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小说 > 都市小说 > 无敌双宝:首席大人是男神 > 第1973章 她的爸爸是谁
最快更新无敌双宝:首席大人是男神 !

    女儿像父亲,儿子像母亲,这句话,除了在湛湛跟软软身上没认证成功外,淘淘跟念念,都是一样的。

     淘淘越长越有她以前的影子,而小念念,也开始有慕少凌的影子。

     幸好,在恐怖岛没有家庭可言。

     所以,小念念对父亲的观念也不重,从来不问,她的爸爸是谁。

     念穆翻了个身,伤口的事情解决了,本来能睡个觉,却因为挂念着孩子,她又睡不着了……

     思来想去,她坐起来,从抽屉里拿出安眠的药,干咽了一颗后,继续躺下睡觉。

     药效来的很快,她满怀愁绪,还是睡着了。

     一觉醒来,已经是天亮。

     念穆看了一眼时间,前两天起早了,现在没有闹铃,她倒是习惯了那么早。

     她起床洗漱过后,换了一套冬衣。

     然后拖着行李箱跟背包下楼。

     保姆在厨房里准备早餐,念穆把东西放在沙发旁边后,走进厨房,“阿姨,早上好。”

     保姆知道她今天要跟随慕少凌去出差,笑着道:“念女士早上好,昨夜休息得好吗?”

     昨夜她吃了药后,便睡着了,做了个很长的梦,梦的内容是什么,她已经忘记了。

     念穆点了点头,“还不错,我来吧。”

     “还是我来吧,你今天不是要跟先生去出差吗?弄得一身油烟味不好,出去吧,等会儿就有早餐吃了。”保姆说道,知道两人今天要出差,她专门提前一个小时来上班。

     现在,早餐已经弄得差不多。

     念穆见状,只好离开厨房。

     慕少凌也起床了,打开保姆房的门,听见念穆跟保姆的对话,于是说道:“念穆,你进来一趟。”

     念穆闻言,走进房间,“慕总,早上好。”

     “早上好。”慕少凌微微仰头,观察着她的脸色,好像比昨天要好,是休息得好的缘故吗?

     “我要洗漱,你帮我一下。”他说道。

     “好。”念穆推着轮椅走进浴室,然后在盆里装上温水,让他洗漱。

     在她的帮助下,慕少凌刷牙洗脸,动作利索又快速。

     洗漱过后,保姆的声音传来,“先生,念女士,可以吃早饭了。”

     “走吧。”慕少凌说道,虽然飞机会提供餐点,但他对吃的挑剔,上面的餐点,他吃不习惯。

     所以能在家里解决早餐问题,他就没打算在飞机上解决。

     念穆推着轮椅,两人来到饭桌旁边,安静地吃了一顿早餐。

     然后,就是张叔过来接送他们。

     念穆看着张叔把自己跟慕少凌的行李搬到后备箱,神色恍惚,真的要过去俄国吗?

     真的要亲眼看着慕少凌失败的场景吗?

     念穆的心,又焦虑起来。

     她解决了一个问题,眼下,又有一个问题纷扰着自己。

     放好行李后,张叔先把慕少凌抬上车,然后看着在一旁的发呆的念穆,“念女士,该上车出发了。”

     念穆回过神来,点了点头,“好。”

     她在另外一边上了车。

     慕少凌的轮椅在后备箱,他也是坐在车座上。

     两人并排坐着,张叔则是坐在驾驶座上,开车往机场那边赶去。

     “大少爷,您的伤好些了吗?”张叔有段时间没有接触慕少凌,忍不住关心道。

     “好多了。”慕少凌说着,估摸着日子,这回他从俄国回来,差不多能拆石膏了。

     在轮椅上的日子,他感觉被束缚。

     “那就好。”张叔乐呵呵的,没再说话。

     念穆也是沉默着,感觉背后有点东西,她摩挲了一下,是一个发夹。

     她认得出,这是软软的发夹。

     “是软软的。”慕少凌看了一眼,说道。

     念穆点了点头,把发夹放到一边,这辆车平时用来接送孩子上学放学,所以软软的发夹留在这里,也正常。

     提及孩子,张叔又道:“大少爷,等您的腿伤好了以后,要把孩子们接回来吗?”

     “当然。”慕少凌的言语简洁,孩子还是留在身边教育比较好。

     “孩子们天天念着您跟念女士呢。”张叔又说道。

     孩子们念着她……

     念穆垂眸,嘴角扬起淡淡的微笑。

     血缘关系,果然会让人有归属感。

     即使换了一副模样,孩子们对她的喜欢跟依赖,一如既往。

     想到三个孩子之前说的话,念穆心想,他们也想让自己留在他们的身边吧,只是有所顾虑,所以没有把话说的那么清楚。

     慕少凌余光触及念穆,看见她嘴角的笑容,神情微微恍惚。

     多少年了,她的笑容,依旧让他着迷。

     张叔没再说话,车里一片静默,慕少凌干脆让张叔打开广播。

     广播里,恰巧报道着华生的事情。

     念穆看了慕少凌一眼。

     他在闭目休息,对于这个新闻,毫无反应。

     他过于淡定,让念穆更加确信,他已经调查到真相,只是还没公开。

     至于为何不对外公开,她则是不知道。

     而且,慕少凌好像对这件事没了之前的在乎,他平静淡定的模样,让她不禁怀疑,还有后招?

     难道他的后招,是俄国的项目吗?

     要真是这样,他现在的自信,将会被狠狠击破,投资者如果得知项目不成,研究又被抢先注册申请了福利,那肯定会引起股价波动的。

     到时候,慕少凌又有什么后招?

     念穆没听说过,T集团现在哪些项目是即将完成的。

     她不禁担心起来。

     要真的出了什么事,是她一步步推着慕少凌走向绝境的……

     广播已经换了一条新闻,但她还在为上一条新闻而揪心,双手不禁纠在一起。

     一个小时后,到达机场。

     “先生,念女士,在这里下车可以吗?”张叔询问道。

     念穆回过神来,看了一眼机场大楼,只要走进去,慕少凌即将要面临他人生最大的挫折。

     “可以。”慕少凌说道。

     念穆推开车门,下了车。

     张叔从后备箱拿出折叠好的轮椅,把轮椅展开后,又扶着慕少凌下了车。

     在众目睽睽之下,慕少凌一脸傲气地坐在轮椅上。

     他受伤的事情,在A市已经不是什么秘密,所以被人看着,他淡定且高傲,如同一个王者。