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都市小说 > 无敌双宝:首席大人是男神 > 第913章 阮白只要进去了,就别想着出来
最快更新无敌双宝:首席大人是男神 !

    阮白看着范蓝的脸,青一块红一块的,的确能博取别人的同情,看来张一德昨晚没有留情。

     她淡定地站在那里,面对慕家的人跟范蓝,没有慕少凌的守护,她也毫不畏惧,“到底怎么回事,柔柔小姐应该最清楚。”

     “柔柔出血过多,还在昏迷当中,都是你这个女人!要是柔柔有什么事,你就是杀人凶手!”范蓝气愤,转头瞪着警察,“凶手就在这里,你们快抓人啊!”

     警察互互相觑,这毕竟是慕家的老宅,要抓人,也要看这主人的意思。

     慕老爷子眼神深邃,看了一眼两人,语气透着震慑的魄力,“范蓝,你确定要在这里,把我的孙媳妇抓走么?”

     阮白心里一阵感动,老人家虽然不喜欢她,却能在这个时候帮自己说话。

     范蓝被老爷子的语气给吓着,她站起来,捂着脸大哭大闹,模样难看至极,“我今天来就是要讨个说法,您这样,就是要护着这个小贱人吗?”

     “慕老爷子,您有福气,曾孙都有四个了,可怜我盼着这个孙子出生,盼到现在,因为阮白的缘故,现在什么都没了,您还要护着,我不当人了我……”

     阮白看着两名警察,问道:“已经立案了吗?”

     警察点头,“经过医生检查,伤者身上有几处被踢打的痕迹,而这些伤痕全部集中在伤者的后背,导致其流产,已经触犯了刑法,警察局接到报案的瞬间,已经立案。”

     “你们怀疑我?”阮白又问道。

     昨夜柔柔是趴在躺在地上的,这么看来,的确是有人从背后伤害了她。

     警察不敢这么直接说,而是用了更加委婉的话语,“您是案发发现的第一人,我们需要您的口供进行调查。”

     阮白冷冷笑了笑,看着范蓝,“我不是案发现场的第一发现人,有人在我进去之前就对柔柔小姐行凶,不过,我愿意跟你们回去局里接受调查。”

     见她肯主动配合,警察松了一口气,没给她上手铐,而是客客气气地把阮白邀上警车。

     范蓝见状,冷哼一声,表面依旧是伤心欲绝的,但是心里却是兴奋至极。

     阮白只要进去了,就别想着出来!

     她就是个祸害,永远不出来才是最好的!

     慕老爷子站在门口,看着警车缓缓离开,他吩咐下去,“通知少凌。”

     张娅莉一直待在那里,一听,立刻说道:“爸,少凌工作忙,这种小事就别通知他……”

     “不通知他难道通知你吗?”慕老爷子并不糊涂,儿媳妇有多讨厌这个孙媳妇,他自是清楚,“你作为她的婆婆,不但没有维护,反而帮着外人,这件事你能帮上什么忙?”

     “爸,您这是在责怪我?又不是我害别人流产的,阮白做得不对,难道我们还要帮吗?”张娅莉与范蓝交换了一个眼神,“依照我看,还是让少凌跟阮白离婚,她就是个不详之人,老是给家里跟少凌带来麻烦,这件事若是给记者知道,t集团的股价又要受到影响!”

     “闭嘴!”张娅莉说话聒噪得就像一只麻雀不断在他的耳边叫,慕老爷子觉得烦。

     张娅莉不敢再说,在这个家,谁都不敢忤逆老人家的话。

     范蓝见目的已经达成,清了清嗓子,说道:“反正这件事,警察会查清楚,我先走了,我可怜的孙子,还没来得及看看这个世界,呜呜呜……”

     她一边哭,一边往外走。

     直到上了车,才停止假哭,揉了揉发疼的脸,她面容狰狞。

     范蓝缓了缓,才拿出手机,给美香打了一通电话。

     “阮白已经被警察带走,接下来就看你怎么做,美香,千万别让我失望。”她看着倒后镜的自己,目光凶狠。

     电话那头传来美香愉悦的声音,“放心吧,姑妈,阮白进去了,就不会轻易出来。”

     “别忘记她的身后还有个慕少凌。”范蓝没她那么乐观,提醒道。

     “知道了,我现在就去安排。”美香结束电话,自言自语道:“慕少凌又如何?就算有把整个a市翻转来的能力,只要那个小贱人醒不来,没人为阮白作证,她还是要进去。”

     她拿起手机,开始办事。

     医院。

     柔柔闭着眼躺在病床上,脸色苍白,依靠氧气罩呼吸。

     陪伴她的,只有一个护工。

     护工接到美香的电话后,眼神深沉,从抽屉里拿出一管针水,看着不断往下的点滴,她说道:“要怪就怪你命苦,可怨不得我。”

     她抬手敲了敲针管,要把针水全部打到吊瓶上,病房里却闯进来一个人,徒手往她的脖子上一劈。

     护工晕倒在床边,针管掉在地上。

     ……

     阮白在警察局待了半天。

     刚开始的时候,还有警察过来做笔录,来来回回来了几批,问的问题全是一样的。

     阮白尽可能的回忆当时的情况,只不过她的话,对这个案件没有太大的帮助。

     到后面,只派了一个女警来看守。

     阮白也不急,闭着眼睛做休息状。

     一直到中午,审讯室的门被打开,门口站着一个警察,“慕夫人,您可以离开了。”

     阮白睁开眼睛,“是柔柔小姐醒过来了吗?”

     “没有。”警察摇头,“是慕先生带着律师给您办了保释手续。”

     慕少凌……

     阮白心一暖,又有几分担心。

     这么说,柔柔还没醒过来?

     她不过是流产,即使是失血过多,也不至于会昏迷那么久。

     阮白疑惑着,走出审讯室,看见慕少凌站在不远处等着。

     “少凌。”她柔柔弱弱地呼唤,看到他的瞬间,眼底布满委屈。

     慕少凌走过来,轻轻抱着,把她眼底的委屈全纳入眼中,他沉着声音问道:“他们欺负你?”

     阮白摇头。

     有他站在自己的身后,这个警察局没有人敢欺负她。

     阮白在今天上午想了很多,越想,便越觉得委屈,很久以前就明白这个世界很多人都对她充满了恶意,所以无论做什么,她都一直小心翼翼的,但是昨天却没有听慕少凌的叮嘱。

     昨夜佣人邀请她去茶室,她大可以拒绝,在客厅沙发那边等慕少凌。

     可她想着,范蓝是慕少凌的舅妈,说不定,坐下来谈谈,能够缓解两家紧张的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