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都市小说 > 无敌双宝:首席大人是男神 > 第1100章 让阮白忘记过去
最快更新无敌双宝:首席大人是男神 !

    “我先去包扎一下。”阮漫微无奈说道,又看了一眼病房里的人。

     护士已经给阮白注射了安定,她安静下来躺在那里,如同一个木偶娃娃,护士现在在给她包扎。

     慕少凌点了点头,走进去。

     “她伤了哪里?”他问着护士。

     护士一边帮忙包扎一边说道:“主要的伤还是在手腕这边,已经包扎了,没什么大碍。”

     慕少凌上前,看着她手臂缠了一层层的纱布,心口钝痛。

     “对了,慕先生,文医生说如果您到了,麻烦您过去一趟。”护士转述着阮白的主治医生说的话。

     “好,我现在过去。”慕少凌转身离开,来到文医生的办公室。

     文医生见他走进来,招呼道:“慕先生,您来了。”

     慕少凌坐在她的对面,这一段时间以来,他们经常这样面对面的聊阮白的情况。

     “护士说你找我。”他说道。

     “是的,我找你就是为了今天的这件事。”文医生对阮白的事情特别重视,除了她的身份特殊外,最大的原因还是因为她的个案特殊。

     “今天的事情我看了监控,一切很正常,但是您的太太看到那副画后,情绪就变得燥郁,又有了伤害自己的倾向,我想,她还是不够平静,情况也不稳定,慕先生,我个人认为,您们还是不要先急着让她想起以前的事情来,毕竟现在最大的问题是她内心的创伤,我们应该着手这一方面,把她过去的创伤给治愈了,然后再让她想起以前的事情来。”文医生与他商量。

     有些家属就是喜欢急于求成,就像阮漫微今天做的事情其实也没做,但偏偏阮白不受这一套,所以受到了刺激。

     “她现在的创伤,是因为之前发生的事情,对吧?”慕少凌问道。

     “按照道理来说是这样的。”文医生点头,现在阮白根本不肯跟人交流,她用了很多的办法,也只能知道她对某些事情很害怕。

     比如说,看到男人的时候会害怕,现在还知道了,她触及以前的事情的时候,也很害怕。

     “你们有办法让她忘记这九个月发生的事情吗?”慕少凌又问道。

     “这个……”文医生有些犹豫。

     “有还是没有。”慕少凌又问道,语气冷冷的。

     强大的气压扑向文医生,她作为一个心理医生,还是不自觉地朝着这些气压低下了头,她说道:“有是有,但是实现的难度很大。”

     “继续说。”慕少凌听着。

     “其实用催眠的办法可以把一个人内心的恐惧给压到深处,如果没有什么特别大的类似恐惧的事情发生,这些记忆一般都不会触发的,有很多案例记录表明,催眠的效果的确可以,很多心里有恐惧的人也因此受益,醒来后把自己恐惧的事情忘记得彻彻底底,但是这也不是百分百能够成功的,毕竟催眠要看个人意志,有的人要是不愿意忘记,就算催眠成功,也很快就会想起来,再一次被恐惧征服。”文医生说道。

     “成功的比例是多少?”慕少凌说道。

     “据文献统计,有百分之六十的成功率,并且大部分人能够平稳地过上五年的时间,不过催眠也有一定的风险,比如说,有的人会因为催眠而把以前的记忆跟恐惧一起埋入深处,醒来后,这个世界对于他们来说都是陌生的,再比如说,如果催眠失败后,那病人可能会接受双倍的摧残,会很难受的。”文医生不敢隐瞒。

     “你的建议呢?”慕少凌想要听听她的建议。

     文医生笑了笑,说道:“其实我的建议就是继续观察,要是一个月后她的状况还是这般的差,再考虑别的治疗也不迟。”

     慕少凌不喜欢干等,他又问道:“国外最出名的催眠师是谁?”

     阮白痛苦,他也痛苦。

     要是不行,他就让阮白忘记过去,至于文医生说的那些,他还有时间考虑。

     若是阮白能忘记这几个月经历的痛苦,那是最好的,只要她不痛苦,他的心就不会像现在这样,紧紧的纠在一起。

     “据我所了解,现在顶尖的催眠师应该是美国的蒂亚教授,她的催眠技术在业内是一流的,同时也很少失败的个案,不过她有自己的研究所,很少人能够请得动她,而慕太太现在也不方便远行。”文医生说道。

     “嗯。”慕少凌站起来,“那边我会联系。”

     只要知道名字就好,如果阮白真的到了要接受催眠的地步,无论如何,他也一定会把蒂亚给请过来。

     离开文医生的办公室后,慕少凌来到司曜的办公室。

     司曜在看着病人的病历,听到脚步声,抬头,他点了点头,道:“嫂子的事情,我都听说了。”

     “我想找人给她催眠,让她忘记那几个月的事情。”慕少凌坐在沙发上,跟他商量。

     司曜皱了皱眉头,虽然他懂得心理学,但不是专业的,他问道:“文医生怎么说?”

     “她建议继续观察一个月。”慕少凌回道,其实他连这一个月都不想等,一天天的过去,阮白的情况没有一点好转,现在倒是发现越来越多的事物能够刺激她癫狂。

     她脆弱得就像一块蝉翼,只要外界的有一点点风的刺激,就会支离破碎。

     慕少凌竭尽全力地想要保护她,但可笑的是,她连自己的接近都接受不了。

     “还是听文医生的吧,要知道这种深度催眠风险很大的。”司曜建议道。

     “我打算找蒂亚,你有关系吗?”慕少凌打算为一个月以后做准备。

     “蒂亚?”司曜皱了皱眉头,“你打算找她做催眠?这个女人高傲得很,不一定能够请得动。”

     蒂亚她是认识,但是对这个女人,他是一点好感也没有。

     “她能提高催眠的成功率。”慕少凌说道,所以再难请,他也要把她请过来。

     “的确是。”司曜虽然不喜欢蒂亚,但也没法否认她的专业,想了想,他说道:“我跟她相识,而且她的导师跟我有过合作关系,有必要的话,我能帮你搭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