是养好你的身体,好好的将肚子里的宝宝生下来。”

     阮白像木偶似的张嘴,她强行的将鸡蛋羹吞到肚子里,突然想到,昏迷前她似乎听到了张娅莉的辱骂声,便小声的问道:“阿姨,我,我‘婆婆’她是不是来过医院?”

     “婆婆”这两个字,阮白叫的非常勉强,一听,就能感觉得到两人关系不好……

     【我是堆堆,小说已经制作成广播剧,关注微-信-公众-号瑶池就可以收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