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都市小说 > 无敌双宝:首席大人是男神 > 第735章 简直对小嫩团子爱到了心坎里去。
最快更新无敌双宝:首席大人是男神 !

    薛浪不屑地冷哼了一声:“怎么,我看二哥你是最近闲的蛋疼,竟然管起我的事儿了?”

     他早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备受欺凌的薛家老三。

     现在他站在权利链的最顶端,手握着重权,被人仰望,当初有多卑微,现在就活得就有多风光。

     薛家家大业大,尽管岁月不停变幻,百年根基却一直稳固如山,但说出来可能有人不信,这样的家族最重嫡庶血脉,偏巧他们这一脉属于最薄弱且不起眼的旁系分支,被所谓的正统嫡系一直打压,嘲弄。

     他们兄弟三人争强好胜,每个都野心勃勃,怎么甘心屈居他人?

     于是,他们兄弟联合起来,短短几年的时间,将薛家嫡系一个又一个的铲除。

     老大薛武在军界混出了一番天地,薛文在商界行进如鱼得水,而薛浪现在则是暗黑界的扛把子,所以,他们才有了如今这样风光的地位。

     薛文狠狠的揪住薛浪的衣领,那张温润清俊的脸,乍现一抹薄怒:“阿浪,我现在没有跟你开玩笑,你如实告诉我,慕少凌出事是不是跟你有关?这次飞机失事是不是你的手笔?!”

     薛浪见二哥神色不对,收敛了一些放肆的态度,脱掉他的钳制,不耐烦的说:“就算跟我有关又怎么样?老子早就看那个姓慕的不顺眼了。再说,姓慕的跟你一直都是竞争对手,二哥,这些年他的T集团可是抢了我们薛氏不少生意,你不是对他恨得牙齿痒痒吗?我帮你除掉他有什么不好?况且,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对慕少凌那个如花似玉的老婆,一直有着企图心……不过就是一个残花败柳罢了,还生了三个孩子,别人玩儿过的你有什么好稀罕的?凭你的身份,什么样的极品妞儿泡不到?”

     “我的事儿还轮不到你品头论足!要是慕少凌那么容易被弄死,他会好端端的在消失了两年多,重新回到A市?我跟慕少凌交锋过,那个男人实在不好对付,就连我跟他交手都得避其锋芒,你凭什么以为你能杀了他?蠢货!!”

     薛文一脚踹到薛浪的膝盖上,却被他灵活的躲避了过去,桀桀的道:“二哥,姓慕的哪有你说的那么玄乎?当初还不是被我一枪爆了脑袋!虽然不知道那小子怎么活下来的,但那次算他命大,以后可没有那么好的运气了。实在不行,我再多送他几颗子弹,我保证这次亲眼看他死透……”

     向来喜怒不形于色的薛浪,再次被气得肝颤:“蠢不可及!你最好不要被慕少凌揪住什么把柄,否则,我们薛家以后绝对再无宁日!”

     薛浪大大咧咧的坐在沙发上,双腿放肆的翘上茶几,嬉笑着说道:“二哥放心,我做事向来善后干净,绝对不会让人查出任何证据,任谁都抓不住我的把柄,不会给薛家带来什么无妄之灾。二哥,我们兄弟三人从小相依长大,我的本事如何,你还不清楚吗?”

     薛文睨着他,薄凉的唇角微扬,似笑非笑:“你以为你每次搞出大动静,却一直平安无事是因为自己?还不是大哥跟我在后面给你擦屁股!阿浪,你也不小了,三十岁的人了,不要每天再这样吊儿郎当下去,回头找个家世好的姑娘给你挑挑,该结婚了。”

     “还有,跟林家养女的事儿趁早了断,林宁那女人看似乖顺但,其实并不是个安分的,别玩的太过火,否则,总有一天你会折到她的手里!这段时间你哪儿都不要去,去大哥的军营,或者国外躲一段时间,等过了这段风头,你再回来。”

     但他的劝诫,并没有让薛浪听进去,反倒让他厌倦的皱眉:“二哥,你管好你自己的事情就行了,我跟林宁那浪蹄子只是玩玩罢了,那种女人我是绝对不会娶回家的。我在部队呆了整整八年,早就受够那种枯燥无聊的生活了,我是不会去军营的。

     “至于出国倒不是不可以,但我还有事儿要办,就算出去也不是现在。二哥你放心,这事就算慕少凌查也不会查到我头上,我向来将尾巴扫的很干净,何况即便查到我头上,我相信大哥,二哥也不是吃素的。”

     薛浪说完这一番话,便大摇大摆的站起身,头也不回的向外走去,顺便给薛文扔下一句话:“二哥,我的事儿你就甭管了,好好的经营你自个儿的生意就行了,我有事先走了!”

     那无所谓的狂浪样儿,气得薛文一脚将茶几踢飞了出去。

     不知道为什么,他的右眼皮一直狂跳,总有种不详的预感,再这么下去,这个老三早晚都得出事!

     ……

     今天阮白的心情相当的愉悦。

     爷爷的病情控制稳定,加上他状态不错,身体逐渐在恢复中,让她倍感欣慰。

     而慕少凌从失事的飞机中侥幸生还,因为有很多事情要处理,所以昨晚在家陪了她一晚上,很早便起床去忙自己的事。

     见阮白脸色笑意满满,张姨打趣道:“太太今儿的心情不错,是要去找先生吗?”

     阮白脑海里浮现慕少凌那张俊美无双的脸,笑道:“今天我回我妈那里一趟。张姨,你替我照顾好爷爷,我很快就会回来了。”

     她收拾了一番,便带着礼物,携着淘淘去了林家。

     ……

     刚到林家,阮白便看到周卿拎着一个黑色的大罐子,在家里庭院的花坛里,不知道在忙碌着什么。

     “妈!”阮白牵着淘淘,喊了周卿一声,引起了她的注意。

     周卿闻声扬起头,见阮白和外孙过来了,欣喜的放下了手中的罐子,用雪白的毛巾擦了擦手:“小白这么早过来了?小淘淘,快来外婆这儿,让外婆好好抱一抱……”

     小淘淘扑到了周卿怀里,送上一个大大的香吻,甜甜的喊了一声:“外婆。”

     周卿“哎哎”的回答着他,摸着他俏生生的小脸,简直对小嫩团子爱到了心坎里去。

     阮白望着母亲和宝宝温馨互动的一幕,笑容明媚。

     突然,她觉得有一道阴冷的视线向自己扫过来,她不由得搜寻了一下,蓦的对上二楼林宁那双苍白阴郁的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