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都市小说 > 无敌双宝:首席大人是男神 > 第1092章 不能照顾她
最快更新无敌双宝:首席大人是男神 !

    他的话语刚落,孩子的哭声更大,一整张小脸都给哭得憋红了。

     阮白的心一阵的刺痛,仍然闭着眼睛,不看不问。

     阿贝普“啧啧”两声,对着哭闹的孩子摇头道:“还真的狠得下这个心,阮白,孩子在我这里,要是想看,你随时可以过来。”

     说罢,他抱着孩子离开。

     孩子依旧哭闹不止,声音越来越远,逐渐的小了下来直到听不见。

     阮白缓缓睁开眼睛,水雾充盈着眼睛,随时遏制不住要落下。

     阿乐尔立刻抽出纸巾,帮她擦拭,“小姐,您别哭,不然伤口感染了就麻烦了。”

     阮白眨了眨眼睛,往上看着。

     见她一副难过的模样,根本就不是那般的绝情,阿乐尔说道:“小姐,您要是舍不得,我就去跟老板说,反正老板也有把孩子给您照顾的意思。”

     阮白摇头,“我不能照顾她。”

     阿乐尔见她的眼泪又溢出眼角,小心翼翼地擦掉,她虽然觉得母女分离很残忍,但是阮白会这样,也有她的道理。

     “要是我表现出对这个孩子有一丁点的爱,阿贝普肯定会拿孩子要挟我做更多的事情。”她解释道,“我也想要爱她,照顾她,但是不能,她还那么小,我很不舍得,以后她长大了,肯定会恨我吧。”

     阿乐尔听着她的话,沉默了。

     阮白与他们的情况不一样,虽然都是俘虏,但是却有更多的牵绊。

     对于阿贝普来说,阮白的利用价值比他们姐弟两人合起来的还要高。

     “小姐,您不要难过,小小姐她会理解您的做法。”阿乐尔只能安慰她,现在这么做,也是为了孩子好。

     阮白眨了眨眼睛,苦笑一下,牵动到脸上的伤口,她又痛苦地皱了皱眉头。

     孩子都是纯真的,孩子由阿贝普带着,不会学好的,她不会保持自己的纯真,到时候,又怎么会理解自己?

     阮白越想,越是后悔,或许这个孩子不应该出生。

     阿乐尔见这个情景,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只好坐在一边,默默陪伴着。

     七天过后,阿萨把阮白的纱布拆除。

     因为是整容类的手术,所有的缝针都是精密的,根本看不出有什么异样。

     阿萨把纱布往地上一丢,看着她问道:“要看看吗?”

     “嗯。”阮白点头。

     阿萨把镜子递了过去,“这就是新的你。”

     他把阮白一张清纯圣洁的脸改变成一张妖艳性感的脸,虽然还没完全康复,但已经能看出成效,他是越看越满意。

     阮白拿着镜子的手在颤抖,看着手术后的自己。

     变了,完全变了。

     她一整张脸已经变了个模样,不再是从前的自己,手术的肿胀还没消退,但也不影响她看出这张脸的性感。

     阿萨用手术刀,把她整个脸变得妩媚性感,就跟那些杂志上的女明星一样。

     “你把另外一个女人整成了我,又把我整成了另外一个女人,不得不说,你很有本事。”阮白看着镜子中的自己,喃喃低语,声音透着绝望。

     她多渴望镜子中的人是一个影像,但是当她张开嘴巴的时候,镜子中的人也张开了,她闭上嘴巴的时候,镜子中的人也闭上了。

     阿萨听着她的话,心里有一丝怪异的感觉升了起来,他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说道:“现在还没消肿,已经看出效果,等消肿后,你要是有什么不满意的,我再帮你调整。”

     阮白绝望地放下镜子,自从被整容后,她的心就一直被黑暗给遮盖着,怎么也抹不去,听见阿萨的话后,她忽然有种要撞墙的冲动。

     “好好休息吧,再过一个星期,就要继续参加训练。”阿萨决定道。

     他们这里没有坐月子的说法,女人生完孩子,如果没有什么大问题,基本上就能做些运动,只不过阮白是剖腹产的,而且身体还虚弱,所以他给与了她跟多休息的时间。

     阿萨说了什么,阮白没有放在心上,一颗心只想着这张不像自己的脸,她慢慢躺下来,目光空洞。

     厨房的阿婶在阿萨离开没多久后,拿着仪器走进来。

     “坐起来。”阿婶对阮白没有好的语气。

     阿乐尔疑惑地看着她,“阿婶,你有什么事吗?小姐身体还不舒服。”

     阿婶翻了翻白眼,“老板说了,她不愿意照顾孩子,所以我来帮她催乳,不然孩子吃什么?”

     阿乐尔红了红脸,担忧的看着阮白,“小姐,您能坐起来吗?”

     听到要给孩子准备食物,阮白点了点头,就算身体再疼痛,她也要坐起来,不能照顾孩子,她能做的只有这点。

     “扶我起来。”她说道。

     阿乐尔抿着唇,小心翼翼地扶着阮白起来。

     坐起来的瞬间,阮白感觉肚子的伤口传来一阵疼痛,她忍不住拱起身子,明明已经过了七天,但是这疼痛就像一只跟随着她,怎么也摆脱不了。

     阿乐尔见她难受的模样,立刻问道:“阿婶,能躺下来弄吗?”

     “你没结过婚不知道,这一定要坐起来。”阿婶冷漠说道。

     “我没事。”阮白在阿乐尔的帮助下,勉强坐直了身体,这里不是医院,所以没有那种专门的医护床,她只能慢慢往上挪着,然后靠在枕头上。

     阿乐尔转过头,对着阿木尔说道:“阿木尔,你先出去,关上门。”

     “是。”阿木尔点头走了出去。

     阿婶解开阮白的衣服,开始帮她疏通经脉,这些尽管阿萨教过她怎么做,但到底还不是专业的,所以过程让阮白觉得痛苦难堪。

     好不容易,才有了人乳。

     “真少,老板吩咐了,给你做点催乳的食物,到时候你们到厨房拿一下,还有,这个仪器我留在这里,你们定时存乳。”阿婶把宝宝的食物用暖瓶装起来,满了以后,转身离开,没有疑点估计阮白的意思。

     阿乐尔看着她痛苦的模样,红了眼,她一边帮阮白扣起纽扣,一边说道:“小姐,您忍忍,很快就能躺下了。”

     阮白被弄得红红疼疼的,眼眶也通红起来,“我没事。”

     “您这么痛苦,要不让孩子吃奶粉吧。”阿乐尔扶着她躺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