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都市小说 > 无敌双宝:首席大人是男神 > 第1077章 给我做一份
最快更新无敌双宝:首席大人是男神 !

    张行安觉得自己此刻尤其狼狈。

     而他狼狈的缘由都是因为阮白,看着眼前的文件,他衡量了一番,最后决定坦白,“我只知道阮白那天会出事,但是是谁想要对她不利,我不清楚。”

     宋北玺喝着酒挑了挑眉头,这样就说出来了?

     “把你知道的说出来。”慕少凌命令道,他已经让人去农场找,至于张行安有没有撒谎,等会儿就知道。

     “那个人的势力不是你跟我能够了解的。”张行安红着眼眶盯着他,“知道阮白出事后,我还一直在寻找,但是没有找到,慕少凌,我没有办法找到的人,你也不会知道。”

     蛇有蛇路,鼠有鼠路,张行安对自己的法子有信心,知道阮白被绑架后他便第一时间去追踪这个势力,可是到现在也没有找到。

     慕少凌眼眸虚眯,看着他。

     张行安毫不畏惧地看着他,“我知道的就是这些,你现在肯定带人去我躲避的农场,他们会把所有的资料带回来,若是你有本事,可以直接调查。”

     “我会调查,也会把小白找回来,那天你对她说了什么?”慕少凌问道。

     “我知道有人对他不利,所以去警告,但是阮白傻得可怜,知道有人要对她不利,还想着依靠自己的能力去把那个人揪出来,结果呢,呵呵,慕少凌,若是她肯相信你麻烦你一些,也不会有今天的局面!”张行安说道。

     在调查到底是谁带走阮白的时候,他不止一次有过这种感叹。

     若是阮白靠着慕少凌,她就不会被带走的。

     慕少凌眯着眼睛,心底愠怒起来。

     阮白知道自己有危险,却不曾通知自己,这件事,一直在他的心底成了一个结。

     如果那天他陪在她的身边,这一切都不会发生,阮白也不会有危险。

     宋北玺看着他表情的变化,立刻说道:“少凌,你打算把他怎么办?”

     “交给警察。”慕少凌说道。

     “得了。”宋北玺见有用的资料都套了出来,于是让保镖进来,把张行安送到警察局。

     保镖把人带走后,客厅又陷入了安静之中。

     慕少凌端起酒杯,把红酒一饮而尽。

     宋北玺摇了摇头,“好酒不是这样喝的。”

     慕少凌没理会,又倒了一杯酒,一饮而尽。

     宋北玺把酒夺过,“好酒是用来品的,而不是用来这样糟蹋的。”

     慕少凌放下酒杯,坐在那里。

     “行了,阮白的事情不能怪你。”宋北玺知道他的心结,放下酒瓶子,拍了拍他的肩膀,“她想靠着自己的能力,站在你的身边,发生这种事情,谁也不能怪。”

     本来慕少凌与阮白的身份背景就不太一样,她会这样做也是能理解。

     慕少凌双手挽在胸前,神色阴暗。

     宋北玺知道自己劝着没有办法,只有他自己想通了,才能走出来。

     半个小时后,董子俊手里提着一个箱子走进来,把箱子放到茶几上,恭敬说道:“老板,这是在农场上找到的资料文件。”

     宋北玺看了一眼半箱的文件,问道:“这都是张行安的?”

     “是的,而且都是跟太太有关系的资料。”董子俊回答道,他也不知道哪些用得着,所以把所有的文件都收起来带过来。

     慕少凌翻开箱子,宋北玺握住他的手,道:“我来帮你。”

     “不用。”他拒绝道,开始查看。

     宋北玺叹息一声,又看着董子俊问道:“除了这些,还有什么发现?”

     “没有其他发现,张行安这段时间似乎都在调查太太的事情,没有其他发现。”董子俊恭敬说道。

     宋北玺挥了挥手,表示明白。

     慕少凌快速翻阅着资料,张行安把阮白的底子调查得清清楚楚,甚至与她有关系的人脉也调查得情亲处处。

     只是,在谁绑架了阮白的事情上,一片空白。

     慕少凌失望地把文件放在桌子上。

     宋北玺见他这副模样,心里了然,把酒瓶子放到他面前,站起来说道:“这酒给你浪费了。”

     慕少凌端起酒瓶,也没把酒倒在杯子上,直接仰头喝掉。

     看着为爱受伤的好友,宋北玺只能说道:“不要灰心,我们还在调查,一定会找到阮白的。”

     慕少凌没有作声,默默地喝着闷酒。

     宋北玺转身对管家叮嘱道:“看着他,喝多了别让他喝酒,给喊个代驾。”

     “是!”管家点头应道。

     宋北玺回到酒窖,提起袋子,开车到了李妮家。

     李妮今天起晚了点,刚刚收拾好,准备给自己做个早餐再回去公司上班。

     现在阮白不在,华筑是她跟周小素在撑着。

     听到脚步声,她回头一看,见宋北玺走进来,愣了愣,“你没去公司?”

     “你没去公司?”

     两人不约而同的问道。

     李妮又愣了愣,先回答道:“今天起晚了,我等会儿就会去。”

     宋北玺点了点头,把袋子放到饭桌上。

     李妮见他又带了几瓶好酒过来,有些无语,以前他带过来的酒,都是他自己解决,现在带过来的酒,他会要求自己跟他一起喝。

     她还没有拒绝的权利。

     今天能起晚,就是因为昨天晚上喝酒了。

     “在做早餐?”宋北玺把酒放到柜子上,嗅到早餐的香气。

     李妮轻轻“嗯”了一声,她本来不爱做早餐,因为灶火的气息会熏染整间别墅,让这里充满了家的味道。

     她只把自己当成这里的住客,而不是一个家。

     “做的什么?”宋北玺把酒放好,走过去一看,锅里的水正沸腾着,她手的另外一边是还没放下去的手工面。

     “面条。”李妮垂下眼眸,把自己做的面条放下去。

     “给我做一份。”宋北玺说道,这是他第一次见她下厨,而且还是这么精细的手工面条。

     李妮有些手足无措,面条是够的,因为刚在做面条的时候她打算多做一份留在中午吃的。

     “怎么?”宋北玺见她下面条的手停住了,有些不满。

     “我做的不好吃,怕你吃不惯。”李妮说道。

     “我不挑食。”宋北玺说道,见盆里的面条,大手一神,他把所有的面条倒在滚烫的水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