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都市小说 > 无敌双宝:首席大人是男神 > 第1664章 找人对付你
最快更新无敌双宝:首席大人是男神 !

    保姆从后院走出来,看见念穆捂着心脏似乎不舒服的模样,询问道:“念女士,您还好吧?是身体不舒服吗?”

     “没有。”念穆回过神来,看着保姆,笑了笑,注意到她手中提着一个篮子,篮子里有些番茄跟当季的新鲜瓜菜,询问道:“这些都是在后院种的吗?”

     “是呀,阮女士平时时间多,就在前院种种花,后院种种菜,您看这些菜多新鲜啊,都是她种的,没有农药,吃的可安心了。”保姆回复道,顺便把篮子里的瓜果给念穆看了个遍。

     念穆询问道:“那我能去后院参观一下吗?”

     “您是客人,随便参观,不过后院有一个水池,您要注意些,别踩进去了。”保姆提醒道。

     念穆点了点头,往后院走去。

     后院里果然种满了东西,别墅看起来很小,但是这么一参观,其实不算小了。

     而且这些院子的角落,阮漫微都利用得很好,看着在成熟的丝瓜番茄,念穆深呼吸一下。

     这些是天然的味道。

     她想起以前在乡下的时候,阮漫微还没嫁人,工作空了就会回家帮忙打理农田,甚至还把自家的小院子给种满了东西,有模有样的,就像个小农庄一样。

     可是好景不长,后来阮漫微嫁人,他的父亲也再娶了一个,小院子就没有人打理了,那些瓜果被铲走,便荒废了。

     念穆继续参观着,听到了别墅里传来了一阵门铃声。

     她疑惑着,这个时候,会有谁来?

     念穆走到前院,碰上了要去开门的保姆。

     保姆不小心踩了念穆一下,立刻停下了脚步,道歉着,“抱歉抱歉,念女士,我不是故意的。”

     “不碍事,不疼。”念穆说道。

     此时,别墅里又传来一个门铃声。

     保姆叹息一声说道:“又是那个人。”

     “谁?”念穆下意识问道。

     保姆说道:“一个不受这里欢迎的人,每天都来,不说了,我去开门,不然等会儿又要被骂。”

     念穆看着保姆匆匆跑去开门,心里疑惑着,不受欢迎的人?到底是谁?

     她跟着保姆走过去。

     “念女士,您要离开了吗?”保姆见她跟在自己的身后,询问道。

     念穆摇了摇头,“我就想看看外面的人是谁。”

     保姆觉得奇怪,毕竟念穆是第一次过来,怎么就要看外面的人了?这句话说得好像她对这里的一切都很好奇,但是客人,不应该好奇那么多吧。

     她没有多想,因为自己不开门,门口的人就会不断的按门铃。

     阮漫微最讨厌的就是门铃不断响的,所以即使门口的人不受欢迎,她还是要去开门,把人给打发走。

     保姆走到门口,把门打开。

     念穆看了一眼门外的人,即使对方的样貌变了许多,但她还是能认得出来,外面站着的人,是阮美美。

     被绑架之前,阮美美还在监狱服刑,怎么现在就放出来了?

     念穆看着阮美美,没有说话。

     “阮小姐,您怎么又来了。”保姆一手抵着门,不让她进来。

     阮美美一副嚣张的模样,说道:“这里是我爷爷的家,那就是我的家,我怎么不能来?让开,这回说什么我都要进去!”

     念穆听着阮美美一副要霸占这里的话语,不禁皱起眉头,这段时间她都是这么骚扰着?

     不过她也能理解。

     阮美美出狱后,便是身无分文,即使以前再看不起她的爷爷,到现在,爷爷跟姑姑都住在大别墅,她没有可能放过这个翻身的机会。

     “阮小姐,阮女士都说了,您虽然姓阮,但是却跟他们毫无关系,甚至没有血缘关系,您就别进来了,不然我要报警了。”保姆拿出警察来威胁她。

     她在大户人家当保姆这么多年,就没见过像阮美美那样难搞的。

     “报警?你凭什么报警!”阮美美瞪大眼睛,“即使我跟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但还是一家人,那个阮白,跟他们不是也没有血缘关系吗?怎么,他们现在不也是接受着慕少凌的好意,这会儿怎么就不说没有血缘关系了?”

     阮美美说的话,保姆不懂,她只是一个打工的,于是又说道:“阮小姐,这都是阮女士说的,这里不欢迎你,请你不要再来骚扰我们了。”

     “她说不欢迎就不欢迎啊,怎么?抱着慕少凌的大腿就可以目中无人了?我的妈妈在法律上还是她弟弟的合法妻子呢,她不想承认我这个侄女?没门,我就要进去,你让开,不然别怪我不客气!”阮美美嚣张着,这回她是有备而来的。

     保姆坚决地不让开,平时他们都不会装门铃的,就是因为阮美美经常按门铃。

     但是今天慕少凌要带人过来,不得已才把门铃装上,没想到阮美美就来了。

     保姆见她一副要闯进来的模样,有些头大。

     阮漫微是那种文弱的女人,对付阮美美这种,是没啥力气的。

     而阮老头,更不指望。

     保姆想起上次被她抓花的手臂,不禁颤抖,那次她也是硬着要进来,最后是她跟小区的一个保安合力把她赶了出去,才消停了。

     那次虽然阮漫微补给她医药费,但是谁没事愿意受伤啊……

     “阮小姐,我就是一个打工的,请你不要为难我。”保姆见硬的不行,只能来软的。

     “呵,今天这个阮家,我就是要住定了。”阮美美的气焰更是旺盛。

     念穆看不过去了,冷冷开口道:“阮小姐是吧?”

     阮美美看着她,眼中闪过一抹不屑,“你谁啊,新来的保姆?”

     “这是客人。”保姆立刻说道,担心地看着念穆。

     这个阮美美不好惹,据说她坐过牢,出来后也没有多正经,为了钱什么都愿意做,甚至还结实了一大批的三教九流。

     因此,阮漫微更是看不起她,一直以来,都没打算让她搬进来,免得扰了这里的情景。

     “哦?客人是吧,一个不姓阮的都能进去,我怎么就不能了?给我让开,不然我就找人对付你!”阮美美威胁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