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都市小说 > 无敌双宝:首席大人是男神 > 第1742章 无法面对慕少凌
最快更新无敌双宝:首席大人是男神 !

    “能睡得着吗?”慕少凌依靠在门边,凝望着她。

     念穆揉了揉眼睛,假装出一副很困的模样,说道:“慕总,我现在很累,很想睡觉。”

     慕少凌没有拆穿她,既然她不愿意跟自己交谈,那就打算强势一点,走进卧室,他坐在沙发上。

     “慕总?”念穆被她的动作给震惊到,他这动作,是今晚要守在这里吗?

     慕少凌修长的双腿叠在一起,找了个舒服的姿势,念穆喝了很多酒,即使梳洗过后,他还是能够嗅到,空气中淡淡的酒精味。

     混合了她身体特殊的香味,并不难闻……

     反而身上的神经有点被撩拨到。

     “有点事情,我想要跟你谈谈。”慕少凌说道,刚才辗转了半个小时,他决定,不能让念穆再逃避。

     她主动勾着李宗的事情狠狠刺激着他的神经,即使是做戏,他也忍受不了。

     “慕总,这么晚了,要不还是明天再谈吧?我有些困,想睡觉。”念穆看着他脸上的认真,有种不好的预感,找了睡觉做借口,心想着他不会勉强自己。

     但是,她这回想错了。

     慕少凌坚持道:“要是你想睡觉,我可以坐在这里,等你睡醒了再谈。”

     坐在这里……

     念穆无言,她本来就睡不着,要是慕少凌在这边,她更加睡不着了……

     “慕总,您想要说什么?”她只好妥协下来。

     慕少凌询问道:“你现在心里有喜欢别人吗?我指的是,除了我以外的人。”

     念穆慌张起来,“慕总,您什么意思,我不懂……”

     “你看起来很慌张。”慕少凌的表情依旧平淡,把她细微的表情收入眼中。

     “没有……”念穆把头发往后一拢,每当她不自在的时候,都会做出这样的动作。

     慕少凌注意到,没有戳破,“你这句没有,是回答我的问题,还是说你没有慌张?”

     这样咄咄逼人的问答,念穆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要是这句没有回答的是他的问题,那不就承认了自己除了他,心里没别人吗?

     但是她一直刻意保持着距离,慕少凌又怎么可能会察觉到?

     念穆正想开口解释,慕少凌没有继续为难她,直接说道:“念穆,我喜欢你,所以从明天早上开始,我会追求你。”

     既然她没有办法承认自己就是阮白,那他就重新追求她。

     相信终有一天,他会调查清楚念穆到底被什么控制,然后一家人团聚的。

     “慕总,不能这样!”念穆立刻拒绝,慕少凌追求自己?他真的对自己动心了?看着昏暗灯光映射的男人,她的心揪了起来。

     “为什么不能?给我一个理由。”慕少凌知道她想说什么,还是引导着让她说出来。

     “你有妻子的,我不想成为万人唾弃的对象,更何况,我跟你的差别很大,不合适。”念穆垂下眼眸,说出这番拒绝的理由,她觉得真的讽刺。

     自己就是阮白,但是却不能承认,而慕少凌却表示,喜欢上自己了。

     那他到底是喜欢阮白,还是喜欢念穆?

     虽然说无论喜欢哪个,都是自己,但是一个她,却要扮演着两个身份,同时还把自己给三了,要是旁人知道,也觉得不可思议吧?

     真是讽刺。

     慕少凌听着她的解释,眼神昏暗,念穆这样伪装,也很辛苦吧?

     “我的妻子过世了。”他说道。

     念穆愕然,抬起头看向他,满眼不可思议,“怎么可能……”

     “她早几个月在一处别墅突然急病,来不及抢救过世,但是我一直没有对外界公布。”慕少凌看着她,慢里斯条说道:“考虑到岳母的身体情况不好,还有她养父那边的家庭,老人家的身体也不是很好,还有孩子们还小,所以我才一直瞒着。”

     念穆心想,这个借口很好,他既没有跟自己坦白那个阮白是假的,又说对方过世,所以从某种意义上,他现在是单身……

     所以,他能够追求她。

     念穆不得不佩服,慕少凌的思维缜密,甚至有些担心,他是不是已经发现了什么。

     只是男人也没有什么异常……

     “慕总,您的妻子过世,您不难过吗?”念穆问道。

     “自从三年前她被绑架后,再次出现,整个人的性子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逐渐的,夫妻感情就没了,那时候我老是觉得,她不是我爱的那个阮白,后来,直到她的生命结束,我也没有感到多难过。”

     念穆沉默了,即使知道慕少凌这些话里面,有好些都是假的,但她还是忍不住的情绪泛滥起来。

     慕少凌见她沉默,于是说道:“话我已经说到这里,你已经知道我对你的心意,念穆,你好好考虑,反正,我对你的喜欢不是假的,说要追求,也不是一时间的兴起,你先休息。”

     念穆看着他走出卧室,然后停下。

     他又道:“天气凉了,盖好被子,别感冒了。”说完,他顺带的帮忙带上门。

     念穆看着紧紧关闭的门,久久没有躺下。

     现在,还能休息吗?

     她本来就睡不着,现在满脑子被慕少凌说过的话给占据了,她感觉情绪已经不受控制。

     念穆拿起助眠的药,叹息一声,然后放下。

     她喝了酒,不能吃药,不然会产生很大的副作用……

     念穆无奈之下,关掉床头灯,躺下。

     慕少凌的话似乎还在耳边回荡,她抓住了被子,久久不能入睡。

     翌日。

     念穆顶着一双熊猫眼起了个早,经过保姆间的时候,她下意识地放轻了脚步。

     现在时间还早,她不想惊动男人,而且,经过男人昨天晚上宣誓一般的要追求自己的话语,她无法面对慕少凌。

     念穆从冰箱里拿出食材,做了两份简单的西式早餐,其中的一份,拿起便当盒打包好,然后回到卧室洗漱,快速画了一个淡妆遮住眼眶下的黑眼圈,换了一套衣服便拿着便当盒离开。

     她悄悄关上公寓的门,然后快速离开。

     昨天慕少凌说过的话,让她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面对,所以采用了逃避的方法,早点离开公寓,免得两人碰面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